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国片《引爆点》演员姚以缇,听她聊聊心目中的金敏照,以及作为演员,如何带着对理想的傻劲,在演员路上坚持耕耘。(热门国片,内有雷)

下午一点半,走进专访现场,看到姚以缇咬着三明治,眼里有藏不住的淘气与慧黠,笑说:“这是我的午餐!”

姚以缇诠释《引爆点》里的金敏照,固执且不畏强权,即便头破血流,也要查明真相的热血,总让观众的心情跟着办案中的她上下起伏。然脱下电影中金检察官的强势外袍,真实的姚以缇多了柔软,看见我们坐定,她眯眼一笑,眼神真挚道:“我都有在看女人迷。”

一句话,瞬间拉近距离。原来在专访前,以缇与女人迷,就有很深缘份。

对理想的坚持,是人的欲望也是弱点

“人都有欲望和弱点,你也一样。”一个勇于冲撞体制,不畏权威压迫的检察官,对法医周建生这样说。姚以缇与吴慷仁,两人极具情感张力的桥段,在窄小密闭的车体里爆发。

上级长官下令要她停止侦办,她不退;群众在她家门口喷大字红漆,写道无良检察官、白目婊子,她不退。专访前,我进电影院看了《引爆点》,然看完电影后,金敏照说的“人有欲望和弱点”,始终在我脑海里盘旋。

金敏照有什么弱点?“她在理想里求完美,却在完美里画地自限。”姚以缇缓缓地说,金敏照的欲望是追求社会正义,这是她的欲望也可能是她的弱点。

以社会正义为核心,金敏照向身外画理想的圆,接着渴望从自身向外用正义的行动推展,她相信法律能使社会理想。可是这理想的圆,也困住她自己。她的强势成为弱点,她定义的圆是什么样子,就必须做到那个样子,没有与自己妥协商量的余地,事情发展一不如她预期,就会乱手脚。

想想或许残忍,金敏照骨子里的正义感,也是观众的情感化身,我们将实现社会正义的理想,寄托在金敏照身上,但《引爆点》最后,却用焚烧阻断念想。我对以缇说出我有多惊愕金敏照的结局,以缇却笑说当初看剧本,特别喜欢这段。为什么英雄救美就一定会成功?打破框架,才是好看的。

死亡不可惜。社会有其真实,却不代表希望的消亡,到最后能破案,金敏照功不可没,这成功有她的份。

真实很残酷,却是社会进步必经的过程

尽管《引爆点》的结局,让人大呼过瘾。但情节中谈小民挣扎,谈企业不法交易,对于刻画社会乱象更是直白露骨。观众期望在电影中找圆满、找正义,《引爆点》却告诉你,真实世界才不是如此。所谓正义,是人们想像出来的,而真实是需要被看见的。

姚以缇作为演员,最想呈现给观众的也是真实。

与其塑造完美童话故事、英雄拯救世界的剧情,她更希望真实的角色、情节,能带给观众思考,“这个社会,没有人是局外人。”她说,戳破泡泡很残忍,却是社会进步必经的过程。

《引爆点》拍完半年后,有幕至今令以缇无法忘怀,每想到一次,就觉得心酸。在家门口与周建生争执的那段戏,她完全进入金敏照的角色中,了解她的心情,是满腔热血却反覆被体制浇熄,是看尽社会黑暗却仍相信有正义。但在绝望与希望间来回拉扯,让金敏照举手投足都是酸苦。

所以这些挣扎,让她在念出“虽然对体制失望,但我始终相信法律”这句台词后,全身疲惫。那句话是如此坚毅、沈甸甸,压抑已久的情绪在当时爆发。

问她觉得自己跟金敏照有相似的地方吗?她摇摇头,说和金敏照有很多相异之处,那种差异,让她替金敏照感到心酸。


电影《引爆点》剧照

“她这个人,活得太累了。”让角色完全成为自己,是以缇消化角色的方式,因此拍《引爆点》时,原本爱笑爱闹的以缇必须大幅转变性格。“需要把性格ㄍㄧㄥ住,所有严肃的成分都掏出来,很累。”接着她话锋一转,笑说也因为过于融入角色,那阵子口头禅总说要起诉谁谁谁。

演员的存在,能够让女性经验共享

姚以缇对身为女性这件事,很有自觉,有同感更有痛感。也明白女人一生,就是不断面对抉择。所以当金敏照面临社会险恶,与考量孩子成长环境,她选择堕胎,因为她不希望孩子活在纷乱社会。如此沉痛决定,当中有太多不得已。虽然不见得能认同金敏照,却能理解她的抉择,“孩子固然可爱,但成长环境不是你能决定的。”她微蹙眉,似是陷入金敏照当时的选择题。

社会传统框架影响女性已久,所以当女性站在家庭与个人理想的交叉路口,总潜意识认为必须“选择”与“取舍”。不单是上一辈,甚至到以缇身边的同辈,她屡屡看见步入婚姻的朋友,潜意识认为自己结婚,就该带小孩、就该让老公心无旁骛地赚钱。

谈到这里,以缇的语气缓了缓,声音哽着,“会觉得很心疼。明明结婚之前,你也是有能力、有发展的人,可是因为结婚,你把自己压得好低好低。”

“譬如想出门,请老公帮忙带小孩,因为老公赚钱,不好意思之外,又担心老公因为没有经验,会照顾不好。”她语气激动,谈父权如何注入女性思想,语速也不自觉加快,眼里有不舍,也有抱不公:“不好意思之后,只能待在同个环境里,把自己放在最下面。但照顾小孩也是劳力,应该要家事有给制。”

性别力百科

家事有给制

 

“家事有给”指从事家务、育儿等家庭内劳动之活动,应获得相当的报酬。台湾曾于 2002 年,夫妻财产制修正草案中,提出“家事有给”概念,但当时法案未获通过。

女权意识逐渐抬头的现在,我们看似有大幅进步,却在无意识间,为传统束缚。社会对于没有酬劳的母职,因没有实质金钱衡量,而忽略劳动价值,或认为女性对家庭情感付出本就理所当然。如果没达到社会期望,大众检讨前,女性就会先检讨自己。

因此面对抉择,女人习于孤军奋战。那些挣扎无助不知与谁说,没有可告解情绪的出口,只得默默吞下、独自承受。

想要彻底改变,或许要花时间,但是透过演员的角色诠释——金敏照的抉择、挣扎,能够共享女性经验,让所有女性知道,不是只有自己在面对,原来金敏照和天下女人的处境相似。以缇相信,藉由戏剧,能唤起女性意识,去发现身为女人,没有所谓必然的抉择,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应该独自承受。(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月薪娇妻,家务工作这么累为何没钱拿?

演员这条路是未知,但我为什么要退?

从手球运动员误打误撞进入演艺圈,姚以缇从陌生到产生兴趣,并渴望做出成绩,历经十二年,过程中与家人有过冲突。

当年以缇在演员这行刚有成果,父亲却希望女儿能承其衣钵学法律,走条安稳的路。她对爸爸说,为何才有点成绩,却要自己放弃?她拿父亲考代书执照六次的事情提问:“当时你老婆有叫你不要考,叫你放弃吗?”这提问也有点性别意味的心酸。

以缇相信,父亲愿意让她做想做的事,但比起放手让她拚搏,更不希望她受苦。父亲总想,女孩子快乐过一辈子,不好吗?她心有无奈,却也明白父亲再三的叨念,诸如为何不好好嫁人的问题,背后其实是关怀与担忧,也有父亲对女儿的爱。

这份爱,让她更急于证明自己,在演员路上有所成就。

以缇抱着“演员什么都要学”的心态,去运动、看各式表演,甚至学骑马,想方方面面兼顾、摸索,总有天会用上。演员是结果论,一路攒积能量,潜伏着,等待合适角色来临时,一并爆发。这也意味中途会有段漫长的等待,演员自我怀疑便从中而生。

以缇笑谈那段过往,我看着她,觉得辛苦,这其中的苦她三言两语简单带过,“艺术工作一切都很未知,但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要退。”虽然她说自己不像金敏照,但这一刻,我好像看到了不畏前路艰辛,不怕理想遥远的金敏照。不也是带着对理想的傻劲,因而耀眼的人吗。

(推荐阅读:有灵魂的演员!杨谨华:“对自己诚实,演出真实的角色”

我们都有千百种面貌,角色也应该是这样

成为演员 12 年,姚以缇不愿设限自己,演过飞官、舞蹈家、一直到检察官,她相信即便是同一角色,也会有不同的价值观和性格,“因为真实人物,本来就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样貌。”一位检察官,他可能热爱极限运动,也可能喜欢化妆打扮,即便是影剧角色,他都是有血有肉的人。

她戏称自己老爱演些边缘人,或许导演看出她的反骨,若只放进王子公主般的恋爱框架里,有些可惜。

除了呈现真实,作为演员,以缇对于创造影响力,也有使命感。她曾对于过去青涩演技感到懊恼,某次却遇见粉丝对她说:“你演的角色好勇敢喔!”那次之后,她审慎对待每个角色,因为她相信,演员创造的影响力远比想像中大。

最后我问以缇,如果自己是编剧,能够重写角色命运,会怎么写金敏照的故事?

以缇思考很久,最后叹口气,有些苦恼的样子,“这很难,因为我们已既定在她的命运里。但如果可以改变她的性格⋯⋯我希望她生活感可以出来,更立体。”

“你有看过金敏照笑的样子吗?”她反问,我认真想了一下,好像没有唉。“女强人不是只能那样的。”她总结。

她能严谨对待工作,也能爱擦睫毛膏、唇膏,穿着裙装逛街。人有多种样貌,她该是立体的。我想着,也对,女人披上英雄披风,也能脚踩高跟鞋,这是姚以缇告诉我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