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投之前,让我们从政治学研究的角度细看,同婚通过后如何影响大众看法?为何同志需要更多的关怀?

◎陈方隅/美国密西根州大政治所博士候选人、菜市场政治学共同编辑

近年来有愈来愈多的国家通过同性婚姻的法律,让同性伴侣可以结婚。然而,同婚相关立法通过之后,就必然会让社会上形成对同志更友善的气氛吗?一篇最新的跨国研究显示,结果可能出乎意料之外(还是说,其实没这么出乎意料?)

注:从 2001 年荷兰成为第一个婚姻平权国家开始,目前有25国法律认可同性婚姻,另有三国宪法法院通过同婚裁决(台湾,奥地利,哥斯大黎加),期限内将完成法制化。台湾在2017年五月时由大法官释字748号裁决:民法婚姻规定,未使相同性别二人成立具有亲密性及排他性之永久结合关系”违反宪法所保障的“婚姻自由”和“平等权”,并限期两年内修法完成,逾期则同婚自动适用现行民法规定。参考阅读:菜市场政治学:台湾的同性婚姻平权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平权运动又代表了什么意义?


图片|来源

同婚立法对社会大众态度的影响:三种假说

过去许多研究指出,婚姻平权法案会让社会大众对同婚的接受度会愈来愈高。这是因为以下几个因素:当人们看到法律通过,会有一种“再教育”的效果,让人们在心中重新评估对于同婚议题的考量基准,渐渐让同婚成为新的社会规范(societal norms);同婚立法后,一般人会有更多机会看到或接触到与同志相关的议题、新闻,以及生活周遭的同志们,因此更了解同志们的状况;同时,通过之后,对异性恋者来说完全没有任何实质的影响,很多原本担忧的异性恋者就会更加了解到“根本没有实质影响”这件事。

然而,也同时有论者指出,这样“改变观念”(convert)的现象其实只有出现在欧洲国家,尤其是最早通过同婚的那些西欧或北欧国家。随着愈来愈多国家通过相关立法,欧洲脉络下的乐观状况就愈来愈难以推展到其他国家,而这跟很多其他议题的经验很像:通常一个立法的通过,尤其是一些具有高度争议或者能见度(salient)的法案,人们经过争辩之后往往只是加深原有的看法而已,没有办法让原有的态度改变,从社会整体来看,平均来说同婚接受度并不会提高。也就是说,同婚立法通过有可能会让政治态度更加“两极化”:支持的人更支持,反对的人更反对。更有甚者,社会上还可能出现所谓的“反作用力”(backlash):因为社会上会出现反对势力的集结,在保守派的动员与影响之下,有可能会让更多原本不反对的人开始反对同婚。

也就是说,从过去的研究以及社会上的实际状况来看,我们可以推导出同婚立法对社会大众平均来说的政治态度影响,有三种研究假设:

1、正向:同婚立法会让社会大众更接受同性恋。

2、两极化:同婚立法不会让社会大众对同性恋的接受程度增加,但会让接受者更接受、反对者更反对。

3、反作用力:同婚立法会让社会大众更不接受同性恋。

最新研究显示⋯⋯

在 2018 年出版的一篇最新研究当中,政治学者、资料科学家 Shane Redman 指出:同婚立法并没有增加社会大众平均而言对同志的友善程度或接受程度,而是增强原本就接受同志的人们支持信念,且原本就不接受同志的人会变得更加反对。

在这篇研究中,作者利用 1989 到 2014 年的世界价值观调查(World Value Survey,这个调查资料是一个长时间、跨国的调查计画,目前有将近一百个国家参与),比较各国对同性婚姻的立法程度(无立法、同性恋伴侣制、同性婚姻合法化)和个人对同性恋接受程度(从 1 分最不可接受到 10 分完全可以接受,justifiable)。台湾也是世界价值观调查的参与国家,这个题目中文版本的问卷用词是:对于下面的行为(同性恋),请问您认为它们总是有理、根本没道理,或是在这两者之间?(推荐阅读:中选会通过反同公投,三个公投内容是什么,我们可以如何行动?

研究结果显然没办法证实同婚立法通过之后,就会让社会上变得更友善同志,而是会让支持与反对的态度变得更极化。

事实上,若光从一些最基本的叙述统计来看的话,婚姻平权运动也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作者 Redman 指出,在所有的受访者(世界价值观调查是以个人为单位的态度调查)当中,有四分之三是属于反同阵营;而且有将近 50% 的人对于同性恋的接受程度是选择了 1 分——完全不可接受,只有 11% 是选择 10 分——完全可以接受。

这篇最新研究让我们无法对同婚立法以及更友善社会风气之间的关联感到太乐观。不过,作者在结论时也指出,至少我们知道的是,这世界上大多数的人们还是属于非常传统的观念,他们本来就不能“再更不接受”同志了;而立法通过同婚之后,会让原本就接受同志的人们(选择 6 分以上的人们)显着变得“更接受”同志,所以说,积极投入平权运动的人会变多。同时,整个样本显示出来的是年轻世代是显着比老一辈的人们还要接受同志的,在时间推移下,整体接受程度会变高。

反同政治行动对同志的直接影响

同性婚姻立法没办法直接导致社会大众对同志更友善,但许多的政治行动,特别像是(反同)公投,则会直接地伤害到同志们。

根据台湾青少年性别文教会(好性会)整理,公投期间,会造成同志生理、心理健康上极大的困扰。例如美国在 2004 到 2005 年间,曾有 14 个州举行并通过婚姻应限制为一男一女的公投。根据研究,这段期间,“居住于这 14 个州且自我认同为 LGB 者(女同志、男同志与双性恋),这段期间情感性疾病(忧郁症和躁郁症)的罹患率上升 36.6%,焦虑症上升 248.2%(增加 2.5 倍)、酒瘾患者上升 41.9%。”另外的例子是爱尔兰曾经举办过的同婚公投,虽然最后是由赞成方胜出、通过婚姻平权,但研究显示反方的宣传对同志族群和他们的家人都造成身心上的重大负面影响。

这是由于以下的因素所致:公投期间会有各式各样刻版印象和错误资料广为流传,社会上对同志的敌意增加,让同志们有更高的机会接触到负面的人际互动(例如与亲友争论)、或者是更常听到其他人的批评(例如听到家人批判同志)。相对来说,异性恋族群的身心状况,完全不会受到反同公投的影响。(其实,对异性恋们来说,婚姻平权本来就不会对自身的权益造成任何影响呀!(详细内容请见:刘安真,反同公投对同志心理健康的伤害

小结

台湾的同性婚姻平权之路能够走到现在,是许多人不断努力的结果。然而,就算同婚立法通过,也不代表这个社会就变得更友善同志或更减少歧视,还有很多方面必须配合,例如在教育方面,还有整体社会气氛的改变,也需要时间。

然而,在大法官释宪裁决之后,我们的执政党很消极地面对这样的结果,这也让反对势力有很大的操作空间(或者也可以说,执政党的消极,也是反对方力量强大的展现)。在台湾,由基督教保守势力(right wing conservative churches)所主导的反对力量,在 2013 年前后开始大量集结,以“护家盟”为代表(现在多半以“下一代幸福联盟”为名)。他们最近发起了三个公投提案,欲将同志排除在民法婚姻制度之外、制定专法规定同婚、并要让学校禁止教导同志教育。以这三个提案在第二阶段的连署书数量缴交方面看来,几乎确定会通过成案,一直到十一月底投票之前又会有更多对于反同志的宣传和资讯到处流传。在此同时,保守派团体们到处去影响各级学校,目标是修改甚至是废除已实行多年的性别平等教育当中关于同志教育的部份。这些反对方的政治行动不断地加深我们社会对保障平等权的障碍。(参考问答

因此,瞭解婚姻平权议题的人,可能得加把劲来推动平权运动。不瞭解的人,推荐各位可以参考婚姻平权大平台,上面有相关的资讯及知识。至于反对同性婚姻的人们(如果还看到这篇文章最后的话),也请再多想想那些反对理由到底有没有成立、有没有道理吧!


图片|来源

菜市场政治学:写给反对婚姻平权的朋友们

本文认为,相爱的伴侣都应该要有选择要不要走入婚姻的自由、以及接受法律所规范的权利义务的权力和权益。婚姻平权运动追求的价值,说来很简单,就是“平等权”:每个人都应该要有不被歧视、尤其不被因性向特征而歧视的权利。这也是我们社会所该追求的主要价值之一。(推荐阅读:台湾是亚洲首例!524 同婚释宪结果:民法违宪,限期两年修法或立法保障同性婚姻

法律制度的保障,和社会思想的开放与接纳,必须共同进行,相互扶持。如果“社会观感/意见”未能够过教育和沟通而理解、尊重和支持某些社群,那么空有法律规定,也未必能够真正保障社群的平等和自由。另一方面,法律制度则有着作为范例,促进与带领社会思考前进的目的和功能。因此对于社会改革运动来说,政策倡议和社会教育,一直都是缺一不可、并续时刻并行的两条工作路线。(出处:Vivian W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