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雅晴专文,成为母亲后,看着女儿在犹豫不安中学会挑战自己,雅晴也重新看见自己的延迟其实是种斟酌,透过养小孩的过程,一步步理解自己。

我的女儿咪哈算勇于冒险的小孩,不管去哪都卯起来玩,一副没什么顾虑的模样。但她也不是那种总在第一时间就全然豁出去的孩子,遇到比较有挑战性的项目,她通常会观察一会儿,先尝试一小部分,若当下能克服恐惧就冲,若有点怕就等第二次、第三次再完成。

比如溜滑梯。她不到一岁就被我跟保姆拎去公园溜滑梯,她那时还不太会走路,在公园里爬来爬去,因为还无法坐着溜滑梯,所以我们教她:“趴着下来喔。”她很听话地每次爬到滑梯口就自动翻身,趴着溜下来,还常常因为肚子太大溜不顺,被肚子卡住,笑歪我们。(推荐阅读:

再大一点,咪哈会跑会跳时,看到别的小朋友都是坐着溜滑梯,她也想尝试坐着溜。第一次,咪哈在溜滑梯口没翻身,而是坐得直挺挺,她伸长脖子往滑梯下探了探,看起来有些犹豫,几秒钟后转身回到趴姿,还是趴着溜下来。后来几次也是这样。我忘记她是哪一次成功地坐着溜下来,只记得某次带她去公园,突然发现她怎么坐着就溜下滑梯,还一副熟练的样子,应该是在我没注意的时候自己破了这个心魔。从那时到现在,她都是坐着溜了。


图片|来源

端午连假时,我们到亲子餐厅聚会。游戏区有个很大的管状溜滑梯,由鲜艳的塑胶管一节一节组起来。咪哈兴奋地从侧边的彩色楼梯爬上去,才发现这个滑梯跟平常在公园里溜的不一样,管子里暗暗的,而且看不到出口。她犹豫了一会儿,决定要溜,就扶着管口两侧坐下来,稍微往后仰准备要溜,但因为她心里有点害怕,所以坐太后面而溜不下来。

后头的哥哥见她卡在那儿,干脆抱着她溜下来。从滑梯口冲出来的咪哈,头发乱七八糟、表情相当惊恐,但一落地马上笑得像只小企鹅。之后她一次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溜那个滑梯,自己一个人溜,每次落地都好开心。我知道她很快乐。


图片|来源

我想起我自己。我也不是那种总是一次就到位的人,我也需要第二次、第三次甚至无数次,不仅如此,我也常需要别人推我一把,就像咪哈身后的哥哥那样。我有时候会对自己没耐性,觉得自己很逊,为什么不能快点把事情做好呢?为什么要一次、两次、三次⋯⋯这么多次呢?嫌弃自己的同时,也羡慕着那种一次到位的人。(推荐阅读:致孩子的一封小情书:你不必当好孩子,我不必当完美妈妈

而咪哈跟我一样,我却觉得她好棒好可爱。她有她自己的斟酌、有她自己的时程,她自会决定什么时候可以不再趴着而是坐着溜。在克服恐惧之前,她并不会觉得自己很逊很讨厌,而只是顺着当下的感觉做决定,时候到了总会坐着溜下去。她有她天真无邪的智慧,顺流而行。对女儿来说,根本什么问题都没有,而相同处境的我却花大把心力自我鞭打。

我突然意识到我对自己很差,内心一阵抱歉与心疼。小孩会选父母、选家庭来投胎,有共同课题的灵魂才会成为一家人。所以小孩出生后,渐渐地,那一举一动将让爸爸妈妈如同照镜子一般重新看见自己,而爸妈可以选择抗拒或者接纳。

我现在深刻体验到这是怎么一回事了。养小孩,就是“透过爱小孩,把自己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