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讨论性别平等的议题时,很常有人提出“女生为什么不用当兵?”的经典诘问,透过【CFG Diary】专栏,作者团团尝试以自身观点与论述一一回答。

文|团团

女人迷 #CodeforGender 与小班(简韵真)共同举办的“女性主义者给问吗”一起回答共笔松,在 9 月 16 日正式登场。当天前来共笔松的参与者组成多元,有不同性别、性倾向、不同世代、不同领域的朋友们一起参与。

这场共笔松的前身,是小班发起的线上问答活动,倾听网友对女性主义者的提问,三天收到 174 则匿名问题。有些问题很实际,有些尖锐地难以回答,从女生为何不用当兵、每次亲密接触是否需要积极同意、如何看待自己性幻想时出现强暴情节等等。

174 则问题中,“女性当兵”议题收到最多提问关注,现场参与者团团对当兵的所有提问,进行了分类、整理,并且运用编写维基百科的方式,根据问题,搜集了回答资料。

团团表示,在看过问题卡一轮之后,因发现许多问题之间彼此牵连,且有些问题已是网友回覆根据其他网友的回覆,所衍身的内容,与初始核心问题直接关系不大。故将“当兵”Dashboard 的问题与意见重新汇整,将与核心问题关系较密切的内容,依照自己脑中的框架汇整如下:

当兵是国民义务!

  • 关于女权人士讥讽“男生不想当,怎么会是要把女性拖下水”一事,这说法真好笑。 不想跟不应是分开的概念,不想缴税可以不缴吗?当然是把特权拉来一起缴! 老是看到些思路狭隘的人出来秀,真奇怪⋯⋯

  • 女性主义主张女性也可以跟男性一样强悍,主张女性是被社会化成“第二性”的,既然如此宪法规定人民有当兵的义务,但大法官释宪解释女性天生身体不如男性,为什么不见女权人士抗议这种歧视性的释宪,或是主动争取女性服兵役的义务?

  • 现行台湾的确有战争风险,当兵的确是义务。请问女性主义者对于捍卫国家权利上是否支持男兵与女兵相同比例。请勿以倡导世界和平或不支持战争等理由回答。

军队环境歧视女性?

  • 只征召“身体状况优良”的男性服兵役本来就是很父权的事情,代表身体有“异样”的生理男以及所有的生理女性都被视为没有战力。不论兵役是否真的是享受福利所必须付出的义务(意即我不觉得女性是只享受而不付出义务),兵役制度也跟性别脱离不了关系。 还有一派人爱说军中环境不够吸引女性,包含军中文化对女性的歧视与性侵的风险。(推荐阅读:为什么国家要我们去当兵?—“女人服役”讨论中的关键问题

  • 首先对女性不友善的环境是来自整个社会,有什么数据可以证明军队对于女性特别不友善吗?干脆说许多公司企业文化对女性不友善,等公司落实性别平等再讨论女性是否要进入职场好了。再者是军中环境同样一点都不吸引决大部分的男性,从国防部喊缺兵的月经新闻就能看出来了吧?

义务役不含女性,是歧视女性?

  • 从上述两点来看我真的不懂某些女性主义者一直扯“军中环境无法吸引女性”这块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即使 1994 年后出生役男都只需要服 4 个月的军事训练,然而征召对象依然只有“身体优良生理男性”,为什么不会有人觉得这是国防部歧视女性啊?还是只是因为这种歧视对自己有利就懒得管了。


图片|来源

女权自助餐

  • 承兵役制度那题,现在也不是没有台湾女性加入军队,只是台湾女权(自助餐)喜欢的是我在我自己的领域被打压,我就争取我自己领域的事情,其他女性?干我何事 如此女权,贻笑大方

不当兵是因生理差异:怀孕

  • 台湾部分男性喜欢以当过兵来揶揄女性不用当兵,但其实女性可以选择投入军旅生涯。而女性也因为一些生理原因必须承担怀孕生子的责任。对男性而言,射后不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对女性而言,带球 10 个月、阴道撕裂伤(如果不剖腹)、乳头变莲蓬头、胸部产后因胀奶变大变小而出现妊娠,还要承担可能必须放弃职场生涯的各种状况,这真的公平吗?

  • 如果硬要拿怀孕当挡箭牌表示免兵役其实是补偿措施,女生不用当兵的话,其实这种女性主义者才不是思想先进,是传统社会中裹小脚在家当千金小姐的子宫罢了

  • 回某个问题, “没人要女性怀孕当兵”怀孕自然有其补偿措施 拿不用当兵去补偿这个生理性别的差异,会不会无耻了点,而女性也因为一些生理原因必须承担怀孕生子的责任。(回应:女生可以选择生或是不生,男性不能选择不当兵。 不要再拿生理现象来为自己逃脱义务的行为脱罪了。)

  • 对男性而言,射后不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对女性而言,带球 10 个月(回应:说的好像男性都不用负担扶养责任一样,通常这种情况法院都会判男性要负担更多钱。)

质疑问题预设:争取反压迫

  • 身为一个异男,我觉得一堆男生一直喊“女生为什么不争取当兵义务”真是一件很莫名其妙的事,神经病啊自己不想当不会自己出来争取喔。如果觉得当兵或现行的兵役制度有问题,应该是争取所有人都不用忍受这东西啊,怎么会是“你想要不被压迫歧视喔?那你先跟我们一起承受这鬼东西再说”这种荒谬的逻辑。

根据以上问题,我开始在网路上搜寻相关文章,并作重点摘要后,我意识到“怀孕”这个议题,乃是回应“是否义务当兵”这个问题,基于类似“公平”的想法而演伸出来探讨的议题。

即女性虽然没有当兵,但也因需怀胎十月,或许某些网友认为与当兵有以下雷同处(以下内容为自己脑补的类比)

  • 当事人都是处于“行动受限”的状态

  • 伴随生理与精神上的不适感

但我认为,怀孕是回应“公平”而衍生出来的新议题,若一并探讨,将会衍生在各面向上的“公平与不公平”,所以我将决定将聚焦在“女性是否有义务当兵”这个根本问题。

将意见卡与查到的资料内容汇整后,我定义的问题如下:

“宪法将当兵列为人民的义务,故倡议性别平等者,也应该要倡议‘不应将女性排除在服兵役的义务角色中’”

根据这个根本问题,分成三点来讨论,分别是:A. 兵役的性别分化设计,目的为何?B. 让女性服兵役,能够促成平权?C. 重新思考“义务役”究竟合不合理?

以上三点统整的问题,我摘录几篇文章的内容回应,下文 [ ] 内的数字,即为参考文章编号,组成我后续构想脉络的主要参考文章与编号如下:

1. 如果政府明天宣布女性须服兵役,就真的性别平等了吗?

2. 女权不是自助餐!女人当兵才是性别平等?

3. 六千人附议,女人为何不用当兵?

4. 为什么国家要我们去当兵?—“女人服役”讨论中的关键问题

A 兵役的性别分化设计,目的为何?

  • 兵与军队制度,是以阳刚为核心设计的场域,人们被期许锻炼成强壮、勇猛、男子汉,军队内含着“阳刚”这个目标。[1]

  • 《宪法》第十二条规定,“人民有依法律服兵役的义务”,但到了行政法的《兵役法》中,却限缩成了只有一半的国民。而当兵排除的不仅只有女性及不愿被定义性别的性少数,过老的、疾病的、残缺的身体,也同样被判定为失格的国民,如手脚残疾、爱滋病、过胖过瘦者。[2]

  • 军队另一主要功能,即是“规训”。社会学家傅柯则在不同着作中指出,规训的作用是制造符合权力需求的主体。士兵们在机构内受到几乎无所不在的控管,规训是由细节开始:小至摺成豆腐干的棉被、内务柜的衣架间隔、钢杯的摆放角度,大至思想精神的正确、遵照班长的口令、服从未必同意的军纪。

  • 军队即在各种机构、组织、科层之间,形成一绵密的网路,更让士兵把这种规训自我内化,形成一内在监视的系统,甚至自己也不曾发觉,而成为一种“习惯”。

  • 军队强制的性别分化,导致“国家-军队-阳刚气质”此一连带建立,各种政治上的好处便会沿此不断被生产出来,被强制规训的一副副标榜阳刚特质的身体们,便在退伍后进入社会上的各个角落,再次巩固在军中规训习得的一套性别秩序。[2]

小结:形成以阳刚强体为核心的场域,透过军中的规训形成自我监视,再进入社会形成性别秩序。


图片|来源

B 让女性服兵役,能够促成平权?

从资料来看,女性不用服兵役,的确是因在过往遭歧视的脉络而产生的结果,但让女性参与服兵役,就能够达成所谓的“性别平权”?

  • 从以色列的例子来看[2]

    • 虽然以色列男女皆须服义务役,但是该国军队仍是属于男性的场域,主要的权力与授权资格仍掌握在男性手中。不同于男人,以色列女人时常因为婚姻、怀孕或是宗教因素而免除兵役,显示以色列的社会,仍将照顾角色视为女性的职责。

    • 女人们仍多做一些传统上阴性的职务,至少有 30% 的人从事秘书与行政职,而其他如社工、护士或老师,仍是将女性置于后线、辅佐性质的分工框架下。

    • 这凸显义务役的背后,其实隐藏着性别分工的意识型态,军队实为一为“阳刚主体”设计的场域。

  • 六千多位民众呼吁着女性快进入军营,明目张胆嚷着要看妹。这样一个不欢迎“阴性特质”的环境,真的欢迎女性吗?我怀疑“欢迎女性加入国军”的口号,只是一种变相压迫,只是一种“我受的苦你也不能逃”的性别较劲。[3]

  • “女人去当兵”就可以解决既有国军体制内的问题吗?[4]

  • 国军的环境,对女人、性少数够友善吗?[4]

  • 军中针对不同性别、性别气质、性倾向的人带来不同程度的精神与肢体暴力,已经解决了吗?[4]

小结:从以色列的案例可知,在现行以“父权”设计的军队体制,对于在此架构中的“弱者”并不友善。在这样的环境下,强制女性有义务当兵,可能会产生力道更强的性别压迫。

C 为什么我们不是重新思考“义务役”究竟合不合理?

  • 我们需要从头反省宪法的义务规定、确立国家对于国军的定位、重绘国民对国家战略的想像,而不是丢下一句“女人不争取当兵,就是女权自助餐”,便阻断了所有讨论。[4]

  • 若评估国民当兵实属必要义务,在将女性加入义务役前,请创造一个“不以打造阳刚为目的”的军队环境 [自己,阅读上述资料的想法]

  • 励馨过去曾调查我国军队受性侵的状况,并依据调查结果提出四点期望[3]

  • 国防部需深刻检讨国军的性别意识养成,破除阳刚、男子气概、威权等价值迷思

  • 公布目前军中性侵害、性骚扰发生的真实数字与处理状况

  • 引进外界专业机构,以快速、客观及公正的程序与态度处理阶级下的性别暴力事件

  • 军中受害者应勇敢求助外界专业机构

小结:若不合理的话,应该是设法去改变现在的制度,而是强制大家都要一起参与这个“已经有部分参与者觉得不合理”的制度。

最后,我觉得参考资料[4]的反思也很棒,在这里提供参考:

我们真在乎的是“女人为什么不用去当兵,真不公平”,还是“国军不够好”?
如果是前者,应该要质疑“为什么男人跟女人都要去当兵”?
如果是后者,让人不禁想问,难道国军的问题与改革,只要把女人都抓去当兵就可以解决吗?

对我来说,参加这个活动的感想有以下几点:

  • 协作的共同感
    在连贯的时间及舒适的场域,与一群对这议题感到关心的人进行内容整理,感觉比较温馨

  • 面对面的成果分享
    大家都有将自己的想法回覆在卡片上,但面对面的对话,其实比单看卡片更能理解对方的意思

  • 回覆的方式
    主办人其实仅提供“将自己的意见回覆在想回覆的卡片上”这个概要的参与方式说明,但大家的应对方式都蛮不一样的。有人会先找其他夥伴讨论进行的方式;有人表示他就是比较想沉水;我自己则是在锁定主题后,就开始“搜集-整理-架构-撰写”。我想行为的本身,多少也反映出每个人对于这个议题的心智表征,以及处理资料的心智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