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你需要我,所以我存在。”

 

想到瑞莎,你会想到什么?一个外国人?一个模特儿?一个真实世界里的洋娃娃?她性感、可爱、纯真、也聪明。她让只爱用素人的导演,看到新鲜,她让自己在不同的世界,都悠游自在。在她身上,我们看到某种自信,一种很喜欢自己的信心。

 

初见瑞莎,我们大大吃了一惊。采访时间未到,瑞莎早已坐在位置上,拿着优碘,擦着刚刚跌倒见血的膝盖。这么一个大明星弯着腰擦着药,而不喊一声痛的画面,对我们来说是震撼的。我们问她痛吗?她抬头爽朗地说“当然痛啊!怎么可能不痛啦。”简单、直接、不加掩饰,受伤了不需喊痛,就擦药吧!在瑞莎身上,我们看见难得一见“有何不可”的直爽。

 

 

人生不是规划来的

 


你眼中的我,是什么样子?(骚人电影剧照)

 

 

从模特儿再跃上大银幕对瑞莎来说也像一场梦。原来眼前这个举手投足都散发明星特质的人,居然是因为想矫正弯腰驼背的体态才意外踏进模特儿圈。“我小时候想当军人和医生,大学念的是经济,从没想过自己会踏进模特儿界。16岁那年,有个星探找上我,还说不用交任何仲介费,我就抱持着可以矫正驼背的心态去了。结果不到一个礼拜,居然飞往韩国拍广告。拍完广告回到乌克兰,就去了义大利的时装周。”一切好像冥冥之中都有安排。瑞莎用流利的中文讲着,脸上的笑脸藏不住,她很感谢自己能简简单单的,做喜欢的事。

 

从模特儿跃上大银幕替瑞莎人生的意外再添一笔奇异色彩,对原先计画使用素人的陈映蓉导演来说,也是美丽的意外。陈映蓉导演笑笑的谈着瑞莎:“我喜欢用素人,因为素人新鲜。但在瑞莎身上,我看到了新鲜,我看到了模特儿背后,她的不一样。”即使在进入模特儿圈多年,瑞莎丝毫没有大明星的高姿态,身上依旧透出初次踏入这个圈子的清新。像只贪玩的小兽,意外攒动地闯进了森林,却在多年之后没有迷路,仍对这片森林充满好奇。

 

我们都以为,模特儿就必然柔顺美丽,必然姿态优雅,但瑞莎的爽快直接打破了我们的既定印象。她的眼神干净直接,仿佛任何事都让她好奇;她的笑容大胆,想笑就大方的爽朗大笑,不用遮遮掩掩;想说什么就大声地说,说了别人才懂。

 

 

为爱而生,因爱而活

 


因为你需要我,所以我存在。(电影骚人剧照)

 

 

“如果说观察人生是陈映蓉导演的养分,那么爱就是瑞莎坚持下去的原动力。”

 

骚人在陈映蓉导演眼里,是个末日将至的绝美故事;在瑞莎眼里,则是一部充满很多很多爱的电影。骚人的背景虽是世界末日,但是里面的主角郝歌、阿代儿和吴安良,都奋力的跨越种族、语言与界线藩篱,要大步踏进对方的世界,仿佛末日无碍,从来不是问题。他们执意的伸出手,因此能越靠越近。

 

“我觉得这真的是个很美的故事,里面有好多好多爱在发生。”瑞莎这么说着,一边坦言自己是个很需要爱的人,很需要被“需要”的人。“当我遇到挫败的时候,只要听到一句“我爱妳”,我就能再次充满能量,就有力气继续向前走。所以对我来说,世界末日,就是一个没有人需要我的世界。”

 

透过别人需要的目光,瑞莎发现自己原来这么重要,在感受到别人的爱之后,瑞莎有了动力,继续无畏的向前。爱,就是瑞莎坚持下去的原动力。听了许多瑞莎对自己赤裸无保留的剖析分享,我们突然明白,也突然看见瑞莎的不一样。

 

她浑身上下都透着爱,不吝的散发着爱,也不讳言自己渴望着爱。或许正是因为瑞莎对爱的感应如此强烈,才能在世界末日里头,看出花的盛开、爱的萌芽。

 

 

“做就对了,也做对了”

 

 

 

模特儿的走秀生活和演员揣摩剧本的日子当然很迥异。相比之下,瑞莎说自己最喜欢演员的工作,从偶像剧跨足到大银幕,瑞莎更确定自己喜欢做为一个演员。相较于模特儿要有一个“美”的基准,演员没有限制,可以自由塑形,可以尽情地把自己的能量释放。瑞莎认为能够做自己,就是做为一个演员最迷人的地方。

 

演员的身份里,瑞莎不用在意这样走、这样扭是否不上相,只须顾虑身为演员的自己是不是完全自在。对瑞莎来说,演员的工作很纯粹,很直觉,不为什么,做就对了。在访谈过程中,我们一直对瑞莎这种“做就对了”的气魄感到深深动容,我们总觉得生活有好多局限,让我们迟迟无法向前,但其实是我们失去了“做就对了”的勇气。也或许正是因为这样的气魄,让导演注意到了瑞莎的不一样。

 

我们也意外地发现,眼前的瑞莎和骚人剧中阿代儿角色的意外吻合,不得不佩服导演的识人功力。从模特儿到电视剧再到电影,在“骚人”里面,瑞莎开心地说她真正做了自己。瑞莎笑着坦言,在演阿代儿的时候,自己其实完全地放松,一切的反应都源于真实情绪。她很感谢导演让自己表现出最真实的样子。她豪爽地说:“我从头到尾都讲俄语,就像我平常最自在的样子。其实语言不同一点关系都没有,我们都忘了,不需要语言,我们也能沟通。”是啊,剥去语言的壳,我们,还是能够沟通的啊!

 

 

你认识瑞莎吗?

 


不需言语,就能心意相通的默契。

 

在访谈过程中,瑞莎常扮演倾听者的角色,期间她不时爆出笑声,或和导演相识而笑,经过拍片期间长时间相处,导演和瑞莎之间的默契不言而喻。我们请陈映蓉导演谈谈她眼中的瑞莎,导演很快地说“直觉吧!瑞莎是个很直觉的人。她的直觉使得沟通变得容易,可能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我心目中的画面,但她就是做到了!”陈映蓉的直觉引领她发现瑞莎,而瑞莎的直觉则让她成为一个出色的好演员。

 

陈映蓉导演接着说:“别看瑞莎这样,其实她是个固执的人,脾气挺硬的,因为固执所以勇敢,她比我看过的好多女明星都还坚强。”导演接着分享了一个关于瑞莎拍戏的小插曲,在拍骚人的某次,瑞莎意外摔伤送了急诊,剧组所有人都好紧张,没想到瑞莎自己却意外冷静,她看着导演说,自己最担心的只怕拖累大家进度。听到这里,我们都会心一笑,脑中立刻浮现访谈开始前,擦着药不喊一声痛的瑞莎。外表温驯,内心却固执的瑞莎,因为固执,所以如此坚持勇敢。

 

演员让瑞莎找回了自己最真实的样态,而她也相信展现真实样态的自己最迷人。当我们问瑞莎,对她而言这次跃上大银幕最大的挫折是什么,她居然出乎意料地说:“可能是我真的太自在,放太松,所以一直笑场吧!”多么瑞莎的哲学啊,想笑就笑有何不可?瑞莎很幸运,遇到了陈映蓉导演,让她能无忧的放胆做自己,展现最真的性情。

 

 

每个女人们,如果可以这样多好!觉得开心就大笑,受伤了就擦药吧,“有何不可”!?

 

 

更多替我们带来好电影的人

〉〉导演:温柔的骚动,用电影捕捉人生〈骚人〉 陈映蓉

〉〉我们都该有两个情人〈女朋友。男朋友〉

〉〉导演: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星空> - 林书宇

 

 

文字:womany 编辑部 / 柯采岑 Audrey K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