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专题,失恋阵线,邀请到海苔熊╳宋尚纬╳林达阳╳莫子仪组男子失恋阵线,听男子说失恋聊失去。我们都难过,我们都脆弱,我们都可以从头来过。

八月,我们来组个失恋阵线吧。世间悲伤百百款,女人迷组队失恋男子阵线,从诗人到演员到心理学家,伤心列队,朝复原整装出发。

为什么找来男子组队谈失恋?因为我们希望透过谈论,让每个男孩明白,你的心碎伤痛能理所当然降落,你的眼泪不用急着抹干,你的失忆心痛都有资格被倾听和诉说,亲爱的男子,身而为人的我们,一哭一笑多珍贵,让我们一起好好拥抱自己的情绪,无论好坏。

痛苦的一方不会表达,陪伴的一方不知道如何问话

女人迷作者 海苔熊:

我终于理解男人们的苦闷其实并不是说不出口,而是碍于种种性别刻版印象的压力之下,痛苦的一方不会表达,陪伴的一方不知道如何问话。

长期以来大家都如此辗过自己的伤悲,失恋就喝酒、分手就打 LOL,哭哭啼啼的被说是娘炮,藕断丝连的被说是没小鸟,但这所谓的“男子气概”充其量只是把悲伤掩盖,藏在底下的焦虑,仍然像是操练后的裤裆一般,闷闷 der 充满种种黏腻。(推荐你读:男子失恋阵线|海苔熊:最闷的不是失恋,而是失恋却说不出口

我只是接受了“爱”或者“感情”作为一种情绪,有扬起也有低落的那个事实

诗人 宋尚纬:

想想自己在这些年来,也面对了许多次的感情关系的建立与解除。这么多年来,我觉得自己其实并没有成长多少,认为自己在感情关系中,并没有比任何一个人处理得更好。我们都清楚的──我们都没有办法在当下得到一个更好的自己。我过去面对感情的状态就像是流水一样,你来了,我谢谢你,你要走了,我试着挽留你,但我不会真的认真地去挽留。

所以你说我作为一个男性,我是怎么去面对自己感情上的变动,或者说,如何面对失恋?我只是接受了“爱”或者“感情”作为一种情绪,有扬起也有低落的那个事实。我只是接受自己埋在内心中的自卑,然后毫无作为。我只是认清楚我们在这段感情关系中,是一个人和另一个人,我们之间对等,两人之间谁想要解除这段关系,我都能够理解并且接受,因为我们两人之间并没有谁从属谁,所以也就没有大家所常常有争议的那些问题。

对我来说,在感情中如何面对自己比如何面对对方要来得难多了。我们都必须承认,自己只是一个脆弱的人,必须承认现实──自己脆弱,而且不堪一击,更重要的是,我们时常自己打败自己。

许多时候我们认为自己将对方看得比自己还重,但其实不是的,我们仍然是在意自己的感受。有的时候我们耽溺于那样无私奉献的自己,有的时候我们使自己是个悲剧演员,但其实不是,我们大多时候是输给了自己的软弱。

有的时候我会想,一颗心是多么容易受伤啊,我们会因为许多无关紧要的事件,或者一句话、一首歌就深陷其中,然后自顾自地陷进自卑的回圈里。我们常常会使自己陷入自己所制造出的恐惧幻境中,例如要被抛弃了,又要一个人站在原地了,自己就像是那个幼时被所有人遗忘在原地的自己。当我们陷进恐惧的时候,大多数人会采取的是攻击。

人多少都做过浑蛋,多少在处理跟感情有关的事情时处理得并非得体(事实上是绝大多数都很烂),因为没有人教过我们该如何处理,甚至是如何面对,大多数人做的第一反应就是逃避。因为逃避就不用面对了,然而逃避是最糟的处理方式,但这些事要到很久很久以后才会了解(也或许一辈子就这样子过下去了也从未回过神来就这么一直浑蛋下去)。

严格说起来,我已经过了会相信永远的年纪了,活到近三十,人生遇过最多次的课题就是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远。任何事物都会有变化,包括感情。人与人之间不可能永远都如初见一般,万物的接触有时,离去有时,我们所能做的就是将一切我们所愿意延展的感情延展到最大。我相信我们提到永远时的那颗心,当下想的永远都是真实不虚的。(【宋尚纬为你读诗】爱是最荒凉且孤寂的一场雨

人会变化,意味着即便是一直相处的两人,相处的方式也会有所变化。我们并没有办法从交往的第一刻开始到老去、死亡,都拥有相同的对话方式与相处模式,我们只能在有所变化的时候试着调整、协调,面对彼此的新相处模式。

如果真要说爱情有什么输赢,或成功、或失败(结婚就是成功,离婚就是失败、交往就是胜利组,分手就是失败组吗?),当我们用心去投入的时候,成功还是失败根本就不重要。当我们有在这段感情中认真付出时你认为自己是输还是赢?如果真要说个输赢成败,我只能说败者永远都在复制失败的结局,如果在感情之中想的永远都是输赢成败,那这段感情也只有输赢成败,没有其他。

痛苦不该用“恨”或“自卑”的形式存放在心里

诗人 林达阳:

失恋那种被重挫、被撕裂的痛苦我们都经历过,没有任何办法可以缓解,但或许可以试着把痛苦转换成透过书写更了解自己的动机、以及运动的动力───做这两件事还是必须经历痛苦,但痛苦比较不会被以恨或自卑的形式存放在心里。

准备一个更好、更靠近自己的状态,因为我相信前方还有等着我的人。

回想这段爱情是否真挚地陪伴过彼此;如果是,那也就够了

演员 莫子仪:

回想这段爱情是否真挚地陪伴过彼此;如果是,那也就够了,如果不是,是时候好好问自己什么是爱,而自己要的到底是什么。

被伤害的痛需要时间放下,但同时也要提醒自己,他/她不是刻意针对你,彼此的缺陷是必须面对的痛,彼此的脆弱是渴望温柔的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