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们以“居礼夫人”称呼她,历史上她的名姓从不被世人记忆,她的成就总不能与男人脱钩。她是一战英雄、她是首位获诺尔奖之女性,她是——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从看见她的女性影响力开始,让女性身影于历史现身。

18 岁那年,她不被波兰正规高等学院录取,只因她是个女人。

到处打工攒钱,1891 年离乡到法国求学,研究物理。26 岁回到祖国波兰,想从事教职,将习得知识回馈国家,克拉克夫大学以她是女性为由,婉拒了她。

1903 年,瑞典皇家科学院授予亨利・贝可勒尔、皮埃尔・居礼和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诺贝尔物理学奖。玛丽亚成为历史上首位被授予诺贝尔奖的女性。

尽管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几乎是独力发现第二放射元素“镭”并做出研究,提出实质论述的科学家,颁奖致词中,贝克勒尔仍表示:“居礼夫人的贡献是充当了皮埃尔・居礼先生的好助手,这有理由让我们相信,上帝造出女人来,是配合男人的最好助手。”

我从来不曾有过幸运,将来也永远不指望幸运,我的最高原则是:不论对任何困难都决不屈服!

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

一路走来,她在科学上的才智与成就,因她身为女人而被打压埋没。人们称她“居礼夫人”,称她为皮埃尔・居礼的妻子,她的成就,甚少与她从属男性的地位脱钩。(延伸阅读:性别观察|还给居礼夫人她的名姓,为何女性们很在意

她,本名叫做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出生波兰,是执着耕耘的科学家,也是无私贡献的梦想家。

她将波兰藏进元素名,纪念被瓜分的祖国

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礼(波兰语:Maria Skłodowska-Curie),是位放射性研究先驱者,首位获得诺贝尔奖的女性,也是巴黎大学第一位女教授。

离开祖国到巴黎求学的日子,她遇见了法国物理教师皮埃尔・居礼,28 岁那年与他成婚。

婚礼仪式上,她没有披上白纱,穿着一身深蓝色套装——那也是她往后多年的实验工作装,就这样完婚,婚后,她坚持不舍弃自己的波兰名,坚持以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礼自称。


图片|来源

1898 年七月,玛丽亚与丈夫皮埃尔・居礼从数吨沥青矿中发现一种新元素,居礼夫妇把这种新元素命名为“钋”(Polonium),名素名称里藏有波兰的字根(Po),藉由命名,玛莉也把对祖国波兰的追念,放在留名历史的新元素里头。

发现钋元素之后不久,1898 年 12 月 26 日他们在研究中发现了第二个元素,并将之命名为“镭”(radium),它的拉丁语原意是“放射”。而此一元素,也成了现今我们运用在癌症的放射治疗法中。

发现镭元素后,许多美国的矿业公司来信询问居礼夫妇提取镭元素的详细步骤,当时因为做研究而几乎花光积蓄的居礼夫妇若为他们的提炼工艺申请专利,进而售出专利,便能获得可观的财富。

但是,玛丽亚却非常坚定地表示,科学是属于全人类的,不应该用它来获得财富。

随后,便无偿地把提炼镭元素的手法告诉矿业公司,这些公司也确实提炼出了具有质量的金属镭元素,并在往后人类世界里被广泛运用。

我不是波兰荡妇,女人能功成名就也能欲望情欲

就在居礼夫妇发现镭元素获颁诺贝尔奖的三年后,1906 年 4 月 19 日,皮埃尔・居礼在路上被马车撞到,当场身亡。

在丈夫过世后,保罗・朗之万无意间闯入了玛丽亚的生活。朗之万比玛丽亚小 5 岁,是皮埃尔・居礼的学生。历经丧夫之痛,朗之万成了玛丽亚生活中陪伴的好友、工作上给予支持的夥伴,在人生顿失所爱的时刻,朗之万一步步陪着玛丽亚重拾生活,独自扶养女儿。

互相陪伴的时间长了,友情升华成了爱情——但当时朗之万已是有妇之夫。

当时,朗之万本身的婚姻存在极大的问题——他的妻子未受过教育,不支持朗之万进行科学研究,只期待他挣钱养家。学识上的悬殊与价值观的落差让两人感情出现裂缝,暂时分居。

与朗之万热恋期间,玛丽亚时常在与朗之万的私密信件里,裸露描写自己对情人的思念与想念他每次造访的甜蜜。强烈地展露出自己对性的期待与拥有爱人的渴望。


图片|来源

这些信件后来被朗之万的妻子发现,并公诸于世。

尽管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是个女人,也应理所当然地拥有情欲。但在当时民风保守的父权社会里,热切渴望情欲的女人是不被允许的,她就此被卷入恋情的八卦风波,并被钉上“波兰荡妇”的骂名。

事件爆发后,当时玛丽亚正在比利时参加学术会议。回家后发现家门口群聚了愤怒的群众,向她的家投掷石头。过去与她合作的法国科学家们,也联名写信,要求她离开法国,其中包含了她一直以来的忠实夥伴——保罗・艾培。

保罗・艾培的女儿为此与自己的父亲发生了争执,她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玛丽亚・居礼是个男人,这一切都不会发生。”玛丽亚一生的挚友爱因斯坦,也写信声援玛丽亚,他提及,“如果两个人相爱,那谁也无权干涉。”

在玛丽亚成为众矢之的同时,朗之万回到妻子身边,妻子甚至允许他拥有一位年轻的学生情人。相较于朗之万,民众对玛丽亚的怒气始终高涨,为逃避骂名压力,之后的三年,玛丽亚住进了一家修女开办的医院远离世俗。

人类需要梦想家,我们必须看淡名利

玛丽亚与朗之万的八卦风波,因 1914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而渐渐落幕。

尽管过去曾遭法国民众怒斥荡妇,甚至联名要将她赶出法国。在面对战事爆发的当下,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诺贝尔奖牌拿到银行,希望能捐给法国政府帮助打赢战争。

得知银行拒绝熔掉这些象征她科学荣耀的奖牌后,玛丽亚还批评了军官们具有狭隘的拜物主义。二话不说地,就把自己所有的积蓄以及诺贝尔奖奖金,拿去买了法国的战争债券。

一战爆发,居礼夫人意识到 X 光射线技术可以被用于战争中,拯救许多伤患。于是,在整个战争期间,她亲自指导和设计了 20 多辆 X 光移动检测车和 200 多套固定的 X 光检测设备。

为了说服政府和军人们相信 X 射线能够有效地帮助军队检查伤员的伤势,玛丽亚不顾生命危险,开着车变直冲战争前线,让负伤的士兵上车检查。


图片|来源

因战争而残留在伤兵身上的子弹、榴弹炮残片,在 X 射线的照射下一览无遗,提升了外科手术的精确性,也减轻了伤员的痛苦,挽救了无数生命。

玛丽亚不顾自身安危,倾尽全力协助法国的人道主义行为,让军官和士兵十分佩服眼前这个娇小的女人,他们把玛丽亚开的那辆小卡车,亲昵地称为——“小个子居礼”。

1918 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终于宣布停战。

停战消息传来的那一天,玛丽亚彷佛获得了全然地喜悦,她立刻在自家窗户挂出了法国国旗,然后将“小个子居礼”开到街上庆祝。

1934 年,67 岁的玛丽亚・居礼,因长期接触放射性物质,导致恶性白血病去世。

在科学领域具有卓越表现的玛丽亚,一生共获得 10 项奖金,16 种奖章,107 个荣誉头衔,但这些名利对她来说都不重要。她的一位朋友回忆,某天到玛丽亚家做客,看见她的小女儿正拿着英国皇家学会颁发给她的金质奖章玩耍,惊讶地说:“居礼夫人,英国皇家学会的奖章是极高的荣誉,你怎么给孩子玩呢?”玛丽亚笑笑地说,

“我想让孩子从小就知道,荣誉像玩具,只能玩玩而已,绝不能看得太重,否则终将一事无成。”

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礼用她一生的经历,教育世人与自己的女儿——女人可以拥有思想、女人可以投身科学研究,女人也可以大方地表露情欲。

她曾对自己的女儿说,“在由男性制订规则的世界里,他们认为女人的功用就是性和生育。”但她把自己活成了一个翻转阳刚规则的典范,也让她的女儿艾琳从小理解身为女性,你可以争取并为自己渴望成为的样子努力——后来艾琳成了世界上第二位获得诺贝尔化学奖的女性。(推荐阅读:香奈儿的传奇一生:解放女性之前,她先解放了自己

玛丽亚的挚友,爱因斯曾如此评价她:“在所有的世界名人当中,玛丽亚・居礼是唯一没有被盛名宠坏的人。”她始终固守自我的信念,不忘记热衷研究科学的初衷,若这世界有为利益努力的实践者,也有一群人,专注无私地忘却自身利益,只为了一个更美好更崇高的世界而奔走。

人类需要善于实践的人,这种人能透过他们的工作,取得最大利益。但是人类也需要梦想者,这种人醉心于一种比工作更无私的理想与价值,他们专注其中,因而忘却了物质的追求与自身利益。

玛丽亚・斯克沃多夫斯卡-居礼

参考资料|来源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