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金英朱写婚后做人媳妇的辛酸与反思,当女人的话语权在父权价值观中被噤声,落在肩上的都是沈重的义务。

婚后的夫家就如字面上的意思,真的是“ 先生的家”。夫家虽然位在市区,但是先生的家族从很久以前开始就住在这里。所以只要走出家门,很容易就可以在路上遇到分不清楚辈分的亲戚。周末,叔公、姑婆等亲戚经常会来公婆家见先生的祖父母。

婚后两个月的某天是祖母生日。十二月凌晨五点,外头还漆黑一片,公公把大门外和玄关的灯全打开。凌晨六点左右,天慢慢亮起来后,住在同一个社区的亲戚、邻居家的爷爷、奶奶、叔叔、阿姨们开始陆续来访。这是我生来第一次见到的奇特景象,在家里请客设宴竟然从凌晨就开始,我十分讶异。一、二楼的客厅和每个房间都摆满了早餐。客人们吃完早餐后,我们就要马上准备年糕、水果和零食。紧接着,又要准备午餐。

祖父母的生日是家族中最大的活动。因此,从一周前就要开始准备。从凌晨开始,马不停蹄的准备餐点,已经够让人疲累了。除此之外,每当有客人到时,因为我是新媳妇又会被叫过去打招呼,向我介绍这是住在哪个地方的亲戚。等我打完招呼后,又有不知道是谁的新客人来。接着,我还要去厨房帮忙准备食物,一楼和二楼又不时传来需要更多下酒菜的声音。客人们用完早餐,通常会继续留下来再吃午餐,到了晚上,又会有其他亲戚来访。(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月薪娇妻,家务工作这么累为何没钱拿?


图片|来源

我一直招待客人用餐直到深夜,自己却没有好好吃过一餐。过了用餐时间,自己去角落坐下吃饭也很奇怪,中间有空闲的时候,我只想回房间让忙碌了一整天的双脚好好休息一下。就这样,持续了两三天,我一餐正餐都也没好好吃过,但谁也不知道这位刚结婚的新媳妇因为一直忙着做事情,连饭也没吃。大家都在忙着招待客人,我也是第一次遇到这样大的活动,忙得昏头转向。就在某天的晚餐过后,又要起身准备其他餐点时,我突然昏倒了。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到了医院,一醒来就在急诊室里了。

在夫家存在着看不到的顺序,男人和女人的顺序更为明显。当大家都聚在一起的时候,男人声音很大,基本上听不到女人的声音。当然姑婆们例外,她们大声说话或大笑没有关系,但如果是大姑们就不行,公公会出声责备。理由是女人的声音不可以传出墙外。

家里有事情或是有活动的时候,只有公公、姑婆和叔公们能出意见。婆婆和婶婆是不能参与的。婆婆和我只能准备茶和点心,等他们讨论结束后,公公才会把讨论内容告诉婆婆,然后交待要做什么。

用餐也是有顺序的。祖父母和公公先吃,接着是叔公和姑父等男人,再接下来是长男和姑婆、侄子们用餐。媳妇们和女儿必须先帮男人们准备好足够的酒和菜,并被差遣好几回之后,才能跟婆婆坐下来吃饭。这时候,我也可以坐在角落吃饭。但排在最后顺位的我,只要男人们需要酒或其他东西时,就必须起身准备。这样来来回回几次之后,即使再次坐在餐桌前,饭菜也已经冷了,我也没有胃口吃了。这时候,先吃的人也差不多用完餐了,而还没好好吃饭的我,也就必须先去为他们准备水果或点心。

公公是长男,下面有四位叔公和四位姑婆。婆婆当年结婚的时候,公公最小的弟弟才两岁。可以说公婆是把小叔公当成自己的小孩来照顾。公公的弟妹们跟一般家族不太一样。他们大多数住在附近,随时都会聚在一起。亲戚们一聚在一起,通常会在家里住个两三天。如果遇到年节或生日,还会再多住上几天。当大家聚在客厅吃饭喝酒,或是玩各种游戏的时候,身为媳妇的婆婆和我就必须在厨房和客厅里来回忙个不停。亲戚们来到家中时,小叔通常待在二楼自己的房间内,大姑在厨房帮忙。我的先生因为是长男,需要跟长辈们待在客厅。我的小孩跟大姑的小孩会自己找个房间默默玩耍。

结婚八年后,我总算跟公婆分开住了。当时先生极为反对,最后我跟他约定,每个星期五到星期日都会回公婆家,他才同意。搬出去后,我每周都遵守这个约定。每到星期五,小孩从幼稚园回家之后,我就会带着他们回去,直到星期日吃完晚餐后才离开。大儿子上国小之后,改成星期六再去公婆家,慢慢的变成只有星期日才会过去。但每周都一定要去公婆家,让我感到厌烦。


图片|来源

去公婆家做的事情跟之前并没有差异。周末就像住在一起的时候一样,在自己熟悉的厨房内准备食物。其他时间则是在客厅陪公婆看电视,度过无聊的时间。然后,吃完晚餐之后,就回到自己的家。当然跟之前住在一起相比,还有一个可以回去的家。正因为还有一个独立的空间,我才有力气可以忍受在公婆家度过的时刻。但这种力气也慢慢在消失,反之逐渐累积起来的是,每个周末都要去公婆家的负担。就像上班族会有“ 星期一症候群” 一样,我得到的是周末就想逃避的“ 周末病”。(推荐阅读:一封媳妇写给公婆的辞职信:剩下的日子,我想为自己活

去公婆家不是我决定的,而是“ 一定要做” 的义务,因此我才会这么痛苦。但公婆对我很好,我实在无法对他们表露心思。再加上,婆婆每次都会准备大包小包的东西让我带回去,我因为无法拒绝总得收下来。先生则跟我不同,他的生活自由自在,经常因为星期日要运动或聚餐而没有去公婆家。先生不去的时候,我一想到公婆可能会想见孙子,就不得不自己带小孩去。慢慢的,我也会找些藉口或其他事情而不去。只要跟公婆说无法去之后,那个周末就好像是我的假日。但一到下周的周末,就会产生不得不赶快过去的压力。

在公婆家,媳妇的日子充满着压力和无趣。这个角色太过沉重,是我想离婚的第一个理由。因为只有离婚,才能摆脱媳妇这个角色。当我终于交出辞职信之后,我想我终于可以跟夫家所有亲戚都断绝关系了。不,应该说我再也不想去公婆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