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作者天空子写同志真心话,在思考如何融入伴侣的家庭之前,别陷入委屈自己的泥淖,试着从尊重彼此做起。

作者|天空子

我该如何融入对方的家庭?

或者其实我们是想问 :我该如何“不委屈的”融入对方的家庭?

传统价值观或说社会主流价值观总是要求女性要融入对方家庭,正所谓嫁鸡随鸡,女性,总是也不免地陷入“我该如何融入对方家庭”的烦恼中今年中秋意外地被这个话题打到。

一对算是两方都 30up,经济独立,已同居的拉子 couple,

小 A(自我认同 T)和 B 子,在 B 子的邀请下,随她回家过节(B 子在家未出柜),连假三天的第二天收到小 A 的讯息说:融入不了对方家庭⋯⋯妳们有一样的困扰吗?”

小 A 她是专业访谈员,外向且交友广,一般社交不成烦恼,如今的焦虑可能是可以这样讨论吧:

1. 倾向合理化对方家族的不欢迎,而自我贬低

因为是同志伴侣身份,面对自己和自己亲友时,都会面临认同的焦虑,出柜的压力,不被接受的忐忑。所以有时候会忘记,其实对方家人的不那麽友善不是同志独有的。

异性恋的世界也常上演,像是婆媳问题,家事分配等,可以找机会问问结婚和已经生孩子的朋友,有多少人回婆家能有回到自己家的自在?80% 的自在?60% 的自在?(推荐阅读:如果你听腻了人权,不妨从家庭制度思考同志婚姻

异性恋与同性恋的差异可能在于,对方家庭可以一秒合理化自己不接受你的原因,甚至不用修饰,也不用先认识你,妳的内心也容易合理化对方的不接受,觉得有亏欠是不是要多做什么?其实每个团体不论大小都有他们自然形成的规则,说好听是默契,说难听是潜规则,拆解一下即是每个角色被认为应符合的样子,和该团体中其他人的界线。

一个团体要纳入新成员,以国家为例就是移民(甚至难民),可以想像问题来自很多面向,每个国民对移民应有的角色想像也不全相同。而不同移民自己对自己新身份的想像也各有不同。

对一个家庭来说,纳入新成员像是结婚,或者带伴侣回家,到底家族相关成员/女友/自己同时对于新来者该如何定位及表现,如何达到新的平衡,也就关系着融入的程度。所以⋯⋯


图片|来源

2. 不融入不是你一个人的责任,而是双/多方的责任

融入意味着 A 方包容 B 方进入,同时在另一层面 B 方包容 A 方进入,例如表面上 A 到 B 家庭 A 方包容 B 方进入,心理上 B 方包容 A 方的规则进入。当妳感觉不融入时,不妨问问自己,“妳心中的‘融入对方家庭’是什麽?和女友心中的一样吗?”

是对方家长殷切的聊天?像个家人一样要一起做家事?

如果有了一些想法,不妨比对一下,她家外来成员互动的方式是如何?自己家的又如何?这些想法来自于自己看童话书的想像?还是自己原生家庭带来的框架?自己想要的融入法,是否在对方家族中可行?

你可能会想,我要的不多,“只要接受我(作为同志伴侣/比较中性的朋友)就好”。

如果对方跟家人没出柜或对方家族稍为保守,你要的“融入方法”大概不太可能,可能原本的成员这个属性都不被接受了,更何况是外来新成员,或者女友其实没什么想法,也不觉得能够融入,那妳是否想要担任这个定位不明角色?还是你有什么想法呢?

3. 先来说说妳带我回家有什么企图?(羞)

先厘清一下彼此心中两人一起回家的最终目的吧!

(1)厘清终极目标

可能一开始在想的时候会是,让彼此了解生活,或者想给女友一个名份,让家人先认识妳,但有没有在想过要做这些事的背后是为了?

  • 想了解生活?>> 需要和女友家庭一起生活所以要实习?

  • 女友名份?>> 名份是谁定义的?法律?还是爸妈?还是你自己?

  • 让家人认识 >> 以什么身分认识?家人为什么需要认识?

最后发现每一项都可一直延展下去,直到答案是⋯⋯

A. 目前家人接受 > 可能继续一起
B. 目前家人接受 > 可能不继续一起

C. 目前家人不接受 > 可能继续一起

D. 目前家人不接受 > 可能不继续一起

(2)依据目标,我和女友如何合作?

如果答案是 BD(B. 目前家人接受 > 可能不继续一起;D. 目前家人不接受 > 可能不继续一起),可能有其他的问题要解决,今天先不讨论。

假设是 AC,如果最终目的是希望两人可以长久走下去,也许可以先问看看另一半对带自己回家有什么想像?

A. 目前家人接受 > 可能继续一起

如果她希望你可以融入,可能是怎么样的方式?她们家的人自己是这样互动的吗?例如他家的人很冷漠,期待他家人因你而变得温暖,是否短时间有点不符现实?要让你可以融入她们家,她打算有什么行动?她希望你做的事情能够具体化吗?例如“我希望你跟我妈可以好好相处”这个“好好”的定义是什么?100 种人可能有 101 种想法。

若能具体化例如:

“看到我妈微笑打声招呼(可能用台语比较好),不要乱帮我出柜”,两人希望在家族面前展现的形象会更一致,减少彼此之间认知的落差,外敌环顾,内部务必要减少战争啊,如果先对好稿,双方都没想到的部分,就下次改进,这次也没有需要互相责怪,如果已经对好稿,对方还脱稿演出,吵架有本,修正有方,就算吵架了也是有个方向可以修正比较不会陷入彼此埋怨、委屈、误会的情绪。

C. 目前家人不接受 > 可能继续一起

融入还有那么需要吗?请停止自卑与内咎吧!从不接受到接受愿意花多少时间的力气去处理?是不是该设个停损点?一样,具体化在目前的限制下,女友希望你达到的事情以及承诺出自己真的愿意达到的事情,所以就会是:女友希望你达到的事情 <=> 你真的愿意达到的事情。

互相成立调整的动态平衡过程,直到达停损或目的。


图片|来源

4. 融入的必胜心法

妳的重点不是要让她喜欢上妳,而是让她懂得要尊重妳”——《疯狂亚洲富豪》

如果是希望对方家人喜欢,可能会想讨好迎合对方,但当有太多人要迎合,各种喜欢的标准也会因时地变化,大有可能最后迷失了方向,最终失去了自己。(推荐阅读:

但若是希望对方尊重则不同,要人尊重需要好好经营自己,让自己成为一个值得对方尊重的人。到最后,就算对方还是没能尊重你,我猜,妳也能满意自己的状态。

另外的迷思就是“是不是要要委屈求全?”我猜,你心中所谓的“全”一定包含一个“你开心的自己”,如果你委屈了,这个全就会有个缺,也就不会全了。我想是可以让步和调整的,但不要是委屈的,差异在于:让步,是不论结果如何都愿意这样做(例如最后分手了也不遗憾);委屈,是如果没有达成想要的结果就会觉得自己亏了受伤了,谁都没赢。

致终将独立的我们

我们来自不同的原生家庭,带着不同的想像和框架,遇到了想要长久经营的另一半后,我们终将从原生家庭“独立”出来组成“新的单元”。

独立并不同等于与原生家庭断裂,而是这个你们组成的小单元,有全权决定自己的走向及发展,有选择权的选择用何种方式与原生家庭联系,而这个方式是让你们舒适且能维系小单元的。

原生家庭随着时间会改变(兄弟姊妹出嫁),长者会凋零,妳们真的想要融入的家族是什么呢?

真的爱妳们的家人,会希望妳们开心和幸福,也许总有一天,他们会了解这个选择是带给妳们开心和幸福,也为妳们的幸福感到开心。至于不为你们的幸福感到开心的家人,在你独立后,找到自己的开心与幸福后,面对能不能融入他们这个议题,妳是否有新的想法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