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作者解析蔡明亮导演《天边一朵云》,如何以 A 片为主轴,刻画现代人如隔层保险套般的感情。

2018 第二十五届台湾国际女性影展,将于 10 月 4 日至 10 月 14 日登场。于此,我想分享自己最喜欢的一部国内女性主义电影:蔡明亮导演的《天边一朵云》(2005 年 3 月 18 日在台湾上映)。

电影背景设定于水旱台湾。由于旱灾,人们只好吃西瓜解渴解热。水和西瓜是本片的核心符号:缺水,象征感情匮乏;啃西瓜,象征蹂躏情欲。蔡明亮导演在这部电影中探讨感情与情欲的对象,看似聚焦在AV男优(男主角李康生饰)与故宫解说员(女主角陈湘琪饰)上,实际上他想要表达的爱情困境,则是当代台湾人的处境。我相当同意高荣禧(2008:144)一针见血地批判:“现代人的爱始终是隔一层的,如隔层保险套般,它剥夺了受孕的机会”。

电影一开始就是穿着白色护士服的 AV 女优(夜樱李子饰)与身着白袍医师服的 AV 男优的性爱角色扮演游戏。首先,AV 女优躺在一张白色床上,她的生殖器被半边红色西瓜遮住。此刻的影像构图让人联想到“日本国旗”,暗指日本作为色情产业的重要国家。


图片|本文作者截图自《天边一朵云》

随着 AV 男优用舌头舔食西瓜、用手指插入西瓜,AV 女优的呻吟也愈加高昂。紧接着,AV 男优用手指加速抽动西瓜,西瓜的汁液喷满床,AV 女优的淫叫声也愈来愈大。最后,AV 男优粗暴地将一块又一块的西瓜塞进AV女优的嘴里,西瓜汁流满 AV 女优的眼睛、鼻孔、脸蛋、头发、脖子等身体部位,她在此刻也发出令人满足的呻吟。

接下来,蔡明亮导演以女主角为观点进行叙事,将观众号召自女性的观看位置。女主角在公园里遇见男主角而萌发爱情,紧接着,蔡明亮导演跳开剧情叙事,进入以女主角为情欲主体的歌舞剧演出:姚莉〈爱的开始〉


图片|本文作者截图自《天边一朵云》

映入眼帘的是国立故宫博物院前的蒋中正铜像,佐以艳丽的大型塑胶花。蒋公铜像象征巨大的男性阳具,女主角以性感华丽的舞蹈动作、不断抚摸铜像鼠蹊部来展现她欲求的(性)爱。蔡明亮导演将女主角的欲望,投射在歌舞剧里,使女性成为主动欲望的主体。她甚至以直视观众的眼神,翻转看与被看的权力不对等关系,使得观众也成为她凝视甚至是欲望的对象。

蔡明亮导演在电影里处理男女主角的爱情关系时,经常以嬉闹打笑的方式呈现,让男女主角间的情欲探索也成为一种表演。例如,男女主角的歌舞剧约会场景:洪钟〈奇妙的约会〉


图片|来源

跃入眼帘的是高雄左营的莲池潭龙虎塔。影片中,男主角身着女装,模仿女性约会的害羞阴柔气质;女主角则身穿类似卓别林的男装,夸张地展示阳刚气质。此一过程在在提醒观众,女性/男性特质是一层装饰、一副面具、一种伪装,人们可以透过模仿,表演当一个女人/男人意味着要做的那些事,同时呼应朱迪斯・巴特勒(Judith Butler,1956 年 2 月 24 日-)所谓性别是一种表演(performance)且可以流动(fluidity)的状态。

不仅是男女主角的约会,蔡明亮导演在拍摄 A 片场景时,也会透过歌舞剧来调度剧情。譬如,当 AV 男优焦虑于自己无法顺利勃起拍摄 A 片时,导演透过张露的〈静心等〉来展现 AV 男优不能勃起的困境。


图片|来源

在这个歌舞剧里,杨贵媚在厕所穿上强调女性胸部的尖锐三角锥,带领女舞者们共同追赶装扮成阳具的畏缩 AV 男优。她甚至以强而有力的凝视,看着观众。她充满力量的眼神,宣示着女性就是发言的主体。

电影的高潮即是在结尾。女主角不小心在 A 片工作现场,发现男主角的职业是 AV 男优,并亲眼看见男主角强暴 AV 女优的性爱场景。观众先是看见女主角站在窗外观看 A 片工作的拍摄现场,下一颗镜头即是 A 片拍摄的场面。这也就是说,蔡明亮导演透过营造女性观看 A 片工作场景的情境,让观众站在女主角的位置观看被解构的 A 片。于此,A 片的视角是一个主动观看的女人,摧毁了传统 A 片中男性对女性身体局部特写镜头,如脸蛋、胸部、性器官等固定的男性凝视公式。(推荐阅读:【女影影评】《Xconfessions》在情欲世界里,不要穷得只剩一根勃起阳具


图片|本文作者截图自《天边一朵云》

除此之外,观众还可以看见拍摄 A 片的现场工作人员在一旁打灯,甚至听见 A 片导演对男主角说:“躺下搞”、“快点”、“脚开点”等指令。蔡明亮导演在这部电影里,展现 A 片拍摄过程的刻意安排,直指 A 片是一种表演化、机械化、人工化的欲望展现,并批判 AV 女优的身体只是性爱道具,AV 男优的欲望只是商品而已。这也就是说,《天边一朵云》并不是呈现 A 片“本身”给观众看,而是呈现拍摄 A 片的“过程”。在这部电影里,蔡明亮导演在激起观众欲望的同时,又挫折观众的满足,好让观众有机会回到自身,省思 A 片内涵。


图片|本文作者截图自《天边一朵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