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八月团队志内容,专访女人迷设计师 Merci ,窥看她关注性别的起心动念,希望贡献己力产生的影响。若未来想抢先阅读精彩的团队专访,欢迎加入有伴计画

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认识女人迷的你知道,这句话,我们常挂嘴边。

性别是大命题,女人迷用普普艺术,让日常生活里的性别现身,也让那些理所当然的歧视显影,过程有阻碍有跌宕。尽管路途蜿蜒,目标远大,想松绑的框架太多,但期待看见的自由太美,所以我们步履不停,脚步坚定。

2018 年七月,“有伴计画”诞生,是为让我们脚下踏出的足迹,震出更大涟漪,透过与更多性别团体合作、牵起性别资源网络,让影响力不只从文字出发,更实际产生行动。

女人迷团队志八月号,专访“有伴计画”负责人兼女人迷设计师 Merci,她对性别议题的执着,设计不脱在乎使用者的温柔,都来自她很重要的生命核心:让所有人,能得到幸福的渴求。

我的核心追求,是冀望所有人都能幸福

我眼里的 Merci,很有活力,热爱学习,总是面带微笑。有时候报告分享,生硬话题也能被她随手画下的生动插画,变得平易近人。在女人迷 Merci 的角色是设计师,但我眼里,她除了是设计师,更像稳定团队的存在——一步一脚印执着耕耘,在别人摇旗呐喊时,她尝试找到革命方法,二话不说就跳下去做。

2017 年 ,大法官同婚释宪结果出炉,民法违宪,同年 10 月 Merci 手拿她为女人迷设计的彩虹标语,走在同志大游行游行队伍最前面,另只握着彩虹旗的手,坚地有规律地摇动;2018 年反同团体发起爱家公投,Merci 第一时间在团队群组里询问女人迷接下来要产生什么行动。

在每个性别事件或倡议行动中,总能看见 Merci 充满干劲的身影,这要从她初识女人迷的过程谈起。

“2014 年,法国通过同性婚姻,我很关注这项议题,但当时很少新闻在谈,我上网搜寻资料发现了女人迷,内容报导非常清晰易懂,以当时身为读者的角度看待女人迷,只觉不简单。”茫茫网路大海,因性别上了女人迷的岸,我好奇,甚少人谈同性婚姻,Merci 为何对这个议题如此在意?(延伸阅读:同志权益的胜利!法国通过同性婚姻及领养法案幕后血泪

“其实我之前是伴侣盟的志工,在倡议过程会觉得很困难,生硬性别资讯,拉高大众认识性别的门槛,”一起工作几年,我都不知道 Merci 曾是伴侣盟志工,新奇问她加入的动机,她推推眼镜,双手交叠放在大腿上,倾身说,“我加入伴侣盟,是因为妹妹。”

若有个双胞胎一起成长,你的人生是什么模样?对 Merci 来说,从童年到青春期,有个与自己年岁相同的妹妹,无可避免的就是一场场比较。

“我小时候很讨厌我妹,她什么都做得比我好,考试永远赢不了她。直到高一那年,她出柜了,她跟我说,那年考上人人称羡的女校,但她不敢去读,她怕读了自己就有可能真的喜欢女生,‘变成’同性恋。”

后来才懂,妹妹在考试里的努力,不过是想透过一件事情,证明自己可以“像个正常人”一样做得很好,让家人骄傲。说到妹妹对自身性倾向的焦虑,Merci 眼里只有心疼,若当时有更正确的性别教育,有更多声音谈性别多元的可能性,妹妹可否少疼痛一点,活得更自由一些?

另个冲击 Merci 生命的,是她同窗三年的生理男闺蜜。

高中三年,这个闺蜜与 Merci 无话不谈,他是个很细腻温柔的男孩,却时常在生命里遭受一些细小的恶意,像是,同学会嘲笑他阴柔,猜测他是有着少女心与同志身,但闺蜜始终对他人的揣测保持缄默。直到高三毕业旅行,那晚夜色很黑,衬着微弱灯光,闺蜜跟 Merci 告白自己的同志身份,说,“找到了信任的人,想把这个秘密告诉妳。”因性别框架,生命里重要的人,怎么都活得好痛苦。

是这样开始理解性别的,从性别带来的痛苦开始关注,也想从松绑这些痛苦着手。

认识女人迷后,Merci 渴望透过设计师的身份,在替多元性别发声的路上给出力量,“作为设计师,希望可以为一个媒体贡献改变,也直接接触使用者。把性别用很简单的方式传达给使用者,这一路来,我一直在思考女人迷的设计到底是什么?最终我们还是回归温暖与真实,我只希望因我的设计,为使用者带来一些温暖,若能进而引起思考或在他们身上产生影响,那就好了。”

心底烧灼,驱动自己生命的价值,Merci 在这几年逐渐看到了轮廓,“我想我的核心追求,是希望每个人都可以幸福吧!只要我感受到一个人因不自由而不幸,就觉得很痛,想要给出力量改变它。”

当你觉得格格不入,我们渴望你来,看见多元的可能性

卸除他人的不自由,听来远大,但若看见框架,就能有机会替生命挖掘出可能性,我们希望给出一点力量,让你想像自己要的“自由”,是什么模样。

女人迷从线上内容,走向线下活动,我们相信,与读者真实接触,分享生命经验,是另种松绑框架的行动:如果看见社会限制外的生活方式,或许你也可以开始思考,自己想要怎么活。

这项与读者接触的线下活动,即为每月一次的“迷粉同学会”,Merci 是负责人。问到印象最深刻的是哪一场,她回忆,“ 最深刻的是在台南举办的第一场,请读者分享自己的生命故事时,有位单亲妈妈说出自己单身后如何开始新关系,尽管人生历经改变跟挫折,但她现在过得很快乐。我就在想,这不是我经历过的人生,但这个人,闪闪发亮。”

在他人生命故事里得到能量,时常是 Merci 与线下读者接触的真实感受。

分享彼此的过程,我们也了解自己、看见生命的限制,也望见冲破限制的生命力,“另个故事,是个经历八年婚姻,下定决心离开的读者,她说,因为女人迷,她知道自己不必被社会的想像限制。就算已超过三十岁,不想结婚、不生孩子或离过婚,觉得自己被排除在三十岁的社群之外,女人迷让她看到活出不同人生的可能性。”(推荐阅读:写给三十岁:完整人生不该只是一张结婚证书

另位读者——小 B 的故事,也让 Merci 明白自己与女人迷努力的方向,或许无法完全拔除他人的不自由,但确实走在松绑的路上, 这也是始终让 Merci 骄傲与满足的一件事:

若你觉得自己有些格格不入,我们希望你来,走入我们之中,看见生命的多元,并且为自己的可能性定义。

以下为设计师 Merci 用图文与你分享的,小 B 的故事:

乌托邦式的远方,有你就能慢慢抵达

因为想让更多人看见生命的可能性,不想再让某人的生命历程,必须躲在角落哭泣,无法真实做自己,女人迷邀请你加入“有伴计画”,持续推动性别影响力,实践我们的想望。(推荐阅读:致用户书 02:嘿,跟我们一起走,好吗?

对有伴计画的负责人 Merci 来说,推动计画的过程难免挫折,是怎样的愿景支持她继续下去?Merci 看着我微微笑,露出可爱虎牙,从困难点谈起,“加入有伴计画的迷友们,其实就是用行动支持我们打造性别友善生态圈。这项计画的挑战在于,女人迷秉持希望能让性别资讯传播出去的媒体精神,我们希望读者不必付费也能阅读我们的文章,因此有伴计画并非一般付费墙形式。第二个颠覆付费会员制的,就是‘利他’的角度,透过付费支持,迷友会帮助我们一起建立更多性别资源网络,但这样的资源,不限于付费会员才能享用,以利他的价值分享出去,让资源被需要的人广泛利用。”

“因此有伴计画的成效、带来的改变不是一蹴可几的,不是烟火,但我希望这个计画能细水长流,然后我们一起走到那片,我们向往自由不被束缚的大海里头。”Merci 说这话时,眼里有温柔,“过去大众可能觉得谈性别很无力,但现在社会风气逐渐注意到这块,我们也想藉此大力推动性别,把性别团体串接,带来改变。”

心有性别,Merci 除了对计画有愿景,对自己亦有期许,“我希望照顾好加入每个有伴计画的夥伴,并且能跟着女人迷,以潜移默化的方式,开启更多人的性别启蒙。”有伴计画是项推翻台湾付费方式的实验,也是对在乎性别的人,发出邀请,产生改变的呼告。过程还需摸索,但我们会抱持对愿景执着,对细节灵活的心情,一步一脚印走。

从迷粉同学会到有伴计画,Merci 接下的任务时常没有先例可循,能依靠的只有自己慢慢摸索。我光是想像就觉得压力颇大,困难重重,但我在 Merci 身上从来看不见这些焦虑,任务遇到困难,有挫折了,她不待在原地懊悔,而是立刻找到重新前进的方向,精神饱满地上路。

我忍不住偷偷问 Merci,过程都没产生负能量,想逃避或放弃吗?“过程当然很困难,也很崩溃,”Merci 边笑边对我做出崩溃的表情,嘴巴扯开,看来实在痛苦,“但如果因为我做了,累积了一些摸索的经验,让之后要做的人少吃一点苦,少经历一点崩溃,那我就做吧!”

做任何事情的起心动念,还是回归自己最在意的“人”,这是我觉得 Merci 最迷人也最珍贵的地方。专访最后,我请 Merci 对加入有伴计画的你说段话,我们来自不同的小河,因女人迷凝聚,希望汇流的大海,是我们想一起去的乌托邦:

“我们要一起走去的远方是很乌托邦的,光是要温柔地对待自己与他人就很难了,要完全实践性别平等的路或许还长,但我还是期待有一天能够看见,在这世上不论多数或少数的群体,都不再被视为‘不一样’的一群,每个人都能平等地,拥有争取幸福的自由。”

尽管是乌托邦式的远方与想望,有你一起走,我们会慢慢抵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