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美”一词褒贬不一,多数时候人们避之唯恐不及,今天就让女性主义告诉你——善用自己的技术、能力来打造自己的美丽,其实是一件极其专业的事!

说到网美,第一个浮现在你脑海中的印象是什么呢?

网美已经成为一个无脑、自私、修图修到墙壁凹掉的代名词。在生活中,我们也不少用“发这什么骗照”、“唉你这样很网美唉”这类的话讽刺友人行径。

究竟,网美的人前人后是否真的这么“不一致”?有事吗这次来带你看看,一位靠 IG 吃饭的网红艾芮丝(化名),背后付出了多少努力与代价。

“网红”的每篇爆红的IG文章,都是充满技术含量的营建工程

访谈进行到中途,我们一时兴起想帮艾芮丝拍些照片,并请她示范平日拍照、修图、IG 上文的过程。她笑着说好:“刚好我今天也有带厂商请我业配的包包,可以发文。”

从在咖啡厅的取景、身体摆出的每个动作、再到产品的摆放位置,每个点都恰到好处 —— 原来这就是平面模特儿的专业。反倒是我一直很紧张,深怕自己拍不出够格的照片。

拍完照片后,你以为事情就结束了?不,重头戏才正要开始。

光是一张照片,就需要经过“多工处理”。艾芮丝熟练地打开手机里五六个修图软体:先用美图修了一下整体身形、再把脸修小一点,又再换了另几个修图软体调光调色。

“大家不喜欢业配文,所以我通常都会加一些心情小语、分享自己的故事啊,或者是打一些比较励志的话,读者会喜欢。”艾芮丝边说、边飞快的打字。最后加上常用的几个 hashtag,一篇千赞的 IG 文,热腾腾的再度出炉。

从拍摄到上文,大概只经历了 15 分钟吧 —— 同样是媒体工作者的我,边看着她处理,边在心中默默赞叹这专业度、以及对读者喜好的掌握度。

棉花糖女孩是对女性体型想像的解放,吗?

许多人会讽刺网美们“出卖色相”赚钱。但你不知道的是,艾芮丝本人其实并不是白瘦美的典型代表。从小到大都不是纤细瘦子的她,付出了极大的努力才有现在的成果。

当初之所以会红,是因为前阵子“棉花糖女孩”当道,所以不少厂商、跟平面杂志都会找她合作。

但棉花糖女孩,是否是种对“女性身形想像”的突破呢?至少在艾芮丝的案例中不全然。

“如果长得不够好看,不会有人说你是棉花糖女孩啊”,这句话道出了“胖女孩也能美丽”这励志故事背后的暗黑潜台词:就算不够瘦,那“脸”至少也得符合主流价值观的审美吧!

除了颜值之外,“棉花糖”的定义也很耐人寻味。她曾因太胖而被平面公司解约,也曾因变得太瘦而被拒绝。她说自己最近瘦了不少,反倒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失去了之前的工作机会。(同场加映:肉肉的又怎样?5 位自信做自己的“渡边直美系”网红


图片|pakutaso

网路红人的职业伤害: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另一个问题是,当棉花糖女孩的形象一旦与自己绑住,就会产生另一种职业伤害:不论是什么性别,这个社会总期待胖子可以“散播温暖散播爱”。

所以在台前,艾芮丝总是得呈现出欢乐的样貌;或者是不断做出“我很爱我现在的样子”、“胖女孩也可以很自信”的宣称。

但是,这可是个庞大的情绪劳动。

每当她快速地说着这些“官方说法”,我感受到的却是演练多时的成果。艾芮丝已经是半个公众人物了,即便自己对身材有所焦虑、儿时被笑“胖妹”的阴影依旧存在;只要镁光灯一来,上场、她就必须是个快乐的阳光女孩。

这是一件极其专业的事情。然而,这样的劳动成果在众人眼中被忽视了。而这还没算上她投资在自己的美貌上所付出的成本:禁食、大量运动、甚至微整形。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这么害怕被笑“这样很网美”?


图片|pakutaso

美丽的代价,就是场“砸下新台币、撑起意志力”耐力赛。说到这,也许值得反思的是:为什么你不会真心认为网美是纯正美人?为什么她们会成为被攻击的标的,而女孩们也对这词避之唯恐不及?

也许是,所谓的网美、网红并非社会对美女的纯正想像。大众对于“真美女”的想像应该要是天生丽质,而不是卸妆前后的影片可以上抖音。(推荐你看:【性别观察】网美的女性主义:不要笑,美丽就是无止尽的劳动

相较之下,网美总是花太多力气进行“印象整饰”,这便是这个社会不乐见、甚至会加以嘲笑的美。

美丽不该只有单一的想像,不是只有母胎美人才能得到社会认可。善用自己的技术、能力来打造自己的美丽,是一件极其专业的事——网美不该是无脑的代名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