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mazing 读《媳妇的辞职信》,将女人形象与家庭天使脱钩,找回女性的自主性与人生选择权!

《媳妇的辞职信》,第一次见到这书名,以为是本虚构小说,毕竟向公婆提出辞职这件事,有哪个女人真的敢做?没想到它却是本散文故事,真实记录了韩国作者金英朱,这位已经当了 23 年大家族长媳的女性,勇敢向公婆辞职的故事。她记录下女性在家中角色的反思,自我改变的挑战与历程,真挚又坦承地,让我们看见一个灵魂如何跳脱教条,长出独立自主,找回自在的自己。

家庭天使的觉醒与战斗

“媳妇”一角,让每个女生听到都害怕,记得前几年网路上还有一阵关于“去男友家吃饭该不该帮忙洗碗”的讨论,可见即使只是交往阶段,这个未来的角色与责任,已开始对无数女性形成压力。

人们对女性在家庭角色的想像,就像作家吴尔芙在〈女性作家的困境〉中形容的“家庭天使”(Angel in The House):“‘家庭天使’极具同情心,十分亲切可爱。她没有一点私心;高难度的家庭生活动作,是她的拿手好戏。她每天都在牺牲自己。她的性情使她从来没有自己的想法或意愿,而只会去体贴别人的想法和意愿。”


图片来源|Pexels

作者金英朱也曾是一位称职的家庭天使,她在每一场家族聚餐,都与其他女人在厨房忙进忙出,为男人递餐倒茶;每一个重要的讨论,女人不许有自己的声音,只能听从男性的决定后协助行动;当她参加教会活动,被佛教徒婆婆责骂时,没有办法为自己发声,老公与公公则躲到外面,等待女人处理完“她们自己的事”。

可怕的不只是父权将家庭天使的枷锁扣上女性,而是女性将规训自我内化,使得女人在摆脱框架的路上,与家庭天使有场永远无尽的战斗。就像金英朱说的:“在生活中,总是忍耐和牺牲虽然痛苦,但说出自己的内心话,并用实际行动去执行时更加艰难。因为除了其他人,我也会责备自己。”(推荐阅读:

一切压抑与忍耐,直到 23 年后她愿意提起勇气,直面生命的课题,不再欺骗自己,她才开始觉醒,并且发现自己一直被恐吓:“妳要怎么活下去呢,妳以为女人一个人生活非常容易吗”、“这世界这么险恶,为什么要一个人生活”、“妳真的太不懂人情世故了”,这些声音之所以可怕,就来自“父权主义思想用‘女生应该做什么’不动声色地去逼迫女人”,以及“女人内心的‘女人应该⋯⋯’的想法,也是让自己受伤的原因之一”。

她终于看穿了这些集体潜意识,从一个单纯的家庭天使觉醒,并血淋淋叩问:“因为是媳妇,所以我才没有选择权吗?在夫家,我到底算什么?所谓的媳妇,所谓的妻子又是什么存在呢?对于女人来说,结婚是什么?我为什么跟先生一起生活?”

承担责任才能找回力量

作者最让人欣赏的部分,是她不去抱怨先生或公婆如何待她不公,自己过得多悲惨,相反地,媳妇生涯反而像是一个破口,带领着她往内心深处走,全面检视自己的人生态度与行动,如何让生活成为现在的样子。

她以“梦境”为镜,看每一夜出现在潜意识中的事件,反映出哪些真实的自我,她就像循着一条线头,慢慢看见自己一直以来都是没有安全感的人,以为只有找一个人依靠,才是最安全的做法,以为丈夫就是一辈子的靠山,在遭遇丈夫的背叛与不公对待时,也未能作出行动,只是压抑忍耐,因为她不认为自己可以独立活下去。

“让我如此辛苦的不是婆婆,而是我自己”、“责任在我身上,因为我没有好好地守住自己的东西”、“并没有人要求我那样做,我是被‘女人、媳妇一定要那样做’这些看不到的教条限制住了”很神奇地,当她承认责任是在自己身上,而不是他人时,力量也慢慢回来了,因为她知道,自己一直都是有选择权的,她可以为自己所选的结果负责。

她开始出外工作,一点一滴存,一份能养自己的基金;她在家以外的地方,租了小套房,那个空间只属于她,没有角色与义务,耍废偷懒都没关系;她向公婆提出辞职,跟老公要求离婚,因为更清楚自己要的是什么,就算会失去所有,也愿意承担。渐渐在实践中活出自己想要的生命,而不再只是自怨自艾,让她拥有了更多自信。

就像塔罗牌中的“宝剑八”,画的是一位蒙着眼的女性,全身被捆绑,双脚踏在满是泥泞的土地中,身后还插满了八支宝剑,她内心害怕而迟迟不敢行动。但其实,她忘记了自己的双脚是自由的,并没有什么东西束缚了她,只要她愿意尝试,跨出第一步,就能带自己离开,前进。


图片来源|塔罗葵花宝典

承担回自我生命责任的金英朱,就像拆下了眼罩的女人,当她开始改变、行动,力量回到了自己身上,就能让生命前往想要的方向。而这件事,永远只有我们自己才能做到,任何人都替代不了。

不把禁锢套在儿女身上

令人欣慰的是,作者的“媳妇革命”,最终得到的不是婆家的责骂,或破碎的家庭,反而因为她忠于自我的行动,带动了家人的改变,他们开始将繁复的家庭仪式简化,腾出更多的时间与心力,用心与彼此相处,使得不管是媳妇、儿子、长辈等角色,都渐渐放下沈重的负担,在家里活得自由愉快。(推荐阅读:

走过这一场蜕变之旅的金英朱,感悟了生命的成长:“并不是时间到了,就会成为大人”、“一个人面对恐惧,才能慢慢学会勇气”。她希望自己的孩子也能成为真正的大人,拥有独立自主的力量,所以她与孩子展开“独立生活练习”,给他们一笔六个月的初期租金,要他们搬出去住,并工作养自己,陪着他们一步一步学习独立生活,长出能力与自信。

不把那一条条“媳妇应该如何”、“男性应该怎样”的禁锢规训,再度套在儿女身上,她将自我的学习转化给孩子的礼物,带给他们身而为人最重要的独立性。就像她所说的:“父母给予孩子最大的礼物是‘自己从父母传承下来的阴影不要再传给子女’。”

一代又一代关于媳妇的悲苦传说,也应该从我们自身开始扭转、终结,让每一个角色在家庭之中,都能互相滋养与照顾,还原“家”真正的意义。


图片来源|Pexels

曾有人说:“母亲是家庭的灵魂,母亲快乐,全家才会快乐。”《媳妇的辞职信》不是一次自私的决定,而是源自对家人与自己真正的爱,才有勇气踏出这一段路,即使过程艰辛,抵达的终点美好,那就足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