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李屏瑶写公投倒数周记,从看见同志的生命经历开始,拥抱多元性别。曾因公开出柜而遭霸凌的美克,此后青春期,他发誓要做个“异男”。

72 年次的美克在国中时喜欢上一个男生,决定投直球,跟对方告白:“哎呀我就是喜欢你啊,我们还是可以当好朋友,你不用给我什么回应。”

那是国二升国三的暑假。一开学美克就知道不一样了,同学的状态、班上的氛围都不同。告白的事,全班都知道了。幸好美克在班上的形象是凶悍的,有打篮球,178 公分,80 多公斤,不会有人对他动手,但改变依旧是明显的。同学们不再找美克去打球,不再找他去唱歌,不会有人跟他一起吃饭,当然周末也没人找他一起出去玩。甚至会突然跑过来,骂他变态,叫他不要待在这里,排挤是全面启动的状态。他一开始会摔桌,会找人打架,后来发现没什么用,事情还是继续发生,有些早上去上学会发现,自己的桌子躺在地上,东西散落,也只能默默捡起来。

“讲这个故事的时候,我要感谢他们。因为我本来不爱念书,也没有想上一般公立高中。那时候考高中很严格,大概前 13% 才有办法考上。发生这件事情后我就决定说,不行,我人生不要再遇到这群人。因为这群人都没有要上高中,都要去念高职啊什么的,我国三就非常努力发愤图强,上高中,后来才有机会上大学。如果当初没有这些事,可能人生就不太一样。”美克说。他父母都是蓝领,对他没有任何学业的要求跟想法,可能成人世界的烦恼也够多了,父亲失业,生活都快过不下去了,无暇顾及他的未来。美克好强,不想给家里太大负担,拼上了吊车尾的公立高中。(推荐阅读:公投倒数周记|我是女生,当我告诉父母我交了个女朋友

上高中后,他立誓要做一个异男。他知道不能让其他人发现自己喜欢男生,既然无法改变心里的真实状态,至少要看起来像一个异男。他不会被骂娘炮,不是性别气质很阴柔的那种人。也许因为压力,国中告白的创伤,加上父母在他考完高中联考后正式离婚,他跟奶奶同住,奶奶非常宠他,无节制的饮食变成某种情绪的出口,好像吃进一些实质的什么,那些无形的烦恼就可以一并被消灭。

“我那时候就一直变胖一直变胖,流汗什么的,青春期男生又非常臭,当时高一高二教室没有冷气,全班的女生就觉得你又臭又肥又丑,那时候为了要像个异男,还故意去学黄色笑话,女生们还觉得你色,联合起来排挤你。确实不是很开心,但觉得要做到成功的程度,就是要被女生讨厌。”美克这个名字也是这样来的,前面有个类似臭味或是大便的英文单字,他是这些恼人事物的“maker”。他转化过往污蔑的名词,让自己成为一个实现者、创造者,“美克”这个名字也是他跟过去和解的象征。

全班女生都讨厌他,但由于国中事件的冲击,他也跟班上男生保持距离,不想跟任何人有关联。高二那年,他意外跟班上的白马王子男孩成为朋友,男孩长得帅、受欢迎,会主动找美克聊天,在很多层面都照顾他。美克的高中生活终于从地狱挪动到比较舒服的板块。

旧日的黑洞仍在等待美克。大学联考第一天考完后,他去找妈妈吃饭,从妈妈家离开,就在巷口遇到那群国中同学,当时他已经变得非常胖,好死不死其中一个女生认出他。他告白过的那个男生也在场,然后有人开口说:“哎呀你怎么变那么胖?”其他人哄笑。他回说考试压力大,继续等眼前的红绿灯,那是他人生遭遇过最漫长的红绿灯,绿灯,他说掰掰,头也不回往前走。后面传出一阵阵突然爆笑的声响。(推荐阅读:“身为出柜同志,我从小最不缺的就是霸凌”想像五年后的自己,我才坚持过来


图|作者提供

“大概是我人生第一次很想死,创伤的情境整个要被拉出来,可是我隔天要联考。回到家我不知道怎么办,我就打给那个高中同学,跟他出柜,讲以前那些事情。然后他的反应非常好,我觉得他当时也吓到,可是他就跟我说:‘没关系,反正我认识你这个人,你就是我兄弟,明天我们还要考试。’”美克说,“他就陪我聊了三四个小时吧,我就熬过这件事情,我到现在还满感谢他。他现在是三个小孩的爸爸,大概就是靠这个人去熬过高中比较困难的状态。”

男孩不是他第一个出柜的对象,却是第一个表达友善接受的朋友。有时候人真的只需要一点点善意,就可以停住那个不断下坠的力量。

考上大学,美克本来以为会有自由的氛围,但是没有,口传系上只有七个男生,大家都认为男生应该要玩在一起,其他男生就是要把妹,聚在一起看A片。他回忆,“ 也是可以看,可是有时候A片就很难看,我会观察他们的反应,觉得很有趣。可是这不是我想要的,后来有一阵子我热爱学术,很认真很用功。他们就非常想玩,我也不想打篮球,不想做一般男生会做的事,就是跟他们处得不好,跟他们闹翻,我就变很孤单的一个人。后来我认识三个女生朋友,就会四个人一起出去,到现在我们还是非常好。”

那时候还没有脸书,有拓网,有 BBS,一些大学也有同志社,他开始接触到同志社群,美克的假异男时代正式告终。

下篇:公投倒数周记|美克:接纳自己身体,和接纳自己性向一样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