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Fanning Tseng 读疼痛与甜美并存的故事,用自己的生命经验回应,替你写字。生命里彼此错过的爱情,教会我们往后为爱豁出去的勇气。


图|作者提供

先说,这位故事的主角已不在。

后来才知道他喜欢我永远咧嘴大笑的能量,而我对他总是背着相机的背影感到神秘。第一次见面我大四,他则是病愈复学的博班学长。当时的我们以学长学妹称呼彼此。有次他把相机递给我,相机画面里是我没有形像的笑脸,是你立马想要删掉的那种!但奇怪的是,我却开始对这位传说中的学长渐渐有了好感。

毕业后我北上面试,给我最多建议及自信的是他。第二个公司也是最后一个面试结束后,他意外站在门口等我,问我:“急着回高雄吗?”

交往后,我已开始在外商公司上班,他还在等待博士论文最后的修改。我在新竹,他在台中。虽然他不在身边,但是他最能体会我刚进入外商时期的痛苦成长。

每个礼拜五,最期待的就是可以见到他。周末我们骑着摩托车四处玩,或是偷偷在没有人的实验室约会,或是在家看一整天的 DVD。然而,最痛苦的则是星期天,因为我或他就得搭上最晚的那班车回到残酷的现实,而我总是像个孩子任性哭个不停。(推荐阅读:【Mika 的远方风景】一场意外远距离:为爱失去平衡,是平衡人生的一部分

一年后,部门老板决定把我送到瑞士受训一个月,一方面他替我开心,一方面却也担心这个月的思念。我终究还是搭上了人生第一次的飞机与旅途来到了瑞士。好山好水好景色,沈浸于这一切的同时,突然 MSN 传来讯息,他必须跟他的气功老师一起回宜兰一阵子。这一阵子要做什么他并没有太多解释,我也负气不问他。

我们都知道,存在我们中间的结是什么;气功老师的女儿曾经是他交往多年甚至论及婚嫁的女友,要不是曾经那场病,我想也没有现在这个关于他的故事。

多次争执后,我知道在他心里,没有人可以跟这位比亲生父亲还亲的气功老师比拟。他的任何一句话都是无从反驳的圣旨。在瑞士的一个月,每天过得充实也无比忙碌,回到饭店都累得写完报告关上电脑就倒头呼呼大睡。周末同事们更是把我的时间排得满满满,一下子市区观光,一下子古堡,一下子湖光山色,晚上夜店的体验,说什么都不让我这不识酒滋味的小妹妹提早开溜。也就这样,忙碌加上赌气,这段时间我没再登入 MSN。

回到台湾,一切景色的改变让我还没调适过来,计程车停在我新竹的租屋处,打开门却看到他脸色奇惨坐在一楼阶梯。惊讶他的出现,也担心他身体不舒服吗? “石头,我感冒。”石头是他常叫我的小名 。“感冒怎么不在家休息?”我一边拖着行李一边问他。一直喊没事的他回到我房间便一倒不起,高烧不退让我吓坏了。

就这样,从急诊到加护病房,来来回回这半年多的日子,他再也没有踏出过医院。而我的生活也因为他有了极大的转变。医院在台北,每天新竹与台北两头跑的日子,让我精疲力竭,经常突然接到电话又转到加护病房时,我就立刻请假直奔医院。因为这样,公司人事部再也看不下去对我发出警告,直属上司法兰斯知道我的难处帮忙 cover 了一段时间,甚至允许让我提早下班。法兰斯的信任与帮忙看在别部门的眼里我就是在享特权,处处刁难我。

长时间睡眠不足,加上工作上的压力,医院来来回回跑腿买需要的用品,看着他妈妈低头握着我的手,终于我也崩溃了。躲在医院的厕所,我大哭了起来,想着上帝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最后,他终于敌不过病魔,电话来了病危通知。看着因为打进各种药物而导致脸浮肿到不行的脸,我一度怀疑他还是我所认识的同一个人吗?家人全来了,大家开始哭泣了起来,他妈妈紧紧握住我的手,我甚至不敢再看那已经发青的脸,痛苦地觉得难道这就是死亡?

脑海里不停闪过我们开心大笑,伤心吵架的瞬间。当时的我害怕地只想逃离那个空间。最后,他离开了。无法正常工作的我也离开了新竹, 来到了台南,重新开始。

一次周末在家上网,电脑突然登登登,一位不是很熟的同事, “Gigi,妳该让他走了,因为妳,他没办法去极乐世界。”看着萤幕,勉强自己收起来的眼泪再也藏不住。

这件事情发生在我大四跟跟就业的第一年,这么多年过去,即便我已经有了家庭,有了美满的生活,现在回想起,还是好苦涩,就像昨日才发生一般,那股痛楚还在我的心里,我想大概是我不想忘了他。也因为这件事,让我更懂的勇敢追求。

Gi Gi


图|作者提供

致 错过一个泛泪的微笑

亲爱的 GiGi,

念着你的文字,我想像你在萤幕另一头打下的这封信件。我知道,这封信是给那位喊你石头的学长。而我,帮你转交给了他。这也让我想起自己高二那年的心动时刻。

在高二那年因为担任美术股长,放学后还留下来布置教室制作海报,一个人在画报上涂鸦的时间很让人感到自在。那天回家时诺大的校园只剩下篮球场还有几个同样晚归的学生,远远地看不清楚,只瞧见人影。要步出校园得经过长长的椰林大道,那是学校颇引以为傲的一条绿色长廊。后头传来男生的声音却是叫着另一个人的名字,我没有回头。突然脚步声接近,肩膀被拍了一下:“叫你呢。”

我一回头才觉得奇怪。“啊,对不起,以为你是同学。”我看了他的学号,是高三的学长。“没关系。”我笑着回话,偷偷多看了他一眼。学长高高的,蓄着郭富城的发型,带着一副圆形黑框塑胶眼镜,笑起来嘴角旁有两个小酒窝。他道了歉,然后快跑出校门,我才发现他跑动时候的双脚拐拐的。

隔了好久,有天中午和同学到校门口领私定的便当,看到那位认错人的学长就站在一旁,我假装没看到他,怕他根本不记得我。“是你吧?”学长的声音传来,我转过头。这下好了,还得假装先不记得他才行。“上次把你误认为我的同学,忘啦?”他一边笑着,一边推推眼镜,眼睛眯成两条弯月。几个月过去,从夏天到秋天,他倒是把头发推短了,看起来很有朝气。

“喔!学长好。”不知道自己装模作样的表情是不是很假,拿到了便当之后,就和同学离开了。“下次再聊吧。”学长在后头用气声大声喊着,我扭着手肘挥挥手示意。

从此我们两人好像约好了,常常在校园里遇见。体育课的空档、下课时间、到导师办公室领影印、放学的路上;后来我都大方地跟学长问好,因为当他遇见我时总是一副热情开心的表情。

一直到放寒假之前,一次在放学路上我们在椰林大道上碰到了,才交换了彼此的名字。他姓张,我姓曾;不过还是学长学妹地称呼。这次我们约好,寒假过后开学第一天午休结束的休息时间在脚踏车棚碰面。第一次觉得寒假这么长。

下学期开始,高三学生进入密集模拟考的升学季节。和学长大概两三天碰一次面,才慢慢开始认识彼此。他一条腿拐拐的是因为高一的时候出了车祸断了腿、而我家教很严放学后都得直接回家。有一次约好了碰面他却没有出现,害羞地跑到他的教室问了才知道他请病假,一请就是一个月。“好像发生车祸吧!”班上同学这么说。

再次见到,他脚打石膏拄着拐杖朝我走来。头发好长好乱,眼镜也垮垮地跨在鼻梁上。“你还好吧?”生病的人倒是先跟我问好。这才惊觉两人之间的连结这么少,我对眼前这位男孩的认识这么浅。这天两人道别之前,特意交换了电话,“不过你不可以打给我唷,我会被骂的。”离开前我还这么叮咛着学长。

离学期结束的日子越来越近,两人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不过只要能碰面都是让人开心的。我们聊天气、说考试、还有未来的日子。我发现自己欲发在意学长,常常故意绕道藉机会巧遇;从他镜片后的双眼,我似乎也感觉到同样的心意。不过,十八岁的男孩和十六岁女孩的未来其实很单薄,模拟考和月考可以过关已经让人手舞足蹈。

联考前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约定好放榜那一天在学校碰面。不是上课的日子我可是撒了一个好大的谎才出得了门。远远地就看到了学长,我竟然失态地跑向他。他见我跑了起来,也一拐一拐地急步走来。然后彼此在一大步远的距离都停了下来。

“我考上了,到嘉义。”因为再次车祸的关系,功课荒废了好一段时间,后来紧紧追上进度可以考上理想的学校,学长很是开心。不过这样就不能常常见面了。我在心里想着,不敢说出口。“有空我们到嘉义玩?”那天我们在认识了快一年之后,终于偷偷地手牵着手在椰林大道上漫步,走出了校园到附近的冰果室喝西瓜牛奶。并且约好他搬到嘉义之前再碰一次面。

学长的手很粗、却很温暖,尽管两人只是以虎口式相握,那股紧张之情都还是传到了对方手掌。不过那却是我们最后一次碰面。约好本来碰面那天,向我走来的是学长的同学,递给了我一张纸条。米黄色纸上有着横条文,学长用细细的铅笔写着:家里有事,无法和你碰面。又不能打电话给你,只好写纸条。不过你可以打电话给我喔。”几天后我偷偷打过一次,不过是学长家里长辈接的:“他不在喔,去读书。”用台语这么交代。

之后,我再也没有见过他或是听过他的声音。


图|作者提供

如果我们当初在一起

没有生离死别、甚至没有承诺约定,就连最后的告别都是以一张纸条来划下句点。升上高三之后,我依旧是美术股长,还是替班上做教室布置,也常常想起那位跛着脚的学长。回忆起的时候,心都酸酸的,甚至想着:如果我们当初在一起,回忆是否会多些、深刻些、长久些?(推荐阅读:【单身日记】爱得像鬼怪一样,活着好侥幸,因为爱过你

没有答案,因为我们当初没有在一起。算不上初恋的情窦初开,却让我学会把接下来人生里的每份心动都捧在手上、挂在眼前。

我生性是个浪漫的人,在家庭教育下却十分压抑自己的性情。唯有在爱情之前,我学会了放手去爱,尽情享受这份感情或是爱情所带来的互动与悸动。当然,也包含了随之而来的泪水与悲痛。与其如此,我都还是满了心去体会。“如果我们当初在一起”,是一种遗憾;曾经的遗憾让人产生勇气,总使勇气不能使得每次的爱情都成功,但至少心意让对方知道了,遗憾也就减少了。

那么,当满心交付时,就没有遗憾了吗?因为时机、因为彼此的互动与距离,我们都错过了一些人、某些事。猜想着对方的心、怀疑自己举动的合理性,捏着大腿小心翼翼地刻划着对未来的想像、却又希望可以往彼此更靠近。在年轻一点的时候错过,让我们更加珍惜往后的心动时刻。后来年纪大了,如果再错过,我们不怨、不悲,反而欣喜那些还留在手上、真切拥有的点滴。

如果我们在最终都可以给那些曾经令人痛彻心扉的擦身而过一个微笑,纵使带着泪水,也可以在多年后回甘入心头。

GiGi 已经从中给了自己一个泛泪的微笑,面对往事,她绝对从容。那支持着她珍惜现下所拥有的家庭与感情关系。倒是让我自己泛黄的初心回忆泛起了涟漪,回忆起那么一段往事。谢谢你,GiGi。因为你让我明白了即使对未来都无能为力的我们,虽然曾经害怕、逃避,却都一直给予最真的心。这份心看似是给予对方的感情,其实是在我们都看不到的未来时光里捍卫着我们、守护着自己。

一辈子要为爱豁出去几次、冲动几次,那么我们终究可以微笑着流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