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人潘家欣写给亲爱的孩子,有了蘑菇之后,她世界总处在育儿时区,彼此磨合中。

蘑菇元年一月

#1

完全无法违抗激素的指令,虽然坐月子应该要好好休息睡觉,而且我专栏才写一半,但满脑子只想把小孩抱上来喂她吃奶,跟她说话,自己都被这强烈的母亲欲望吓到。这启示了我,动物本能其实可以无限地强,而所谓理智其实是一种突变。

#2

蘑菇今天大便时露出“啊,大便好舒服”的表情。其实人生的快乐很简单,好好尿尿,好好大便。

#3

吉本芭娜娜的《食记百味》,有一段令我深受启发。作者说父亲会在便当里放草莓和白饭,像这样不适合抚养子女的父母还是拚命把小孩养大了,光是精神就值得感念。想到我妈以前把整条胡萝卜蒸熟了给我当早餐,又听说胡萝卜素是脂溶性的,于是在装胡萝卜的塑胶袋里倒入很多橄榄油。当我在早自修拿出油亮亮的胡萝卜啃食的时候,大家都惊吓不已。其实迷糊随性的妈妈也是可以把小孩养到成年的,我一直觉得自己的个性和职业会是一个不适任的母亲,其实压力也不用那么大嘛,想到这里瞬间放松,充满感谢,来吧蘑菇,我们终究要以真实的自我互相磨合。(推荐阅读:母亲的怀孕告白:孩子,你教会我对生命顺服

#4

和拉面讨论被取名这件事情,拉面觉得小孩如果可以自己说出名字来就好了,我说可是名字是别人称呼你的方式,所以必须由别人来说出。

整部《地海》系列探讨着,名字是别人约束你的方式,《阴阳师》也是。

所以名字很重要,名字不代表一个人的本质,而是代表这个世界如何定义了你,约束了你。那是这个世界在你身上画下的第一条线,而你将以这一条线为起点,延伸它,繁殖它,或是改造它。

#5

蘑菇今天睡一半突然尖叫大哭,那种哭声绝对是做了噩梦。把她抱起来安抚,她好不容易睁开眼睛,慢慢回到这个不能言语的现实,眼神很疑惑。好想知道出生才 28 天的人会做什么噩梦。

话说回来我今天问护士为什么蘑菇会像人类一样打嗝,说完才发现语病。我本来是想说她为什么会像大人一样打嗝⋯⋯


潘家欣绘,《负子兽》书中插图,逗点文创结社提供

蘑菇元年二月

#1

蘑菇的头毛闻起来像鹦鹉幼雏的味道。

有奶味,还有小动物温暖的骚味。

#2

凌晨三点是蘑菇的娱乐时间,眼睛睁得大大地在床上手舞足蹈哭哭叫叫,昨晚蘑菇心情特好,开始发音练习,看着我的嘴,很认真地调整各种嘴型,然后突然发出一声超可爱的:“噢?”

我打个呵欠称赞她,她笑了,又再次发出:“噢?”

我又打个呵欠继续称赞她,她更开心了:“噢?”

凌晨三点,深夜的谈话时间,噢。(倒地)

#3

蘑菇每次溢奶或是大便时就会笑,我猜那应该是很舒服吧。但她总是在刚换好衣服时溢奶,我努力把她的屁股弄干爽刚擦完屁屁霜时大便,让所有工作重来一次。有次她又在擦完屁屁霜后大便,我忍不住碎念,蘑菇笑嘻嘻的小嘴马上缩起来,很严肃地看着我,令我满心愧疚,彷佛打断了世上最神圣的快乐。

#4

凌晨四点,学姊在巴黎品尝法式蜗牛,我点赞,学姊传讯来说妳也在另一个时区吗?我说对,我在育儿时区。

有些事

有些事我做得不好

大家却拚命鼓掌

有些事我做得很好

但从来无人在意

我学会把微笑刻在脸上

这是世界给我的第一刀

更深处的哀伤

我把它们往微笑的黑洞里藏

如果女人能够卸下乳房

如同苹果不再成为箭靶

你会惊讶于植物也能长出翅膀

沉重矿石也能飞翔

有些沙漠不适合仙人掌

有些鲸豚不适合海洋

为此我们浑身是刺

或者发明出

再也无人能懂的歌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