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游泳国手唐圣捷重返运动场,参与国际同志运动会,此一现身不仅是为台湾争光,也希望让更多人看见多元性别,了解性别教育的重要性。

国际同志运动会(Gay Games)开赛首日,前游泳国手唐圣捷先是夺下“男子 400m 自由式”金牌,接着在“100m 混合式”项目摘银。重返运动场上,唐圣捷说,此刻不仅是为国争光,也是以运动员身份,为台湾的性别平权尽一份力。

早在宣布参赛之初,唐圣捷就受到各界关注,“被贴上标签也是可预期的”,但他说,自己并不害怕。事实上,从小在体育班长大的他,也曾因为阴柔气质遭同学霸凌,被贴上“娘炮”标签。(推荐阅读:运动场上的性别歧视:男人打排球很娘?攻击女生不要脸啦?

前游泳国手唐圣捷曾因阴柔气质遭同学霸凌,被贴上“娘炮”标签。如今以运动员身份重返赛场,为台湾的性别平权尽一份力。 联合报系记者郑清元/摄影

国中时的唐圣捷,个性文静,天生就少了运动员给人印象中的阳刚气概。下课时间,男孩们早已奔向球场打球,他却独自坐在教室看书、读报,离开教室也是和其他女同学去逛合作社。

“我的举止在他们眼中⋯⋯好像不是这么的‘熟悉’。”因为自己的“不一样”,唐圣捷在班上时常被同学揶揄、捉弄。某次他翻开课本,书页里被涂鸦上了“娘炮”、“娘娘腔”。

“那时候,你光坐在教室座位上,就可以感受到所有人正在用充满杀气、歧视的眼神看着你。”唐圣捷回忆。

体育圈不大,唐圣捷说,同届的队友们,从小三开始一路同班了十年,直到高三毕业。“别人总说体育班朝夕相处,队友之间应该要像家人一样,可以互相打气,分享训练时的辛酸泪⋯⋯但我不是。”早上,他不想去上学,放学,他只想赶快回家。

如此隔阂,是唐圣捷青春时光里,最大的遗憾。他说,那段时间,他把全身精力投入游泳训练,只因身体操累了,就能少忆起生活中的煎熬。

回顾唐圣捷的体坛成绩,曾拿过上百面奖牌;16 岁即打破全国纪录,是国内首位在 400 公尺自由式项目,游进 4 分钟内的选手。但在顶尖表现下——“我是想捍卫自己,向曾经欺负过我的人证明:对,我还有一个地方比你们更厉害。”

如今重提往事,唐圣捷说,自己的遭遇不能归咎是“谁的错”,“当时大家年纪小,来不及认识性别教育。”他也感谢,高三那年,他因为泳协疏失发生药检乌龙事件,若没有一起长大的同学们,在他身边陪伴、一路相挺,他难以走出低潮。

正因亲身经历过,唐圣捷相信,唯有性别教育,能阻止霸凌与伤害再次发生,“一个理想的社会,没有人该为自己的性别特质感到抱歉。”

若是此刻,仍有孩子像他当年一样,因为自己的特质而被欺负——“我会告诉他们,要坚持下去⋯⋯”话没说完,唐圣捷无预警把脸别开;回过头时,他已经红了眼眶。(推荐阅读:同志让我成为更好的人:我是直同志,我就是他们

抢在眼泪落下前,唐圣捷深呼一口气——“我会告诉他们要坚持下去,因为这个世界比你想像中的更美好,你也比自己想像中的更勇敢。”


台湾首次派队参赛国际同志运动会(Gay Games),拿下 10 金 5 银 3 铜佳绩。图/台湾同志运动发展协会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