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George Hong 回应李天柱直言“同性婚姻是毒素”之言论,从出柜演员 Lee Pace 的生命经历细看,允许同性伴侣成婚,完整了爱的概念。

“(当自己的子女是同志时)我能说什么?因为我爱她,我只有接受你,可是并不表示说你是对的⋯⋯,我们过分滥用这个爱了!”(李天柱, 2018)

2018 年曾在中国知名戏剧《甄嬛传》里,饰被雍正身旁被净身的首领太监台湾老牌演员李天柱,日前为了自身舞台剧宣传时,接受媒体采访时又再度重申自己不接受同性婚姻,甚至直言“同性婚姻是毒素”、“木马程式”等。

朋友间对于此类言论,多是予以挞伐:“没完没了”、“我觉得把‘我创造你、我就可以决定你做什么事情才是对的’放到孩子的思想里去比较可怕。”也有评论表示:“要不是有同性恋的帮忙,李天柱能有今天的地位吗,头壳坏去。”

一边看朋友们充满创意的公开回应,另一方面想到日前纽约时报的一则专访。已是 2018 年的当代,同性恋在看似开放的演艺产业里,仍要面临像李天柱这样的歧视言论。即便是好莱坞,愿意出柜的演员,眼前仍满是困境。(推荐阅读:同志运动路上必看的十部影片:我是女同志,我骄傲地活着

“我觉得你的问题具侵犯性”被迫出柜的 Lee Pace


图|作者提供

2018 年三月,美国着名演员 Lee Pace 为了宣传美国百老汇主演的舞台剧《Angels in America/美国天使》,一部描写美国在 1980 年代面对爱滋病蔓延而写成的当代寓言故事时,接受美国媒体 W Magazine 的专访。

Lee Pace 曾在电影《哈比人/Hobbit》、Marvel 着名电影《星际异攻队/Guardians of the Galaxy》中饰演要角,该文除了采访的日常起居外,记者聊到了性倾向、饰演角色、观众观感时,Lee Pace 被迫得对于自身性倾向做出表态,也超出他原先预设只问工作的采访设定,在 W Magazine 所刊出的专访里,他是这样回应的:

“我曾与男人约会过。我曾与女人约会过。我不知道为何有人会在意。我是个演员而我饰演好角色。坦白地跟你说吧,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觉得你的问题具侵犯性。”

专访刊出后,每个人看事情的观点不同,有媒体报导 Lee Pace 正式宣告出柜,也有些言论评论 Lee Pace 的出柜不够果断,但在这篇报导刊登不久后,Lee Pace 随即在自己的推特上发表进一步宣言:

在一个近期的电话采访,我被问到一个我未曾预料过的问题,而且感到我在那片刻找不到合适的文字回应。我的隐私对我相当重要,是此,我保护着(它)。当有媒体采访时,我会把焦点放在我的工作上。

并且补充着:

身为酷儿社群的一份子,我理解公开(以酷儿身份)生活、视为同一份子,以及开心的做我自己是件重要的事。

这也是我一直生活的方式⋯⋯


图|作者提供

六月纽约时报所刊出的专访中,Lee Pace 在纽约自宅的公寓接受采访时,更坦然面对性倾向这个问题,开头就坦承自己将公私划分清楚的策略,让媒体以他的工作报导为主,其余的多半时间,则宁可无声无息:“我非常确信我的工作是我们交谈的原因,而我私人生活是我想保护的某个部份。”他的女性友人 Judy Greer 则也提到:“当我知道他是同志时,我没有向任何人谈论这一切,不仅只是因为他要求我不要谈论,而是因为这只是他的事情。”

Lee Pace 从小就知道自己的性向,这也是为什么他选择将自己工作与私人领域划分出界线:“当你在成长为酷儿的过程中,你会变得坚强。而且观察敏锐,更学会如何防卫自己。”他离开百老汇到好莱坞发展,电影圈对于同志演员的身份仍是难以接受,现在出柜仍在电影圈内有良好发展的同志演员是少之又少。Lee Pace 也遇过共事一年的经纪人直接问他:“我听说你是同志,是真的吗”,虽然他当时回答“这会是问题吗?”,最终这位经纪人仍在合作一年之后离开团队。

愿意坦承,是因为有人愿意支持

现在 Lee Pace 共事的幕后团队,都愿意协助他完成自己想做的事,让他出柜的 W Magazine 撰稿记者在事后表示:“他对于我所问的问题都坦承事实”“我对于那问题问心无愧”。

Lee Pace 在纽约时报的专访中表示,W Magazine 的文章刊出,让他思考对于性向是否要多发声。而在两个主要的原因支援下,改变原先公私划分清楚的策略:第一个是感情,一个是让他的好友 Judy Greer 表示从未见过 Lee Pace 如此高兴的新感情对象外;另外则是因为 Joe Pitt,这个他在《Angels in America》里所饰演的角色,彷如让他找到投射点。

因为这样,他向高中时代认识且比他早一步公然出柜的另一名演员 Matt Boomer 谘询意见,Boomer 除了肯定外,更勉励他:“你仍是你,但也许多数人们对你的观感会改变。最美好的事,就是那些接纳你最真诚自我的人们的关心。”最后 Lee Pace 在自己的 twitter 上做出更明确的出柜宣言。在出柜后表示:“It feels nicer, than I ever thought it would be.”,他对于自己会在未来接到的工作充满好奇,但提到未来则是充满着自信:“工作上的成就自会说明一切,而我相信着。”,他沿用了所饰演 Joe Pitt 的一段台词来说明自己心里的感受:

我想要活在当下。也许这是头一回,而我可以是任何事,任何我需要成为的事。


图|作者提供

回头看李天柱的意见,这位男演员同为宣传自己的戏剧,却用自身的价值观与宗教来对同性恋者评头论足,甚至说同性婚姻是个木马程式。再回头看 Lee Pace 出柜之后的心路历程,我们真的有给同性恋一个友善支援的环境,得以公开坦承自己身份吗?

航向平权的路上并非一切顺遂,除了即将到来的“碍”家公投外,回头看那些肆意批评别人的爱是毒素,又说同志过分滥用这个爱,真的很想问这位演员,在他心中,爱到底是什么呢?(推荐阅读:【看见同志】Lana & Cindy:我遇上你,才开始我的人生

除了看不到尊重外,更可见到的是满满的歧视,若是无法以理服人,被批评时,只会嚷嚷着“自己的言论就变成对你们的歧视。”,因为你就是以异性恋者的身份用言语进行恶意的歧视啊!对照纽约时报这篇专访的副标:“都已经是 2018 了,而我们仍旧不知道为什么出柜以及身为同性恋会对一个演员的职业带来什么。It’s 2018 and we still don’t know what being out and gay will do to an actor’s career.”,真的是不胜唏嘘。

以 Lee Pace 在 twitter 的出柜宣言上的最后一段话与各位共勉:

Onward, with Pri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