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社会有一白遮三丑的说法,作者艾莉莎出走世界,看见多元审美观底下,属于自己独特的美!

文|艾莉莎

在世界各地工作和生活已经半年了,以前还在台湾的时候,也都是外国客户居多,再加上社交圈,总是与不同文化的人们相处着。

身为一个以工作为重的单身女性,我从早到晚最容易被国外朋友问的,就是关于女性方面的议题,各式各样的问题这几年反覆地被问,从简单的,像是“台湾女生大部分都会想结婚吗?” ,或是很难回答的“在台湾男人是不是倾向女人该在家带小孩?”,再到非常辛辣的“在台湾女生喜欢发生一夜情吗?”⋯⋯当然这些事情,我认为都没有绝对的答案,最好的回答是“就我的经验来说⋯⋯”,或是怎么样的事情比例偏高。不同的文化也有不同的想法,所以讨论这些议题时,向来都是和平、有趣、和舒适的,直到有一个令我感到些微敏感的话题,而我的原先的观点也在讨论的最后发生改变。

那天,我们讨论着关于女人体态的话题,来自法国马赛的好友拿着高脚杯,翘着腿,把太阳眼镜挂头上,大方地说:“当然是要优雅”。来自瑞典首都的好友,画着淡淡的妆,带着一条银色项炼,穿着简单的黑色连身裙,若有所思的点点了头,“我同意,当然还有,自然也是一种美”。然后他们转头看了看我,把我从头到脚看了一遍,说了:“亲爱的,尽管你看起来审美观和我们没有太大不同,但我们仍然想知道关于你国家的文化,大部分的人有怎么样的审美观,特别流行什么?”


图片|来源

于是我想了想关于台湾的主流女性用品和化妆品,想了想商店里最流行的东西,我在一部分当中提到了在台湾美白是流行的,和欧洲不太一样,关于美白的产品总是很多,大部分的模特儿总是很白,也有一句话叫做“一白遮三丑”。当我说完这句话后,讨论的战争就开始了,我的法国朋友对于“白就是美”的单一价值极度反感,露出不悦甚至厌恶的表情。(推荐阅读:告别琼瑶式的女人想像:谁说女人一定要温柔乖巧?

当下,我回想了小时候的经验,我买过一些美白的产品,那时即使我知道我的肤色本来就是小麦色,再白可能也白不到哪里去,但我仍抱着孤注一掷的心情,买了美白化妆水,美白乳液,出门大太阳的时候总在待再屋檐下,不敢晒超过一个小时的太阳,又或者撑着阳伞才能到处去,而我也有一些台湾的女生朋友们和我做差了不多的事情。

为什么我以前要这样做? 

从小亲戚看到我的时候,总爱说:“你又变黑了!”但那语气从来不像是赞美,不像是说“哇~变黑了,很漂亮”,而是“怎么又变黑了?”是一种质疑。我的审美观也因此有了扭曲:“变黑”是一件不好的、应该避免的事。我变得不太喜爱自己的肤色,开始想要变得更白再更白,但其实这些年来我的肤色根本没有变很白过,因为我天生就是这个小麦肤色,除非我真的去做手术。

近年也曾在帮忙接造型案子的时候,被化妆师抱怨,“你要是白一点就好看多了”,让我生闷气,生她的气,也生我的气。为什么我黑了一点会让我被嫌弃?之后,也听过很多台湾男性对着女生指指点点,讨论着哪个女生的皮肤白嫩很美,而哪些女生的皮肤黑黑的没什么吸引力,却真的很少听见台湾男性说女生皮肤黝黑很美。

直到后来我在纽约住了一阵子,当我的小麦肤色皮肤不再总是被批评,而是常被人称赞很美,甚至 pizza 店的老板因为太喜欢我的肤色而请我吃了一块超大综合 pizza 之后,我原先的审美框架才渐渐被瓦解,因为他们给了我这 20 多年来不曾拥有的大量称赞。我学习开始用不同的文化视角,爱上自己的颜色,爱上了不论晒太阳前还是晒太阳后的皮肤,不论黑一点、白一点,不就都是自己的肤色吗?


图片|来源

于是,我学会了欣赏自己,喜欢看着镜子欣赏自己身体的全部,逐渐爱上了各种样子的自己,不再轻易追随他人的审美观,我告诉自己,我值得自私的忽略他人对我的审美意见。我满意我自己,可以大声说我爱我的肤色,我爱我的风格,我爱我身为一个女孩子,我爱对自己有自信的感觉。

这时,我才想通为什么我的法国朋友会这么不悦,因为这是一个对女人很不利的一个偏见。

肤色的歧视,影响很深。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天生的肤色的变化范围,而这样的肤色若不受到他人的认同,或是常受到歧视,那么将会是一个人信心失落的开始,更何况很多女孩子是在年纪还很小的时候就被亲人或是好友这样说,就算表面上说不在意,内心深处的小角落的能还是会痛的。(推荐阅读:壮女孩的骄傲:审美标准,我自己说了算

最后我的法国朋友道出了一句我意想不到的话:“好啊~那么讲求公平的话,对女生很多人觉得这是美,那你们的社会是不是也觉得男生白一点比较帅?有没有“一白就变帅”或是“一黑就是帅”的俗话?”她这番话逗笑我了,让我由深思的微微愁眉,变成豁然开朗的大笑。

以二三十岁的年龄层,我身边的朋友家人们来说,就分成很多种,有的喜欢如同韩国明星般白白嫩嫩的男生,有的是喜欢阳光型皮肤微深会运动的男生。还有其他细节,有的人喜欢高高壮壮肌的肉男,有的人喜欢瘦瘦可爱的男孩,有人喜欢文青的艺术类型⋯⋯。相较来说,讨论男人的时候比起讨论女人来的有趣多了,因为每个人对于每个细节都有着不一样的意见,和差别很大的品味,常常我们在私底下聊天的群组,吵着怎么样才是真正的帅,但从来就是没有相同意见的。

我想,每个人都有不同的帅气与美丽,值得被欣赏与爱护。我也期待社会能改变对于女人苛刻不公平的外貌审美单一框架。以台湾女生的坚强和独立,慢慢的会变得越来越好,就如同我们对性别的友善态度一样,我很骄傲的告诉我的法国朋友,台湾将会是第一个开放同志婚姻的亚洲国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