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张懋禛牧师,他用七张信纸向父母出柜,并且创立欢迎所有人的教会,体现爱的包容与接纳。

文|Sunny Leung

张懋禛牧师是台北真光福音教会的创会牧师,这间堂会标榜接纳所有的人,不论是同性恋、异性恋、离婚、单亲、HIV 带原者、精神病患、药/毒戒瘾者等,总之是主流教会所排挤的,真光福音教会都欢迎。但这间堂会最特别的是张牧师本身也是一名同性恋者,而从他成长到成立真光教会的生命故事中,我见到的是上主一步又一步的拖带着他去走这条恩典之路,预备他去服侍台湾内的弱势群体。


G 点电视制图

决志与发现

张牧师成长于一个牧师家庭,从小就在教会长大,但他真正决志信耶稣是在国中 15 岁的时候,那时他开始思考自己与神的关系,同时亦对信仰思考产生兴趣。他在那时回想起小时候曾从家里三楼高的阳台跌了下来,但竟然没有死去而只是受伤了,让他觉得是上主要在他身上成就大事才保存了他的性命。另外,有次他曾试过因偷东西被老板捉到,在他惊惶失措时父母却立刻赶来为他付罚款及原谅他,让他体会到被原谅的感觉,还有自己的罪由他人来付代价,就像耶稣在世人还作罪人时就原谅他们且为他们付代价一样,所以他便认真相信这位神。

一位弟兄在营内主动向他表白说喜欢他

张牧师在 1993 年 18 岁时发现自己是名同性恋者。在一次参加教会夏令营会时,一位弟兄在营内主动向他表白说喜欢他,当晚他们便发生了一些身体接触,他们那时都觉得这些行为是不可接受的罪,所以他们便一起祈祷认罪悔改,但同时他亦发现自己对与同性有亲密身体接触并不抗拒,所以他就开始怀疑自己可能是同性恋者。牧师向我说,他回想自己从小在教会中与兄姊互动时,总会对弟兄比较有好感,甚至试过在参与青少年团契后很想念某位弟兄,他开初以为这只是主内弟兄的情谊,但后来就发现这是恋爱的感觉。

成为台湾大学与教会界的同运先驱

后来在大学读书时,牧师有一个很有趣的经历,就是有同班的同志基督徒朋友向牧师表白,这才让他开始接触更多的同志信徒朋友,但那同学认为基督徒与同性恋者这两个身份是不能并存的,无奈地觉得同性恋者可以继续相信耶稣但不能再留在教会,所以这亦引起牧师的好奇心,驱使他在大学的图书馆和一些基督教书房去寻找有关信仰与同志的资料。(推荐阅读:台湾基督徒夫妇的婚礼致词:如果你们祝福我,也请祝福同志的爱

因为当时同运在台湾只是刚萌芽,所以大部分从国外翻译回台湾的同运文献与资料也不是最更新的,而当牧师将这些国外的知识或同志处境分析与自己比较时,却发现这根本与自己的经验不同,就开始质疑这些资讯的可信性。同时自己开始没参与教会的聚会,因台湾的教会在那时候也开始接触并讨论同性恋,但这样的讨论大多都不是很正面,这让他感觉教会彷佛在讨论自己一样而令他感觉非常不舒服,所以他便暂时离开教会。

在那个同志不太能够露面的年代,第一次聚会已有 12 位朋友参加,一年后成立“同光同志长老教会”。

可是因为台湾的大学界在那时期正值同志平权运动的开端,所以在大学学府环境中也会有不少关于平权的开放讨论。牧师当年就读台湾政治大学,因得知台湾大学那边有地下同志社团,便认为自己的大学也应该设立类似的社团,所以他便在自己的大学内成立首个同志社团“陆仁贾”,而这个社团到现在还在运作中。

及后他的社团加入了“全国校园同志团体行动联盟”并参与筹办联校的同志活动“校园同志苏醒日”,在机缘巧合下认识了另一大学的社团干部,发现他碰巧亦是牧师的儿子,在一番讨论后他们觉得应在台湾成立一个同志基督徒团契,因得知在台湾长老教会中有一位杨雅惠牧师,刚从美国读毕神学回国亦是支持同志的牧者,所以便与她主动联络并一起在 1995 年成立台湾本地首个同志团契“约拿单团契”,在那个同志还不太能够露面的年代,他们的第一次聚会就已经有 12 位朋友参加,所以在一年后便因发展迅速便成立了台湾首间同志友善教会“同光同志长老教会”,一班同志基督徒始终能够在同光教会中过着不被压迫的教会生活,同时亦能够彼此鼓励和同行。牧师在同光担任执事和长老的服侍直到 1998 年暑假后便出国读书。


图片|来源

向父母出柜

牧师在进行校园同志平权工作时,其实并未向父母出柜,但因为自己与他们关系很亲密,他不想对他们有任何的隐瞒,他想让父母知道自己在做甚么,所以便在 1996 年间鼓起勇气用写信的方式向他们出柜。牧师当时写了超过 7 张 A4 size 的信纸来向父母出柜,父母在一开始很自责,觉得是他们不够爱他所以才会这样,同时感到震惊和难过,亦担心他在未来的生活可能很难捱,会承受很大压力。但让人感动的是,他的父母亲亦表示不管怎样,他始终是他们所爱的孩子,他们对他的爱永远不会改变,并提醒他说“不论你做什么选择,也不要离开上帝。”

不论你做什么选择,也不要离开上帝。

其实父母在之后也曾问过牧师有否想过改变自己的性倾向,但因为他已经试过和女生拍拖但真的不适合,而且他在参与同志运动时亦曾误以为台湾的“走出埃及协会”是支持同运的,所以便联络协会交代想成立同志团契的想法,后来他才知道该协会原来是想要对同志进行转换治疗(俗称拗直治疗),亦知道他们所作的手段令人难以接受,所以便回应父母说他不想参与这样的改变计画,而在几年后父母亦慢慢的接受他是同性恋基督徒的事实,现在牧师与父母的关系仍然很好,他的父母也很支持他所做的事工。

接受呼召与建立真光福音教会

在牧师到美国读书期间,他接触全球最大的同志友善教会“大都会社区教会 Metropolitan Community Church(MCC)”,就在一次参加 MCC 总会会议时受到神的呼召要全职事奉。牧师其后在 2002 年回来台湾,本来想再回美国读神学,但因签证问题所以便留在台北的台湾神学院读神学,他当时没有在教会界公开同志身份,毕业后亦到过台湾基督长老教会总会的研究与发展中心工作。

其后牧师因为有建立一间欢迎所有人(不再只是为同志)的教会的想法,便另外和他的伴侣一起成立了真光福音教会,以服侍更多不同的信徒与传扬福音。现在的真光福音教会已成立了超过 10 年,其中三分之一的信徒是异性恋而其他的是多元性别的朋友,教会亦设有儿童事工,有来自一般家庭的孩子,亦有来自单亲家庭和同性家庭的孩子。而牧师没有想到的是,近来亦有越来越多异性恋信徒过来参加真光的聚会,因为他们都不喜欢台湾教会对同志如此激烈的反应,想要寻找一间接纳所有人的教会去参与。(推荐阅读:马来西亚同志牧师 欧阳文风:“我无法选择性取向,但能选择不自欺欺人”

不用批评论断对待非主流信徒,真正体现基督爱与合一精神

而因为真光不会用批评论断的方式来对待非主流的信徒,所以就像一开始提过的,有不少曾经离婚、单亲、精神病患、HIV 带原者、药/毒戒瘾者等各种不同背景的朋友来参与真光的聚会,真正体现了在基督内的爱与合一精神。真光福音教会在过去 10 年来也曾服务香港、内地、马来西亚、澳洲、巴西、美国、加拿大等地的同志友善教会,接下来几年的目标是将真光建立为更家庭走向、服务更多的多元化家庭的教会,并到台中建立新教会。

张牧师不只曾是台湾同志平权的参与者,更是推动台湾教会界中接纳同志的先锋,他突破自身性倾向和宗派的藩篱,不论在平权上还是在牧养上,都活出了耶稣基督那种无条件的爱,他的所作所为正是我们每一位基督徒的榜样:关心那些在边缘的群体,并努力将他们带进去基督里的共融。其实共融一词的意思正是团契,所以让我们也彼此鼓励,学效张牧师去活出基督里真正的团契,一个接纳所有人的团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