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首对成婚同志伴侣,婚后 50 天罹癌伴侣过世,作者 George Hong 呼吁台湾正视婚姻平权之修法,别让相同憾事再次发生。

Don't ask me, what you know is true
Don't have to tell you, I love your precious heart
别问了,你知道的
不用告诉你,我爱你特殊的内心

澳洲摇滚乐团 INXS 在 30 年前所推出的作品《Never Tear Us Apart》在主唱 Michael Hutchence 不幸因故丧命后,旋律与歌词隽永,至今仍有不少翻唱版本。

对于同性伴侣而言,结婚不是特权(privilege),而是可以选择要或不要的平等权利(equality)。除了互相承诺的誓约,在法律上若是不能给予自己深爱的人一个保障,即便双方心里早就认定了彼此,但真的某一方得病、就医,甚或是早逝时,在没有法律的保障下,要名正言顺的替自己深爱的同性伴侣决定,真的有可能难如登天。

同性婚姻平权之路遥

在 2016 到 2017 年间,澳洲与台湾像是说好似的,都在同性婚姻议题上进行修法的争论,在 2017 年 5 月,台湾的大法官释宪看似给了台湾奋战已久的同志朋友来个休息点,但后续政府的消极作为让反同婚方除了争论婚姻平权外,更侵门踏户在性平议题制造争论点,在逮到公投法的修定而遂他们所愿,让同婚议题诉诸公投“民意解决”。(延伸阅读:婚姻平权公投达 100 万连署,爱的奇迹动员!

台湾纷纷嚷嚷的 2017 年下半年,澳洲政府开始大型邮寄调查,虽然中间也出现与台湾相似的抹黑文宣,但最终澳洲普查结果是“yes”,因而让议员也赶在圣诞节前完成婚姻平权法案修法。

眼看台湾的朋友对 11 月大选出现的反同婚公投该怎么应付伤透脑筋之际,甚至有声音开始质疑“为什么结婚就如此重要呢?”“反正专法也没有怎样啊,真的不能等吗?”看着 2018 年年初,澳洲 Apple 在雪梨大游行时特地找来澳洲新一代才女 Courtney Barnett 录制 INXS 的《Never Tear Us Apart》,在简单的歌声中,搭配几对澳洲在同婚法案通过后结婚的同性伴侣婚礼上的逗趣又感人的影片而制成了〈First Dance〉:

每段影片中不管是男男、女女、年龄多大,当他们在婚宴上看着自己相知相识的挚爱在婚礼上,共享第一支舞。在这些结婚的人群里,终究避免不了一些等不到了的故事。全澳洲第一对结婚的同性伴侣,是于 Queensland 省 Jill Kindt 和 Jo Grant 这对女同伴侣,在法令公告后抢先在澳洲其他伴侣之前成了婚。


图|作者提供

我终于可以称她,此生最爱女子,为法律上的妻子

“我其实早就已经认定我们是结婚了。”Jill Kindt 接受访谈时表示。

她们已经认识交往有八年之久,在 2013 年,Jo Grant 确诊是癌症的前两周,当时澳洲同性伴侣仅能登记为伴侣关系(de facto relationship),但她们还是在众人的祝贺下互许终身。之后,澳洲婚姻平权的合法化过程与 Jo Grant 的病况都看起来不甚乐观,Jill Kindt 始终没有离开 Jo Grant,即便知道她身上的癌症顽固到无法根治,只能接受安宁治疗,仍等着澳洲婚姻平权的那天到来,“我想合法的称她为我的妻子。”

回顾求医的过程,即便她们已经登记为伴侣关系,Jill Kindt 每换一间医院都得再次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我某天在填紧急联络表时,医院的表单竟有我无法勾选确切描述我们关系的选项。”,虽然医师与整个照护团队在听完解释后并没有让 Jill Kindt 难以贴近照护或不让她替 Jo Grant 做决定,但 Jill Kindt 在事后接受访谈也表示:“⋯⋯但也许就刚好我们没遇到太过官僚式的医护人员。”(推荐阅读:六对同志伴侣的告白:很多人说人生七十才开始,我是遇到你才开始我的人生

当在澳洲进行邮寄投票的过程,Jill 一直觉得 Jo 可能撑不到结果出炉,对于已经认定彼此的她们,只是希望能得到那等待已久的法律认可的婚姻关系。

就只是这样而已。

在婚礼上,Jo 的母亲 Sandra 看到自己的女儿虽然衰弱,但她相信这个迟来的正式婚礼,让她癌末的女儿似乎得到新生:

She passed away knowing she got to fulfill her wish to get married to the person she loved.

她完成与她所爱的人结婚的心愿而过世。

事后 Jill 表示,她虽然只有合法成为 Jo 的妻子不到 50 天,“I'll take that.”至少她也完成了自己的心愿,他们两个人就像《Never Tear Us Apart》所唱:我曾站在这,你也在这,两个世界冲撞着,其他事物终无法将我们分开。

真心相爱的双方里,携手走了千山万里,最后下定决心一起坚定的唱着没有什么能将我们分离的誓约:

两人之间的真挚情爱,不分性倾向。

希望,台湾的婚姻平权不会受到公投或其他宗教的介入,而再产生相似遗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