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经济独立的重要性!当你能够负担自己的生活,自给自足不需依赖他人时,或许才能拥有真正的自主性。

我其实花了很长的时间,去找出且解决自己和先生的问题。因为日常生活中遇到不合理事情时,我会以为那些都是理所当然的,所以我很难意识到不合理之处。直到发生了那件事,才让我认真的面对问题,开始思考。

这是十二年前发生的事情了。那是先生休假在家休息的某个上午。孩子们都去上学了,先生躺在沙发上悠闲的看着电视。我在房间内看书,打算起身去泡茶的时候,突然觉得心脏有点抽痛。“咦,怎么会这样?心脏怎么会痛?”

我边感到奇怪边走出房间。对着在客厅的先生说:“好奇怪喔!我突然心脏很痛?”话才刚说完,心脏就像被用力揪住似的痛到不行。因为实在太痛,也太过突然,我的眼泪瞬间如洪水般涌出。

被吓到的先生问道:“怎么会这样?”但我实在太痛,答不出来话来。

“心⋯⋯好痛⋯⋯”

先生被吓得惊慌失措。我边哭还边勉强出声安慰他,“没关系⋯⋯等一下就会好。”

话虽这样说,我的眼泪还是止不住。先生扶着我走进卧室,让我躺在床上。即使如此,我还是哭个不停,因为心痛而流眼泪,但流泪后心更加痛。先生实在不知道该怎办才好,想带我去医院,可我完全动不了。过了一会儿,我全身蜷缩又持续哭了好一阵子。慢慢的,痛的感觉开始缓和。我的哭声才慢慢停止。(推荐阅读:媳妇的告白:做人媳妇,没有自己的决定,只有义务

随着时间的流逝,这种突然出现的痛症像海市蜃楼般消失。如暴风雨般的痛感荒谬得让人难以置信。


图片|来源

“发生什么事情了吗?为什么会这样呢?”

如同梦境会传达潜意识的信息,我认为这次的异常心痛,也是为了传达给我,某个一定要知道的紧急事件。潜意识有时候就像紧急电报那样,即使是清醒的时候,也会丢出信息。我开始认真思考这件事代表的意义。“难以忍受的心痛” 为什么偏偏在先生悠闲的时刻出现? 这么来看的话,这次的心痛是不是也跟先生有关系? 如果是,是什么关系呢? 可惜,当时的我不了解心痛和眼泪的意义。

之后,因为开始慢慢意识到自己和先生之间的问题,我才知道,原来那个不名的痛症,象征着我痛苦不堪的婚姻生活。自己太过软弱和恐惧了,那些都是长期以来被压抑在内心的愤怒、不合理、寂寞的眼泪。同时也是再也不要因为先生隐忍吞泪的呐喊。

慢慢的,我开始表达自己的情感,开始对先生说出内心话。但即使是小事情,先生也是异常固执,例如:洗碗。为了让他心甘情愿洗碗,我花了超过五年的时间。先生是几十年来,从来没做过任何一件家事的人。因此,要改变他,要花很多时间也是自然的。但问题是,并非只有洗碗这件事情而已。我们夫妻间累积起来的不平等问题实在太多了,就连洗碗这件小事,也要花这样长的时间。再加上,每次我们有冲突时,先生都跟铜墙铁壁般完全不为所动。我突然意识到要一个个解决所有问题,是不可能达成的任务。光洗碗这件事就花了五年,那要到哪年哪月才能全部改变呢? 我不想这辈子整天都跟先生争吵。

我觉得无论再怎样做,先生的态度也不可能改变,或许只有离婚这个方法。

第一次有离婚这个念头是先生外遇的时候,可是当时的我没有勇气跟先生提出离婚。因为太过害怕,所以即使说了,听起来也只是“亲爱的,不要再让我伤心了。”这样诉苦的话罢了。说真的,离婚对于当时的我来说是完全无法想像的,那是多么可怕的事情啊!再来,我也没有可以一个人生活的自信。因为我太过软弱,好像没有先生就无法过日子,所以面对他的外遇或其他霸道行为,我一点也不敢正面去对抗。他从来不认为要反省自己的行为,也不觉得需要改变。这是先生一直以来的态度。对于我对他所说的辛苦,在他眼中不过是牢骚或唠叨而已。对于家事完全不关心,对于自己该享受的权利认为理所当然,但对于自己加害在妻子身上的不平等对待,却装作看不到。因为他认为妻子对先生必须要完全的忍耐和理解。

婚后没有先生陪同的我,一个人走得又寂寞又痛苦。突如其来的痛症象征着我长久以来独自忍受的事情。再也不能让自己再心痛了!我一定要结束掉先生总是不在的不完整婚姻。

为了可以这样做,首先我必须摆脱经济上对先生的依赖。如果现在马上离婚,我连房子的一角也没得住,至少我要有可以租房子的钱。


图片|来源

孩子们随着年龄增长,学费的支出也越来越多。身为上班族,先生不管孩子已经长大,需要更多支出,每个月给的家用还是一样。当我因为孩子学费支出变多而抱怨生活费不够时,先生却说:“难道妳要我去当小偷吗?”我实在不想跟他理论,只好节省家用,也因此自己很难存到私房钱。

然而,想要独立生活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要有钱。如果要等到家用比较充裕的时候再来存,实在太难了。因此,即使是很小的钱,我也必须开始存。也是从那个时候起,我为了减少不必要的开销开始记帐。开始工作后收到讲义费时,也另外存起来。我真的什么也不花,只顾着认真存钱。就这样,六年来我存了五十几万。(推荐阅读:如何过理想生活并承担风险?达成经济独立的四个方法

“女人要独立,首先必须要有钱。”我真的深深体会到这句话的重要。这是为了离婚后可以独立生活存到的一笔小钱,却给予我很大的力量。因为有了这笔钱,我慢慢的敢说出自己的内心话。

接下来,要好好计算一个人生活所需要的生活费。我查了一下套房的租金,在首尔附近的话,大概是五千块左右。离捷运站远一点的话,约五到八千块就能租到不错的房子。如果一个人生活,戒掉咖啡,每天的餐费也控制在二百块之内的话,应该没有什么问题。一个月的餐费算八千,手机费、水电费,以及其他杂费约五千,租金约五千到八千,这样算下来,一个月需要的总金额约二万块左右。我觉得只要有了这笔钱,就可以独自生活了。如果更节省,租郊区便宜套房的话,一个月只要有一万三至一万六千元就足够。

经过这样具体的计算,我更加有信心了。我甚至买了定期储蓄,每个月只要缴五百多块。希望在将来,可以用自己的名字买下一间小公寓。这时候,我才知道自己有没有经济能力这件事情,即使没有离婚,在心理上也是非常重要的。

在梦境中出现钱的话,代表能量和力量。而在现实生活也是如此。钱成为“我的能量,我的力量”。对于我来说,只要一想到自己拥有五十多万,内心就特别踏实。过去觉得没有先生就无法生存的恐惧,还有自己无法独立生活,如同小孩般的依赖感通通消失了。

等存到可以独自生活的基本金额后,过去那个总是感到害怕的小孩总算长大,感觉自己是一个成人了,那种茫然的感觉终于消失。

如今,即使离婚,我也有信心可以独自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