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与伴侣一起沟通并学习性别知识?作者 Ross Tsai 透过自身与伴侣的真实互动告诉我们,尊重是理解彼此的首要条件!

文 / 图:Ross Tsai

先来个前情提要好了:我是一名女性主义者,正在跟一位“缺乏性别意识”的异性恋男性谈恋爱。

最初认识 Y 时,我并没有捧着任何一本女性主义的经典文本劝他向善;也没有拿着八卦版的仇女言论检视他的“性别意识程度”。也许有人真的这样做过,不过我们的交往过程其实非常普通。

不到一个月,性别议题悄悄进入我们的相处中。我们的关系,逐渐变成一场充满跨栏的障碍赛。


 图片提供|Ross Tsai

亲爱的男友,光是冷漠就足以让你成为性别歧视的帮凶

某天我的脸书上出现新的交友邀请,查看后发现是 Y 的好友。经过询问,他嘻笑着说:“啊,他就是散播某小模裸照的那个白痴啦!可以加他,他很好笑!”

这句话让曾经被“前男友”偷拍性爱照、甚至差点被传播出去的我,创伤情绪不断回潮。在视讯里我哭骂着:“散播裸照的人,哪里有趣?哪里值得往来?”画面的另一端,Y 先是试图替朋友讲些话。在我吃力地讲出自身创伤经验后,两人陷入一阵沈默,之后便结束通话。(推荐阅读:“这不是丑闻,而是性犯罪”Jennifer Lawrence 性感亮相,首度公开谈裸照风波

挂掉电话后,我忿忿地想着,我不想交一个把别人的痛处当笑话的男朋友。但 Y 一两个小时后传来讯息,想知道我反应那么大的原因。

在对话中,他告诉我,在他的成长过程中,周遭的同侪很少有人会严肃看待裸照散播的事情:“我并不是赞同这类行为,只是把这件事当作花边新闻看待”。在我眼中,男友是个懂得思考、心地善良的人,这也是我欣赏他的原因。我不相信性别议题会是例外。于是,我选择告诉他,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歧视、不必由你亲自参与。

只需不当一回事看待,在旁指指点点,就能成为纵容的帮凶。

从此,我正式展开“教育男友性别意识”的对话之路:

(1)身体的界线:想不想与你身体接触,与我爱不爱你无关

常常有人觉得积极同意的概念很暧昧不明。我们在第一次做爱前便讨论出因应方式:约定一个暗号,即使是由合意与激情当作开端,途中只要其中一方喊:“去去武器走!”,无论如何对方都得停下来。(朋友们听到这件事都拍案大笑,这么有趣又不伤害感情的方法~推荐给各位!)

除了性行为,日常间的触碰也要取得对方的同意。

最初男友常在毫无预警之下,捏我的臀部或胸部,我按耐着不爽跟他沟通数次,“每个人都拥有身体自主的权利,我并不是随时都想被触碰,这跟爱不爱你没有关系,如果要宣称这是男性难以控制的冲动,在逻辑与情理上都不合理,绝不是我必须忍受的原因。一定要先问过取得同意,才能摸我。”

(2)日常用字=政治实践

有时他也会针对我在生活中的性别实践嗤之以鼻。例如,我反对称呼女性店主为“老板娘”,而应一律称呼为老板。他说,这只是个称呼,方便辨别就好,为何要如此吹毛求疵?

他认为坚守这样的政治正确太无聊了。

但是,他也曾向我倡导过要以“用药者”取代“毒虫”。虽然议题不同,但希望除去污名或偏见的概念是相同的,这绝对不是虚伪无聊的政治正确文字狱。

(3)有时善意的举动,对我来说其实是种性别偏见

男友常常抢着帮我拿包包、或是不愿让我提重物,这就是“亲善型性别偏见”。

男性被教育着,接送女友、帮女友拿包包,是一种体贴绅士的举止。不同于血淋淋的“敌视型性别偏见”,由于这些举动时长出自善意、因此常让男性们无法接受这是种歧视。(推荐阅读:侠女的内力!专访张小虹:“女性主义的努力,是为了让女性主义死去”

“我拿得动,不需要你帮忙。”“没有你的时候我也是这样拿的啊。”这是我常做出的拒绝。


图片|来源

也许和我男友一样,许多人会心生困惑,难道因为性别平等,就不能付出、不能寻求帮忙了吗?并不是。女性主义不是坚不可摧的教条,当我真的开口请求协助时,便是我真正有困难的时候,如果对方也愿意协助,那当然也没问题。

反之,男性需要帮忙的时候,也不必受限于“男子气概”的形象,而不敢请求协助。我希望自己与男友的相处是对等的——在彼此需要帮助的时候互相帮忙。

当男友开始读性别打结的那刻⋯⋯

在日常生活中的女性主义激荡下,一年来男友逐渐地转变。有天他居然在阅读我放在桌上的《性别打结》。他惊呼,终于比较可以理解我平常在说啥、也更能试图拆解自身被加诸的“男性义务”。

有些伴侣在遇到性别冲突时,为了维持表面的和平,选择再也不去触碰,当遇到事情时,便巧妙避开。但性别是这么的幽微且渗入私领域,相安无事的表象底下可能有颗深水炸弹。

女性主义的实践,很不容易。但至少我可以以自己的例子说,在这条实践的道路上,我觉得这对我们这对异性恋伴侣来说有达到感情增温的效果。

无处不性别,如果伴侣能与自己一同反思性别问题,这不是很浪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