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绘本关怀社会,用图画传递价值观!专访插画家 YuanChi,卷起袖子画出社会议题的同时,就是在实践自己的影响力。

幼稚园的时候有位老师要离职,每个小朋友都要排队跟她握手、拥抱说掰掰,我不太喜欢她就没有照做,结果就被罚站了。

这次和插画家 YuanChi 采访约在下午,话题一开始,她就跟我分享了这个小时候的趣事。说是趣事好像也并非那么有趣,当时年纪还小的她应该是又害怕又生气,这件事一直记在 YuanChi 的脑海里,久久没办法忘记。

YuanChi 是一位个子娇小、留着一头浅褐色短发,脸上总是挂着甜美笑容的插画家。从美术系毕业后,除了接案合作之外,有一段时间任教于美术馆,所以她同时也是小朋友们口中的 YuanChi 老师。眼前这个 YuanChi 老师说着自己当年和幼稚园老师的旧回忆,这画面看起来蛮有趣的。

 YuanChi 去年在网路上发布一系列以可爱恐龙为主角的画作,带领大家探讨同志议题,被许多人转贴分享。后来又透过集资的方式,把这部作品《萌萌与他的恐龙朋友》出版成册,从那本绘本开始, YuanChi 开始用画画说故事,说出她所在意的社会大小事。(推荐阅读:【图辑】同婚通过该怎么教小孩?让恐龙绘本帮帮你!

一年后的现在, YuanChi 已经成为一名全职的插画家,有了稍微稳定一点的收入,过去这段时间累积的接案经验,让她成长了不少,她笑着说:“现在的我已经有能力去教那些更菜的菜鸟了耶!”

对于这个社会,我有话要说

那么现在的 YuanChi 呢? 她正在筹备另一本绘本《掰掰我的地球朋友》(以下简称《掰掰》),因为她又有想说的故事了,YuanChi 是一位很关注社会议题的插画家,无论是一年前的同婚法案、最近发生的女性分尸新闻,都令她有感而发。不过比起实际走上街头参加社运,YuanChi 说:“我不太会参加活动,也不会在网路上跟别人战,我都用绘本和插画,就是很容易被接受的东西,去慢慢渗透。用比较 peace 的方式去跟大家讲。”

新绘本所探讨的议题,和刚刚 YuanChi 分享的幼稚园老师,有很巧妙的连结。就像她说的,因为不喜欢所以并没有照做,顺着自己的心走,往往却换来重重的惩罚。这件事让 YuanChi 开始去思考,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要对不喜欢的人笑,要压抑不舒服的情绪呢?

长大之后,我们会发现不喜欢的人,就只会想要把他赶走啊,这才是最真实的,也没什么,只是一种选择。

这么诚实地面对自己的好恶,也许和 YuanChi 平常带给人的温和形象有点落差,但这贴近最真实的 YuanChi,直接而不做作。如果要用一个卡通人物形容自己,那么 YuanChi 怎么说呢?她思考了一下,选了面包超人里最可爱的反派角色“小病毒”。

“小病毒是没那么坏的反派,她喜欢吐司超人,还会为他变善良。我平常不是很正向、正能量的那种,但我想到喜欢的事情,像是画图,就会蛮认真的。”

过去出版的绘本大多传递正面意象,让大家会误以为 YuanChi 本身也是非常正面乐观的女孩,聊到这里她猛摇头,说自己真的不是乖乖的人,有时候也会小厌世。这本绘本就是要教导大家诚实面对自己,不喜欢的人真的不用勉强。

不说大道理,用图像进入人心

《掰掰》这本绘本和去年相同,再次选择以集资出版的方式制作。其实以 YuanChi 现在的能力和经验,要透过出版社出版并不是问题,她却很坚持要用这样的方式。(推荐阅读:“拒绝原谅霸凌者”的大人绘本:不喜欢就说再见

“走出版社就会制作完成、上书店,那大家就只会看到书的内容,背后的东西不会被看到, 也没办法让大家知道为什么我要做这本书。”

YuanChi 观察几个跟她差不多时期的插画家,他们的绘本通常都由出版社提供故事,再画上插图辅助文字,虽然 YuanChi 也有相关的合作邀约,她有几个故事是想自己好好地说,不希望被出版社调整内容的,而《掰掰》这本就是其中之一。

《掰掰》这本新作品除了想鼓励大家勇敢地对不喜欢的人事物说不,还隐含人类弃养、同侪霸凌、动物保护等等议题。 比起说大道理, YuanChi 认为图像式的传达比较容易进入人心。虽然定义为大人绘本,小朋友也能一起阅读,也许他们会觉得图画很可爱、故事有点恐怖,而对大人们就有更深刻的意涵。

有时候我们会在社会环境底下妥协,挣扎到底要怎么做才好,最后自己都变得不像自己, YuanChi 说这时候就可以学学绘本里的茸茸,不想原谅就不要接受,没什么好委屈的。

接着讨论到台湾的绘本,YuanChi 语重心长地说,台湾绘本真的更新太慢了!现在时代已经非常进步,孩子们却还在看那些书,说实在价值观有点落后。这些绘本里画的,不外乎就是爸爸去上班,妈妈在家带小孩,医生就是叔叔,护士就会是阿姨。其实小朋友会默默记住这些小细节,让这些观念进入他们脑海里。

YuanChi 希望自己可以做出更多有教育性、议题性的绘本,给小朋友们更正确的观念。

等我很老八、九十岁的时候,可以指着一整面书墙,跟我的子孙们说这些都是奶奶出过的书,这边就是我的一生,比起一张张的插画作品,绘本更可以完整表现每一段时期。

问起 YuanChi 最终的梦想,她告诉我这个清晰的未来蓝图。我想如果梦想有一个形状,那么对 YuanChi 来说就是拥有那一面书墙。这面墙描绘出 YuanChi 的一生,也描绘出她怎么用自己擅长的插画,一点一点改变这个社会。

经过这次的采访,我看见 YuanChi 闪闪发亮、为自己在乎的事物努力的样子。在这个人人高喊:“台湾教育没救了!”的时代,还有人愿意选择动“手”不动口,实际为这个社会做些什么,是非常难得的。如果身边还有人不知道在这个动荡不安的社会要怎么教育下一代的话,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位为梦想努力的插画家 YuanChi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