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Alice Hsueh 从亚洲教养文化细看“信任”的重要性。反思教育里的“恐吓”和“奖赏”,一段健康的亲子教育应立基于信任之上。

作者| Alice Hsueh

今天去看了一位很棒的儿童牙医。她说话很温柔,在使用工具前跟小孩简短说明,请小孩不舒服的话举起手(因为嘴巴打开无法说话),在治疗时也尽量分段进行,让小孩的嘴巴可以休息。

这一年来我原本已经对于“儿童牙医”失去信心,而且,我还相信越是强调专属儿童的牙医越是糟糕。朋友介绍的儿童牙医都需要大排长龙(约三个月),更惨的是,里面出现琳琅满目的恐怖项目。有儿童牙医告诉过我,小孩治疗的时候,家长“一定”要站在门外,“必须”使用笑气、全身麻醉、绑起来等等等。当儿童牙医进行治疗时,小孩呜咽,号称儿童友善的牙医则质问“明明不痛,你为什么要哭?!”事实上,小孩哭的原因很多,可能因为药膏很辣,或是嘴巴张太久不舒服,或是布盖到鼻孔无法呼吸等等。众多诊所不变的则是五花八门的“事后奖赏”,戳戳乐、气球、小汽车。(昊学今天戳完戳戳乐后就大方的送给妞妞了,我认为这是今天弄牙齿没有不开心的表现。)


图|作者提供

这些恐怖的儿童牙医不知道有没有把昊学妞妞吓到,但却真的吓死我了。所以我宁可临时出现预约大人的牙医,他们通常沈默寡言,但至少不会出现奇怪的话术或器材(例如请小孩配合把嘴巴张大而不是一定使用把嘴巴张开的固定器)。只是偶尔也会碰到不耐烦的医生,觉得小孩就应该要乖乖等三个月排儿童牙医的挂号(我也反问他所以小孩就忍痛三个月这样好吗?)

我跟朋友说,我觉得这样做的大人,出发点在于他们“不信任”小孩。他们不相信小孩可以自己把嘴张开,不相信小孩不会逃跑,不相信大人在场的时候小孩不会一直撒娇耍赖。就好比有妈妈告诉我,小学三年级的小孩,上课时间无法去厕所,因为老师觉得有些小孩是为了跑出去玩而假装去厕所。我也记得我让昊学去公幼的短暂三天,昊学问我为什么老师打电话给我的时候我没有接电话,而老师根本没有打电话给我。我想老师也是因为不相信小孩打给妈妈后不会哭闹着要回家找妈妈。(推荐阅读:孩子需要的不只是允许,而是信任的 yes

但共学的作法恰恰相反。我们“相信”小孩可以懂,所以我们好好讲,让他们尝试,给他们退缩的空间,给他们时间。当他们爬高的时候,不是说,“你自己上去的自己想办法下来”,而是,“你试试看,需要帮忙的时候我在下面。”当他们犯错的时候,不是说“自己做的自己解决”,而是,“我们想想办法一起处理。”当我帮朋友照顾小孩,小孩想打电话给妈妈的时后,我绝对不会等到他哭出来才打,我一定第一次就打电话,但是我会先跟对方的妈妈说,你如果不能回来,就诚实的告诉他,他的情绪接下来我会陪伴。


图片|来源

还记得昊学小时后,有一次我跟朋友一起带着小孩走一条没有围栏的水上步道。这个步道不但很窄,没有围栏,水上还都是浮萍,很容易误以为是草而踩空(但是水很浅)。昊学自己慢慢的走,而朋友紧握着小孩的手,小孩横冲直撞。我请她放开小孩的手,并告诉小孩旁边浮萍的样子,还有要注意哪里。手被放开后,小孩很开心的,小心的自己走步道,没有任何危险。

但是我也完全理解,经验中没有被大人信任的小孩,不信任大人,所以也很难被大人信任。他如果被老师放出去了,很有可能真的是出去玩而不是上厕所,或他可能在没有被束缚的时候,就大哭大闹的跑出诊所,再也不回头。我在很多儿童自由发展的场所,看到当孩子确认这个大人不打骂小孩后,就追着这个大人打,戏弄他,叫他不好听的名字。或是当他确认不上课不会被处罚后,就自由自在的玩耍去了。(推荐阅读:只谈禁止不见教育!现在的性平教材够了吗?

而这些事情,会消耗一个信任小孩的大人的很多能量。

为此,我由衷的感谢所有信任小孩的大人,因为这件事真的很累,很麻烦。有时候你会自我怀疑,到底他还要撒娇多久,还要任性多久,才会长大。但在这个过程中,我始终相信,孩子愿意找我们,总比不找我们,或私下偷偷做,让我们再也管不着,来得要好。也希望大家尽量信任自己的小孩,让信任大人的小孩与信任小孩的大人,都能够越来越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