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细看男人真心话!当媒体给予单身男子可能犯罪的形象时,来自中和的许先生想问:我只是走路,为何总被当跟踪狂?

“我真的不懂,走在路上时常有女性用嫌恶的眼光看我。但我根本没做什么啊!”来自中永和的许先生悲情的说。“许先生,你别难过,我们慢慢来。想先问你,为什么会想报名这系列的访谈呢?”

这个故事必须从许先生的高中时期开始说起。

从 16 到 25 岁,反覆“被当成变态”的十年人生

还在高中时期的许先生,带着满身的倦意坐上公车准备回家。在下车的时候,突然有个浓妆艳抹的婆婆朝他大喊:“你为什么要一直跟踪我!”当下,年纪轻轻的许先生不知道该做何反应。他无奈又疲惫的说,阿姨,我只是想要下车而已。

回家之后,他躺在床上不断思考“为什么是我?如果是其他人、那位阿婆是不是就不会这样当众指责我?”

之后的几年,类似的故事不减反增。有次他只是靠在捷运的车厢衔接处,旁边座位的女生却大喊“先生,可不可以不要靠我这么近?”当下他吓死了,不知道该如何处理,只好匆匆下车。但事后想想,这看起来很像是自知理亏的表现。

不只是大众运输工具,就连走在路上也是。“每当我走在女生后面,她就会不断回头看、一直把自己的背包往前挪、或是把钥匙紧握在手中。”每当他看到类似的场景一再出现时,虽然能够理解女性走在夜路会有防人之心、但他其实也很委屈。(推荐阅读:女性主义是不是在针对我?给受苦男性的十个建议

“如果被告发,我要怎么证明自己没有意图?难道要我直接消失在公车跟街道上吗?”许先生是个温和的人,但讲到这,还是悲愤交加。

于是,许先生开始与朋友研发“不被当变态”的小撇步。


图片|来源

许先生一再强调,他是真的理解女生走在路上的恐惧。尤其社会事件这么多,媒体又爱将所谓的“单身男性”塑造成潜在犯,所以他选择从改革自己开始。

“所以我跟我几个朋友就开始练习怎样才不会被当变态啊,我演女生,然后其他朋友演我。他们也会教我如果被抓去警察局要怎么办,就是要表现的‘若无其事’,这样才不会像是心虚。”许先生边说边露出无奈的笑容。

我想像了一下许先生与其友人演练的场景——恩,好心酸。

许先生下班回家的时候,总会遇到一位女邻居与他一同走回住处。然而这位邻居也“不例外”地把他当成变态,许先生的应对措施是不管怎样都要走在她前面,藉此让她放下戒心。

于是,下班后很疲倦的许先生有段时间都在与这位邻居“赛跑”。直到现在,只要他身旁的女性有些疑惑的眼神、或者是身体向内缩,他就会反射性的远离对方。

说到这里,你是不是开始怀疑这位“潜在犯”真的做了不好的事?

说了这么多,也许你会开始怀疑:许先生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甚至开始在心中描绘他的各种“罪犯形象”。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呢?


图片|来源

在寄给我们的信中,许先生写道“为何我要背负这莫须有的负担,或者说是男性的共业?”他责怪媒体将单身男性渲染成可能罪犯,也埋怨其他男性加害者——这些事件害他只因自己的生理性别,就变成可能的加害者。

这样的既定印象,也让你我第一时间就直觉性的猜测,他是不是真的做了什么事,才导致自己被误解。

他说,如果这件事真的发生了,那社会大众会直觉性的将男性套入加害者、女性套入受害者的模板中。只是,将整个结构(或者说集体男性)的责任交由个人来承担,似乎不太公平。(推荐阅读:【男子性别观察】俄女强吻南韩男记者,为何不被视作性骚扰?

回到最初的问题:许先生当初之所以选择报名访谈,是希望自己的故事可以提供一个沟通的平台,“让女性主义者、或者说是广大的女性族群们稍稍相信不是所有男性都这么危险的,或是在谴责结构以前先了解个人的生命经验。”

许先生边说,眼中边闪烁着烈士般的意志。套句俗烂的话来形容,就是“燃烧自己、照亮他人”—— 我们感谢许先生。

P.S. 许先生在接受我们的访谈完后,并没有被怎样。这是一场和平、轻松且欢乐的访谈。让我们平平安安出门、快快乐乐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