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 影集《勇敢的安妮》改编经典文学作品《清秀佳人》,透过主角的经历,勇敢冲撞的霸凌、性别、种族议题。

文|Jade Fu

如果要属我最爱的文学作品,不能不提加拿大作家露西・莫德・蒙哥马利的《清秀佳人》,又译《绿屋的安妮》或《红发安妮》。

《清秀佳人》自1908 年出版至今卖出超过五千万本,被翻译成二十多种语言,也多次被改编为电视剧、动画、电影、舞台剧等。最为人所熟知的影集莫过于加拿大广播公司 CBC 电视台和 Kevin Sullivan 所制播的影集三部曲,许多人称之为难以超越的颠峰。虽然我曾经看过,但记忆早已远去,反而是 Netflix 与 CBS 联手制作的全新影集《勇敢的安妮》(Anne with an E),让我惊喜连连,大呼过瘾。


图片来源|《勇敢的安妮》剧照

《勇敢的安妮》 描述一位勇气十足、热情澎湃的红发孤儿安妮・雪莉,意外被一名未婚女子玛莉拉・卡司柏特和她那温和的单身汉哥哥(虽然我怀疑影集里面改成弟弟)马修收养的故事。

这部影集由《绝命毒师》(Breaking Bad)艾美奖编剧莫伊拉・威利贝奇Moira Walley-Beckett)主创,她曾表示希望在这次的改编中,重现 20 世纪初的加拿大爱德华王子岛的生活,并探讨更多元的议题,如霸凌、种族、性别、女权等。

在原着中,安妮被领养之后,虽然艾凡里小镇上对于这对古怪兄妹的大胆行为(居然领养一个来历不明的小孩?)有些诧异,安妮上学之后,却几乎没有在学校遇到除了被男主角欺负(注意!不是霸凌)外的任何障碍,很快地就受到同学的热烈喜爱。这我们可以理解,毕竟安妮的设定本来就是个人人都喜爱的小女孩嘛!

但在影集《勇敢的安妮》第一季中,安妮的求学之路却没有这么顺遂。当时社会风气相对保守,她本来就(稍微)怪里怪气,开学第一天就透露了对男女之事的粗浅瞭解,吓得一帮女孩们不再与这个超没家教的小孩往来。


安妮分享她听到的闺房声音。图|作者提供

安妮被霸凌了,其实安妮之所以接触到性,都要“归功于”之前的收养家庭,但哪个同学在乎呢?我们可以看到剧情走向把更多安妮被收养之前的故事带入,一直没有同龄朋友、渴求友情的安妮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极尽所能地讨好同学,却在这个纯朴的小镇踢到铁板:她的与众不同就让她成了被霸凌的对象。(推荐阅读:为你挑片|Netflix 女力片单:当众人视若无睹,我选择起身奋战

“与众不同”也因此成了剧中很重要的一个元素。

除了个性上的与众不同,性别角色的与众不同也成了剧中重要的主线之一。《勇敢的安妮》将同性之爱写入剧本,体现在三个重要角色身上:姑婆约瑟芬、同学柯尔、老师菲利浦。

原着中安妮挚友戴安娜,有一个终身未嫁的姑婆约瑟芬,她非常有钱,在原着和剧中都是安妮的忘年之交。但有别于书中简略的描写,剧中的老姑婆有了更立体的故事:她的确终身未婚,但其实有个同性伴侣,两人是波士顿婚姻(Boston Marriage)的最佳诠释。波士顿婚姻一词是到了 19 世纪晚期、20 世纪初期才出现,指的是两个经济独立的女性公开同居的持久结合关系。

家教严谨且保守的戴安娜始终以为约瑟芬姑婆的同居“阿姨”(在约瑟芬姑婆登场时就已经逝世)只是亲密好友,当她在约瑟芬姑婆的盛大派对中发现真相时,非常震惊且拒绝相信,还脱口说出:“两个女人无法孕育后代,这不自然。”但安妮的好友柯尔这么跟她说:“若妳的姑妈一直抱持自责生活,认为自己有所缺陷或异常。那么有天她遇到某个人,让她发现适时并非如此,她并没有错,她是正常的,难道我们不应该替她开心吗?”,安妮立刻接话:“我认为好极了,让人生存在更多可能性。”

而柯尔(Cole)又是另一个剧中原创的角色。柯尔是个极具艺术天分的男孩,因为他总是喜欢画画,不太参与被认为可以展现男子气概的活动如球类运动、打猎,而遭到男生同学的排挤,更得忍受男老师的厌恶。但同样认识霸凌滋味的安妮,毫不犹豫地和柯尔成为好友。柯尔也在参加同一场派对后,正视自己是个同性恋的事实,勇敢地走上艺术家之路,甚至不惜离家。

厌恶柯尔的男老师菲利浦⋯⋯其实根本是个 GAY!!他为何会在学校对柯尔百般刁难、恶言相向,甚至无故体罚,只是因为他在柯尔身上看到自己的影子——那个他不愿承认也不愿面对的自己。他对柯尔怒吼:“你让我恶心!”,也真实地呈现了当时对于同性恋的排斥。(推荐阅读:“纠正”同性恋?性倾向治疗的残暴现实


柯尔跟安妮说菲利普老师讨厌他的真相。图|作者提供

但《勇敢的安妮》最大胆的改编,莫过于在第二季时登场了一个(在任何《清秀佳人》改编中都没有出现过的)黑人角色:来自千里达的巴斯(Bash)。男主角吉伯在第一季丧父之后,不希望人生只剩下当农夫这个选项,决定登上汽船打工,到世界不同的地方看看,这也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改编。在汽船上,他结识在汽船上已经工作了十年的巴斯,两人成为好友。巴斯刚出场时,曾经对吉伯说:“我已经铲煤十年了,这就是我的全部,我无法再前进,我的人生就这样了。你是白人的孩子,你的人生还有其他选择。”沈痛地道出当下社会黑人的命运。


图|作者提供

吉伯之后有随着巴斯到千里达拜访巴斯的母亲,巴斯因为肤色,即使他是一名自由的黑人,在路上也会被认为是旅馆的佣人而被随意使唤。后来巴斯随着吉伯回到艾凡里,镇民几乎吓疯了,他们不习惯看到其他的人种,不知道如何应对,玛莉拉虽然在原着中是个保守的老女人,却在影集第二季中,受到安妮的影响,也渐渐“开眼”,对新的事物抱持的相较开放的态度。安妮虽然毫无偏见,但说的话却相当直白完全安妮式正常发挥:

巴斯在绿色庄园受到热烈欢迎,在镇上却不是这样,在耶诞话剧表演中,巴斯协助吉伯当舞台工作人员,当一个(超讨人厌的)男孩受伤,焦心的母亲冲到台上,不分青红皂白先怒斥巴斯:

巴斯来到艾凡里,想要摆脱船上生活,走进新的世界,和吉伯一起学习务农,协助他接管家里的农事,但他的肤色在这里,等同于他的全部。第二季的后半,巴斯和吉伯有了对未来规划上的分歧,他选择到镇外、黑人聚集的贫民窟,那里才是“他这种人”该去的地方,在那里他可以自在的和路人打招呼,他可以抬头挺胸走在泥泞的巷道上不必忍受异样眼光。虽然在第二季的结尾,有了美好的结局,但真正将他视为朋友的白人,还是只有吉伯、安妮一家,肤色的限制终究无法突破社会的有色眼镜。

至于贯串全剧的女权意识,则是不断在各个环节中出现,安妮并不愿意被社会对女性的期待所束缚、她想要成为独立自主的女性、她认为爱情中女性不应该总是被动、她不觉得走入家庭就是身为女性的唯一出路。对照之下,好友戴安娜虽然家教家世良好,还有能/财力学习钢琴,却一直相信嫁入好人家就是身为女子最好的归宿。我们在约瑟芬姑婆的舞会,看到她这样的观念受到挑战:当时闻名世界的钢琴家塞西莉・夏米娜德问她是否打算成为职业钢琴演奏家时,她完全没有想过人生有这种选择,十分冲击。在原着中,她很快就结婚步入家庭,但我很期待在影集第三季之后,戴安娜或许会走上不同的道路。

编剧将这些议题融入剧本的尝试,在我看来,的确有些生硬和刻意,尤其是许多故事情节的收尾,有时过于简单粗暴,甚至到了机器神(Deus ex machina)的程度,例如为了收掉安妮被霸凌的故事,她在一场大火中冲进着火的房子,以阻断氧气来源遏止大火延烧,赢得同学的尊敬。嗯⋯⋯OK 好。但不能忽略的是,《勇敢的安妮》加深了各个角色的背景故事,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提供更具体的动机,而完全原创的角色如柯尔和巴斯,则为剧情拓展了广度,在在展现了与原着不同的多元面貌,令人更加期待已经续订的第三季将会有什么样的发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