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对刺青抱持着什么样的看法呢?带你穿越到两百多年前的刺青现场,从第一位靠展示刺青维生的女性到首位在充满男人的地区开刺青店的女性,刺青在女体跟着女性身体议题也努力走到了今日。

ROLL UP! ROLL UP! 看过来!看过来!

除非曾服役于军中或是曾住在大城市的不毛地段,在 20 世纪初期前半绝大多数的人——特别是那些住在小城镇或是乡村地带的居民——基本上不会有机会接触到纹身艺术。对于乡下人来说,当巡回演出的马戏团或是移动游乐园来到小城镇时,目睹马戏团的成员或是身上有刺青的畸形人那一刻,多半会是他们生平第一次接触到带有刺青的人体的经验。

“无痛” 杰克.泰伦(“Painless”Jack Tryon)又名三星杰克(Three Star Jack),在20世纪初期让身为刺青界传奇的纽约刺青师查理.华格纳与卢.艾伯(Lew Alberts)为他刺青,受封为“全世界刺青纹得最美的男人”,泰伦也因而迅速在全美成为杂耍表演上的招牌。但在 1910 年,他决定转换跑道自己当刺青师。在往后的日子,泰伦聘雇了推动西方刺青界发展的重要推手——刺青师鲍伯.萧(Bob Shaw)在他店内工作。

因为都市以外泰半的民众基本上没有机会接触到纹身艺术,深具商业头脑的出版商于是便参考了巡回杂耍团的成功案例,让刺青现身于书报摊上。以一般大众为读者群的美国周刊《自由》在 1950 年代的销售量仅次于《周六晚邮报》,这份周刊的出版商随即察觉到乡村读者对于纹身艺术的兴趣,于是便企划了封面故事,故事中介绍了一位身上有大量刺青的男子(应该是以“无痛” 杰克.泰伦为灵感),他正以吞剑在取乐一群看得瞠目结舌的孩童。

尽管艾琳.伍德沃(Irene Woodward)是否为历史上第一位进行人体刺青展示的女性这一点至今依旧有争议,但从可上溯至 1882 年的迹象显示,她确实是第一位藉由展示身上的刺青来维生的女性。伍德沃所使用的艺名是美人艾琳,她曾对观赏杂耍的观众吹牛皮,说自己以前定居于德州危险的西部地区,是为了要躲避美国原住民战士的热情追求,才在身上纹了那么多刺青。但是实际上,伍德沃身上大面积的刺青是出自于纽约着名刺青师之手,包括了查理·华格纳以及发明了电动纹身机的塞缪尔.奥瑞利。

如果要宣传杂耍团或是马戏团中受到欢迎的人体刺青展示,一个方法是大型广告看板,上头会拙劣地绘有人体刺青展示者的图像。另一个方式是由负责揽客的人去向路人游说,极力宣传掏腰包进杂耍团看人体刺青展示的种种好处。(延伸阅读:纹身女子 ARTORIA GIBBONS:我的身体,就是我的表演场地

贝蒂.布洛本(Betty Broadbent)是全美最着名的人体刺青展示者,她会踏上这条路的契机在于 14 岁时于大西洋城结识了全身满是刺青的杰克.瑞克劳(Jack Recloud)。瑞克劳身上的刺青让布洛本大开眼界,于是她让瑞克劳把自己引介给帮他刺青的刺青师——查理.华格纳。在接下来的几年,她让华格纳与其他诸如像乔 凡.哈特(Joe Van Hart)、东尼.莱尼基(Tony Rhineagear)和瑞德 基本(Red Gibbon)等刺青师在她身上纹下了 560 个以上的图样。

布洛本在今日被誉为是女性主义代表,因为她参加了举办于1939年国际博览会期间的第一场电视选美秀。即便布洛本知道自己在这一场竞赛中胜算不大,但她为了挑战传统对于女性美的观念,还是决定参赛。

对于许多杂耍团的男性观众而言,观赏女性人体刺青展示最大的乐趣不在于她们身上五颜六色的纹身艺术。要进行人体刺青展示必须脱掉大部份衣物,在这样的行为依旧相当具争议性的年代里,男性们是冲着这一点蜂拥至巡回杂耍团去观赏年轻女性展示自己的身体。

迪菲 葛拉斯曼(Deafy Grassman)在1920年代晚期为自己的太太史黛拉刺青,史黛拉本身也是人体刺青展示者,但她和莫德 华格纳(Maud Wagner)、崔西小姐(Miss Trixie)、薇拉夫人(Lady Viola)等其他人体刺青展示者一样,在杂耍团和马戏团工作期间自学刺青,自全身满是刺青的怪胎跻身为专业刺青师。史黛拉以刺青师身份在费城、纽约与罗德岛等地的美容院工作,同时她也是玲玲马戏团的成员之一。

查理.华格纳(Charlie Wagner)以刺青师身份在纽约工作超过半个世纪,他为 50 位以上在美国享有高知名度的人体刺青展示者纹身,当中包括了贝蒂.布洛本、米缀.赫(Mildred Hull)与查尔斯.桂达(Charles Craddock)。不过,华格纳对刺青史的贡献不仅止于此,他在 1904 年为自己开发的电动纹身机申请专利,这台电动纹身机改良了塞缪尔 奥瑞利所发明的电动纹身机,基本上就是现代所使用的电动纹身机。华格纳逝世于 1953 年,当时他工作室内所有的物品,包括他亲手打造的电动纹身机以及刺青设计原稿全都进了掩埋场,就此失传。(同场加映:Vegan Tatto Ink,纯素主义者也可以刺青了

纽约包厘区的且林士果广场在 20 世纪初期是全球刺青店最大的集散地。但因为且林士果广场所有的刺青师都是男性,客群的绝大多数也是男性的关系,刺青店成为相当阳刚且不欢迎女性的环境。但是米缀.赫却在这个地区以刺青师身份工作,挑战包厘区的大男人主义,最后更于 1939 年开了自己的刺青店。她丝毫不畏惧醉汉或是眼红的同业的呛声,也无惧于跟他们拳脚往来。赫的作品可见于当时许多着名的杂耍团人体展示者身上。(推荐你看:六零年代,她在男性主导的刺青产业,成为第一位女性刺青师

大欧米(The Great Omi)(本名为何瑞斯.莱德勒(Horace Ridler))在 20 世纪中叶于伦敦、巴黎、纽约、澳洲与纽西兰等地进行人体刺青展示,在当时相当受到欢迎。莱德勒是出了名的爱吹牛皮,他谎称自己在 1892 年出生于富裕的英国家庭,后来加入了英国陆军,直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后才退役。

莱德勒在 1922 年决意投身表演事业,并且接受刺青以便找到人体刺青展示的工作。但因为不满收入微薄,他在 1927 年找来乔治.伯切特在他全身纹满粗线条的斑马条纹。改名为大欧米的他,后来在当时的主要马戏团找到收入丰沛的工作。

雅各.凡定(Jacobus Van Dyn)出生于南非,他脸上缤纷的刺青看起来彷若移动游乐园的游乐设施,但据他本人描述,他的成长背景可是一点都不欢乐。尽管真实性存疑,过去他曾定期现身伦敦海德公园的演说者广场,发表自己过去在恶魔岛监狱与星星监狱等各大监狱服刑的经历,以及过去如何在军火走私犯艾尔.卡彭的手下工作。凡定身上的刺青全部出于自己的设计,在 20 世纪中叶,他公开声明要出售死后自己满是刺青的脑袋、欢迎意者竞价,这项声明使得他登上了新闻头条。

虽然米缀.赫在 20 世纪初期留在世人印象中的是纽约包厘区唯一的女性刺青师,但其实她也时不时会在杂耍团中登场,透过纹身艺术来娱乐看得瞠目结舌的群众。

和美国一样,在20世纪初期德国境内的杂耍表演相当兴盛。杂耍团不仅让纹身艺术在欧洲扩散,就西方刺青史来看,这些表演的存在相当关键,因为这些表演者让马丁.希德布兰特得以磨练手艺。希德布兰特日后移居至美国,同时也成为全美第一位专业刺青师。他的女儿诺拉也是女性人体刺青展示的先驱者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