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Shu Ting Chen 阅读《媳妇的辞职信》,细看一位媳妇如何在关系中自我觉察,逐渐找到自己生活的价值与目标。

文|Shu Ting Chen

读完了《82 年生的金智英》,你可以接着读 采实文化《媳妇的辞职信》,韩国的女性书写太让人期待了。也请大家不要看到媳妇辞职就高潮觉得天啊传统家庭价值要崩毁了(那到底是什么你根本不知道就别再谣传了),先看完书再来说吧。这本书后半部都在谈自我觉察,在职场当“苦情媳妇”的男性读来一样受用,大推荐!

如果可以,我希望《媳妇的辞职信》可以随着婚宴喜饼一起发送,有本好书读至少可让漫长等待上菜的时间不会太无聊,也让被现场浪漫气氛冲昏头的未婚人士冷静一下脑袋,眼前的新娘新郎犹如公主王子,相信所有关于婚姻美好童话,但他们要知道,这一天过后,浪漫贴心的小动作只剩下翻不完的白眼,不煮饭不会做家事也没关系的宠溺,从此成了看对方不顺眼的最佳理由。

唯一的解方,就是在决定结婚的同时就认知彼此是未来人生的“合作夥伴”,时时检讨、一同修正彼此“可以勉强忍受”的生活方式,最重要的是理解这是一种可解约关系,例如本书作家金英朱在当了 23 年的好媳妇,向公婆递出了辞职信,向老公要求离婚,还要成年的孩子们搬出去。(推荐阅读:媳妇的告白:做人媳妇,没有自己的决定,只有义务


图片|来源

不能否认,这三项举动会让多数女人都拍手叫好、男人错愕,毕竟即使是 21 世纪,女人的身份依旧是“谁的谁”,谁的太太、谁的妈、谁家媳妇,鲜少有男性担心孩子出生或是公婆卧病时该如何调整工作,或是逢年过节要准备哪些食物带回婆家,男人从不担心,因为是回自己家,自在就好,但那里不是女人的家。如果女人有所埋怨,除了必须面对男人的不解,还要承受其他女人的责难,如金英朱所面对的批评:“你以为谁是想当媳妇才当媳妇的?”

小时候我不懂为什么妈妈煮完整桌饭菜就吃不下了,刚结婚时回婆家吃饭,也不习惯婆婆站在桌边吃饭。等我成了家庭主妇,忙着照料家务、喂两个孩子时,我才发现自己也站着吃饭,而且对于冷掉的饭菜已经毫无胃口,可是碗槽里还有家中其他男性搁着的碗等着洗呢。


图片|来源

金英朱写,如果抱持着对结婚的错误想像会走错很多路,每个女儿都以为自己找到深爱的男人结婚,就能过着不同于母亲的生活,却忽略了痛苦可能来自于目前深爱的那个男人。而让女人辛苦的不一定老是被冠上邪恶角色的婆婆,其实是自己啊!不知不觉被婚姻枷锁困住的自己,内心成了婆婆的模样为自己设下媳妇框架,却忘了自己才是人生的负责人。

书中用了许多童话故事(蓝胡子、没有双手的新娘、白雪公主)与电影(刺激 1995、无敌浩克、今天暂时停止、因为爱,神鬼第六感、灵异第六感),以及大量的梦境(被婆婆偷走鞋子,想阻止老公吸菸却说不出话、无法顺利排泄),金英朱想写的不只是惊世骇俗的“逆媳”,而是每一名女人/媳妇/妻子都该思考“我是谁”,为什么我们讨厌某些人的样子——因为那就是我们的真实模样;我们其实和自己最讨厌的人没什么两样,别忘了,一起从烟囱爬出来的两人,不可能只有一个人的脸是脏污不堪的。(推荐阅读:《夫妻这种病》只剩下家事的人生,忧郁症的妻子们

金英朱藉由逃脱各种社会赋予女性身分的过程中,逐步厘清自己对他人的愤怒、羡慕与嫉妒,在这些情绪表层下,找出隐藏起来的真相,了解他人行为不断刺激到自己感受的原因,勇敢面对内在镜子,以免看错对方,也看不到自己真实的模样。

金英朱所获得的不只是自由,也包括恐惧,离开了家庭的羽翼与丈夫的依靠,她必须为自己做更多决定与负责了,她会有愧疚感,为了自己抗拒各种女性角色而难受。但一切都值得,因为她选择了做一件和昨天不一样的事,结束内心渴望变化却没有任何行动的媳妇岁月,原来自己始终是自己,从来无法成为伴侣或家人期望中的模样。

自此,她终于正式地从婚姻浪漫的幻想中醒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