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元风气渐开,强调性别平等的年代,许多针对女性限制的台湾民俗禁忌逐渐开放,从炸寒单到八家将,我们渐渐可以看见女性身影于其中穿梭。


花莲首位女性“寒单爷”张淑玫被炸得皮开肉绽,庙方执事人员赶快协助刷敷膏药。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女力时代,性别平权下,许多民俗里的女性禁区再也不是牢不可破,悄悄掀起一股民俗宁静革命,女八家将、女性跳钟馗等出现,以前连碰都不碰的领域,都已经有女性参与。在宜兰,头城抢孤、二龙竞渡、中秋荡秋千是地方三大特色活动,都传承了 1、200 年,随时代变迁,有些活动已有突破性改变。

苗栗妇女神轿团 30 年前全台唯一


苗栗县西湖妇女神轿班 30 年前成立,在遶境、庙会展现活力。 联合报系记者胡蓬生/摄影

庙会活动中抬神轿的重任,早年一律由男性轿班成员担任,苗栗县后龙镇慈云宫 30 年前成立全省仅见的妇女神轿团,附近乡镇也陆续推广成立,在遶境、庙会活动展现十足活力。

慈云宫妇女神轿团当年成立时是全省仅见的妇女神轿团,成员中许多都是上了年纪的阿婆、阿嬷,大家不畏辛劳,虔诚地为妈祖婆充当“脚力”。妈祖婆神轿在各地宫庙“进庙”时,团员们当前导、吹号、敲锣、抬神轿,都展现活力,在众多遶境阵头中,格外引人注目。

西湖乡代理乡长杨秀瑕 1994 年请慈云宫神轿团指导,也成立西湖妇女神轿班,当年是苗栗县客家庄唯一的妇女神轿班,目前成员约有 70 人,年龄从 20 出头到 90 岁都有,不少成员从神轿班创立迄今都很活跃,一直积极参与,觉得为妈祖婆抬轿并不辛苦,且深刻感受妈祖婆保佑全家平安,让她们心满意足。

女寒单爷引轰动 荡秋千有女选手


14 年前花莲诞生第一位女“寒单爷”张淑玫,她在下场前先喝口水、喘口气。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元宵节炸寒单是台湾传统的民俗活动,以往多半由男性担任寒单爷,但近年来也逐渐有女性参与。花莲玉里金阙堂去年就出现 60 年来第一位女寒单,在小镇引起轰动。


礁溪中秋民俗竞赛荡秋千,两年前已正式开放给女性参加荡秋千。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两年前已正式开放给女性参加荡秋千,虽然女选手还不多,但总是一个开端。”礁溪乡长林锡忠说,礁溪乡在中秋节有荡秋千的民俗竞赛,以竹木绑制,秋千前竖竹篙,篙顶挂铃铛,选手荡高,伸足踢铃铛,踢愈多者为胜。民俗相传上百年,一直都是男性参加,没有女选手,前年顺应潮流,开放了。

不过,开放不是天上掉下来礼物,也是经过多年争取。有女性民众鸣不平,不断向乡公所陈情,并写信到县长信箱争取与反映,才终于解禁, 由于事关民俗,开放前,林锡忠还先与相闗地方人士沟通,取得共识。


礁溪传承 200 余年的二龙竞渡,公所设法“转弯”,另外打造新船,提供女性民众以体验方式参加。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除荡秋千外,传承 200 多年的宜兰礁溪乡二龙村的二龙竞渡也有“微幅”改变。二龙竞渡有村里传统使用的 2 艘船,从船整理、绑尾绳与绑尾桨,到船下水,用扛的或是用推的,甚至下水的祭江献纸,直到正式比赛,都是男性,至今仍不让女性去碰。(推荐阅读:在台东造龙舟的港人胡梓康:卷起袖子,保育海洋不分国界

礁溪乡公所设法“转弯”,另外打造新船,提供民众以体验方式参加二龙竞渡,虽不算正式比赛,但女性“顺势”体验,也算另类参与。

抢孤禁女子接近 连女记者都请回


宜兰县头城抢孤设有禁区,禁止女性靠近孤棚。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头城抢孤在农历七月中元节期间举办,是一项高空攀牛油柱的竞赛,难度高,禁忌也多。家里办丧事、妻子刚生小孩的人都不可以参加;参赛者赛前三天必须沐浴斋戒,吃全素、不可行房,也不可以涉及丧礼场所,或探视坐月子的妇女;参赛当天要穿全新的衣服、鞋袜。参赛者只能是男性,女性不但不能参赛,甚至禁止接近抢孤竞赛的孤棚。


头城抢孤参赛者只能是男性,女性不但不能参赛,甚至禁止接近抢孤竞赛的孤棚。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传习 200 多年,我认为应该尊重,并继续传承下去。”头城抢孤由头城中元祭典协会主办,理事长柳万顺表示,不是性别问题,而是尊重,维持传统的原汁原味;他不是迷信的人,但筹办头城抢孤,自己亲身体验宗教上有不可解释与无形的力量存在。抢孤相传这么多年,有相关的禁忌,包括不能让女性竞赛或触摸孤棚、绑制孤栈等,不是说改就改、说突破就突破,要慎思再慎思。


屏东县恒春中元抢孤历史逾百年,仍严禁女性参加。 联合报系记者潘欣中/摄影

有上百年历史的屏东县恒春中元抢孤(竖孤棚)民俗活动,镇公所 10 年前为扩大参与面 ,由传统的 4 柱增至 36 柱。在性别平权时代,曾有人建议开放女性参加,但被地方耆老打了回票,怕触犯阴界禁忌,严禁女性参加,甚至连靠近会场都不可以。曾有女记者为了工作需要,穿载帽子和雨衣入内采访,被眼尖的工作人员发现,厉声请出会场。

原住民性别分工 男性主祭典仪式


赛夏族巴斯达隘(矮灵祭)在共舞时不分男女,但内外祭仪由男性担任主要角色。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苗栗县南庄乡赛夏族巴斯达隘 (矮灵祭)祭典,主要仪式都由男性负责,迄今未改变。赛夏族苗栗县议员潘秋荣指出,巴斯达隘主要以姓氏分工,祭屋内由男性负责仪式进行,祭屋厨房由朱家媳妇负责,巴斯达隘在共舞时不分男女,但内外祭仪由男性担任主要角色,到现在没有改变。

花莲县有阿美、太鲁阁、噶玛兰、撒奇拉雅、布农与赛德克六大原住民族群,阿美族和太鲁阁人数最多,阿美族一年一度的丰年祭活动,最近正在各部落陆续登场。阿美族的原民传统祭仪规定严格,不只性别分工明确,连年龄阶层都很严谨,丰年祭的上山邀祖灵、报讯息等程序,都由男性担纲,严禁女生参加。

花莲阿美族部落近日举办丰年祭,报讯息都由年轻男性勇士担纲。 联合报系记者王燕华/摄影

太鲁阁族至今也坚守男女分工的传统,年轻族人拉比森纳指出,族内祭典由男生担任头目、巫师则一色都是女性,族人们深信必须维持 gaya(祖训),若是擅自窜改,会激怒祖灵。

台东达仁乡排湾族土坂部落祭司邱新成表示,排湾族传统祭仪活动中,有部分仪式或物品是禁止女性参与或接触的,至今仍非常严格执行;如五年祭活动中的刺球祈福,搭建的场地就禁止女性进入,刺球的竹竿女性也不得触碰。活动期间都会有部落人员把关,一旦有女性触犯规定,活动就必须暂停,严重一点还会停办或延办。


兰屿达悟族人每年招鱼祭(rayon),滩头上绝对禁止女性靠近或是触碰拼板舟。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兰屿乡达悟族人夏曼·利达森说,每年岛上举行招鱼祭(rayon),滩头上绝对禁止妇女靠近,只有男人才能在滩头上活动,不然出海捕捉飞鱼会不顺利,这个禁忌到现在仍严格执行。至于神圣的拼板舟,也是严禁女性触碰,尤其有月事的女性更不能接触,不然污秽了船只,也会对女性朋友带来坏运。


台东知本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巴拉冠”、“达古范”等聚会所,只有男性才能进入。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片

知本卑南族卡大地布部落团长陈贤文则指出,部落的巴拉冠(聚会所)几百年至今,都严禁女性进入,聚会所外设立女性止步告示牌,因为聚会所是男人的场所,也是神圣的地方。

民俗专家:“不必太强调性别 民俗会顺应时代”


民俗专家台中教育大学副教授林茂贤(站立者)表示,民俗对女性的禁忌与限制,有些不合理的已逐渐解禁中。 图/联合报系资料照

民俗专家台中教育大学副教授林茂贤表示,台湾有很多对女性的禁忌与限制,有些不合理的逐渐在解禁中,但有的不全然是对女性歧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反而是保护女性。像抢孤是强制驱离孤魂野鬼的宗教仪式,抢孤竞赛本身是危险且激烈活动,禁止女性参加或靠近,也是避免她们接近危险,过火也是。

他说,就传统民俗而言,男女分阴阳,宗教上,神明是阳,因此,有些是适合由男性来办;再者,从性别分工的角度来看,男的有男的事,女有女的要负责的工作,不全然是性别歧视的因素。(推荐阅读:侠女的内力!专访张小虹:“女性主义的努力,是为了让女性主义死去”

林茂贤认为,性别议题不必太强调,时间到了,自然就发生,原来的禁忌破了,女性参与了,参与了就参与了,没怎么样就没怎样,不必太挑明,就像生命会找到出路一样,民俗也会因时代找到应走的方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