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遇过不知道该如何沟通分手的窘境吗?近期大陆兴起分手代理师、爱情挽回师的生意,一起看看,透过第三方协调,真能解决伴侣的感情问题吗?

KY 作者|预言

从去年起,我听说中国有一门和“分手”有关的生意。我对此一直很好奇。

后来我做了一些粗浅的调查,才发现传言有误。

不止有“一门”,而是有好多门和分手有关的生意,而且看起来是一门非常赚钱的生意。客户们因为无法自己解决分手问题,只能在网上用金钱委托他们来处理。

为什么会有情侣用金钱委托第三方来分手?这些因为“分手”而产生的情感服务究竟会起到怎样的作用?

东京索非亚大学的社会学家 James Frarer 在他的着作《开放》当中审视了当代中国人的性和爱情。在书中,他写到在千禧年代,中国当下的年轻人,因为互联网的到来,从前人们找对象所依靠的家庭和社会人际关系网络已经分崩离析,人们有一种强烈的错位感,年轻人不知道该找谁帮忙。(推荐阅读:相爱容易分手难!练习面对分手的艺术

年轻人对于爱情的困惑,渴望寻求帮助的诉求直接体现在互联网婚恋市场上。我们第一位访谈对象雷宾,2013 年在淘宝上开始自己做“代理分手”的业务,那一年中国网络婚恋爱情行业营收为 20.2 亿元人民币;2017 年,这个数字增长到 37.1 亿元。

雷宾的公司也在这 5 年中,从自己单干变成了团队作战,在采访中,他讨厌别人把这个职业的存在简单的归类为“骗子”,他称自己是“情感工程师”,针对不同的分手诉求拟定不同的分手方案,尽力帮助你解决问题。

代理分手师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分手,但感情是不可控的。”——雷宾

主要业务:替人分手、代人复合

13 年的时候,我在淘宝上注册了自己的公司,开始做代理分手业务。做这个的原因很简单,我看到《顽主》里面的 3T 公司,还有《甲方乙方》当中的付费感情服务,我觉得也可以搬到现实里,所以就有了这个想法。当时公司只有我一个人,刚开始接到分手业务时,年龄大部分都在 70 后,主要是帮别人分小三。(KY:怎么感觉最潮的还是 70 后⋯⋯)   

现在客户大部分的年纪已经稳定在 22 到 35 岁,分手业务扩展到了代人分手、以及帮人复合。一开始我是只专做分手业务,但是后来在实际接触案例的过程中,我发现有时“分手业务”是不可控的,很多委托人在委托分手的过程中,最终发现彼此之间还有爱,又要求我们帮忙复合。

来找我们分手的情侣都是两个人既不想伤害对方,也不想委屈自己,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没有办法正常交流下去。他们不知道自己哪里错了,哪里不好,我作为第三方的角色来告诉他们在感情中面临的问题,最终要不要分手的选择权还是要交给他们。

在今年上半年的时候,有一对谈了 7 年,感情很好的情侣,因为女生家庭强烈反对,最终女生决定听从父母的意见,跟男生分手。但是考虑到谈了 7 年的感情,她害怕跟男生当面提出分手,于是让我们跟男生说分手。


图|作者提供

当时我以朋友介绍的身份跟男生介绍,我不能让他知道我是职业分手师,只能以比较熟悉的关系来说出女生的诉求。

在后来互相沟通的过程中,两人都当我的面哭过。我身处其中,也很有感触。两个人都有很深的感情基础,就因为现实原因——男方家在大城市里买不起房,就要分手。

后来男生坚持不同意分手,我就想能不能提供一个方案,让他们两个在一起。

首先,我把他们 7 年的情感经历变成幻灯片,一张张的展示出来,下面坐着是他们的亲朋好友,双方父母。可以说当时的方法是道德绑架、情感绑架的一种,但是我不觉得我这样做是错的。

然后我给他们拟定了一个详细的财务方案。两个人现在的工资能够维持在大城市里生活的基本开销,所以他们俩在一起还能省点钱。我们还说服了女生的父母,把他们要求的彩礼钱和金银首饰钱省下来,大概 20 到 30 万存在银行里,由女生保管。这笔钱用于买房的开销,至于什么时候决定要用它,就是我不可控的。

最终商讨下来,结果是没分手。双方父母同意让他们先在大城市里租房子过,打破父母原本观念里的婚前不能同居、一定要买房才能结婚的传统婚恋价值观。

像我接手工作的 5 年中,情侣要分手的案例差不多有 150 多起。这些要求分手的我总结下来有 3 个原因:a. 情感模式,b. 地域和原生家庭,c. 第三者。其中,情感模式出现问题的情侣,他们到分手的那一刻都没意识到自己身上出了什么错,总是互相责怪对方出了问题。

你会发现因为这些原因来寻求帮助的情侣,普遍的情绪都是焦虑,还有一种愤怒,莫名的愤怒。是这种我不知道我们好好的,为什么会走到这么一步?我们原来维持了很好的关系,为什么到现在却形同陌路,变成了仇人?

近两年,我发现 00 后过来找我们分手的也越来越多,有的甚至还是才 17 岁、18 岁的高中生。过来寻求帮助的时候,你跟他们对话,发现他们的恋爱观受社交媒体的影响特别大。

比如说经常在“附近的人”、“摇一摇”、“探探”这类约对象,最后出了问题也不知道怎么办,让我们帮忙解决,我们也不知道上哪里去找啊。所以现在 00 后的案子我都不接。

我的行业底线是:不轻易给客户承诺,不欺骗客户,有违反伦理道德的要求坚决不做。虽然公司近几年,在不断的变大,委托的业务也越来越多样。但其实也侧面反映了现在的年轻人的情感都面临或多或少的问题。

我们这个职业的存在是社会机构下的产物,现在通过互联网或者其他平台,人们可以利用金钱获得生活上的一种便利,于是他们想在情感上也通过金钱获得一种便利,要求我们快速分手,解决麻烦。

虽然我是做这行的,但我现在更希望把分手案子都做成复合案子。因为快速分手就像潘多拉的魔盒一样,越希望能够用金钱快速解决情感问题的,最终也难以找到适合自己的感情。 

爱情挽回师

“我会想尽一切办法帮你挽回,但总有一些是挽回不了的。”——匿名

主要业务:情感修复、爱情挽回、婆媳关系处理

我做婚姻谘询师已经有 3 年时间了,专门针对爱情挽回业务是在 1 年半前开始做的。我相当于行业新手。在这一年半的时间里,我都快成为客户第二个妈了。他们经常在我面前哭,说到自己因为感情破裂,害怕看不到希望,还有面对父母的压力,一个人孤苦伶仃的在城市打拼的辛苦。这个当中男生女生都有。(推荐阅读:提分手的人,也会过得不好,这是真的

来访者的年龄跨度从十几岁的年轻人到五六十岁的都有。在这其中 70 后对待婚姻和恋爱的​​态度:经人介绍,踏踏实实一辈子;80 后向往神交,自由恋爱,感情好就能结婚;90 后是花了是钱,不花是纸,对他们来说感情好和结不结婚没关系,因为明天还不一定跟谁在一起。我觉得 90 后很多人甚么都不会做,却总以为自己做得最好。

在帮助他们挽回爱情的过程,也是不停的在帮助他们调整双方的择偶观的过程。因为挽回跟分手不一样,挽回说明两人还是想建立一段长久、稳定的关系,婚后挽回那就表示还是有希望能够继续维持家庭关系。

来谘询最后确定要我们帮助的,我们都是从头到尾一对一的指导。细节到再去约对方见面的穿着打扮、化个妆都要指导。有的婚姻当中出现问题的,我们的方法是重新唤起双方的激情,这就必须要有外形上的改变。因为在择偶观上,除了双方看重的是性格,第二个就是外形。性格因为一时不能解决,必须要沟通才能发现双方性格中存在的问题,短期明显有效的方法就是通过改变外形。

之前有一个比较极端的案例,女生在 26 岁左右,可能刚刚从学校开始进入工作,非常容易情绪化,如果对方约会迟到 10 分钟,就会演变成爱不爱自己的高度,还有嫌弃男生的发型太土,出去见朋友不好意思。这根本就是太让人为难了,我们就只能循循善诱,让女生降低一下标准,让她多多关注男生性格方面,另一方面跟男生说让他每次见面注意发型,还有衣着打扮。

很多情侣都是出现了问题,才要一个解决方案,他们来都恨不得马上就能解决问题,就算能马上让你们复合,但没有意识到真正的问题,还是会出现矛盾的。我们工作很大的困难就在于要不断的调整他们的观念。有很多情侣在恋爱关系中,都太不够主动了,要推一步才能走一步。女生保持矜持好面子,现在很多男生也是这样,谁都不愿意做主动开口的那一个。

他们在来寻求帮助的时候都有很迫切的复合、挽回的意愿,但是到了后续整个服务过程,都还是被动的状态多一点。

一方面总是跟我们说哎呀自己的工作太忙了,没办法再去顾及对方的感受,为什么不能多为我考虑考虑?第二个就是心态问题,觉得交了费用,这个过程要等我们去通知下一步怎么做,全程让我们帮忙去做就好了。

但很多时候感情是不能按部就班的找照着计画进行。总光靠想、光靠等,人家早就走了。

有的时候我们在做爱情挽回的过程中,你遇到真心分手的,是没有办法挽回的。真心分手的特点比如说,在通讯方式上斩断了一切可以联系到的方式,也告诉了共同的朋友、亲人你们已经分手了;情绪上,对方已经不再大吵大闹,反而是很平静,也不想理你了。

这些真心分手的,用尽了我们一切资源和调节方法,各种自我提升,不论从外形上还是性格上都发生改变了,沟通方法也变了,也学会了去理解对方,依然改变不了对方要离去的决心。

我们在这里其实只是一个摆渡人、一个引领者,最大的作用可能还是帮助他们认识到自己存在的问题,帮助他们提升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并不是说花钱就能重获失去的感情的。


图片|来源

寻求代理服务的上海职场新白领

“在一起时长六个月,自己解决不了的交给专业的人。”

其实当初找第三方帮助我们分手的原因就想委托别人,让我跟她最后再见一次面,再当着中间人把话说清楚。如果她表示还是不愿意,那就分手吧。

最后虽然还是分手了,但是她当我面把话说清楚了,也跟我说:“我挺喜欢你的,平时那些问题、小习惯也愿意接受,但是父母明确的提出不让我们在一起,我也考虑到今后的发展,认为我们没有未来,那就分手吧。”

我们都是在上海的同一家公司工作时认识的。我们经历了普通情侣都会经历的热恋期。但慢慢地就有了矛盾。比如我喜欢通过打游戏、看直播的方式放松一下。那这个行为在她眼中,就变成了“我不理她,追到手之后,态度就变了”。

当时她也不愿意告诉我这些,就一个人生闷气,我也没意识到。直接导致要分手的时机,是在过年的时候跟她回了一趟老家。当时她跟我说,过年我们一起回我老家吧。我爸妈的建议就是第一次去女方家,一定要大方,该买什么就买。但没想到,这个行为在她爸妈眼中,就变成了浪费、花花架子。

在返程回上海的时候,她父母让我一个人先回去,当时我就意识到有点不太对。

我回到上海后,她一直回避与我联系,电话和微信没有拉黑,但就是发消息、电话都不回覆。公司上班,也没见到她。我有点急了,不知道怎么办。那段时间我工作也工作不好,晚上一个人的时候就在想:“到底是怎么了?之前不是一直都好好的吗?”(推荐阅读:新形态分手疗法!一键删除悲伤?

我开始找第三方机构帮助我,一方面我想问问我到底哪里出了问题,希望能通过他们让我女朋友跟我见一面,把话说清楚,另一方面也是想赶紧把问题解决清楚,我的工作正处于上升期,我不能因为感情问题,太耽误我的工作。

我不太好意思找我朋友,因为我们俩毕竟都是同一家公司的,都有互相认识的人,解释起来真的挺麻烦的。

后来当着第三方的面,我才知道原来十一回来的那段时间,她变的安静了是因为在生我闷气,但她想我主动发现,去哄哄她。

虽然我们最终算是和平分手,在一起的时间还不太久,等于是在及时止损吧。

这段经历对我来说体验真的很特别。我也是第一次通过这种方式经历分手,我在想是不是我们在恋爱的过程中放大了之间的美好体验,刻意忽略了彼此存在的问题。一直到分手的时候,也害怕去提,需要第三方引导,双方才能开诚布公。

这一点可能本身也说明了感情的问题吧。

KY 小姐姐有话说

本次访谈中,各方提到的观点仅代表他们自己的观点,不代表 KY 的观点。

通过这次的访谈,其实我们还了解到了更多的信息。篇幅原因无法一一呈现。但总的来说,我们发现大家寻找第三方来解决分手及复合的问题,大体有以下 3 个原因。

  • 现在的人分工意识越来越强了,他们觉得专业的事要交给专业的人来做。感觉请个代理分手,和代理租房没什么本质区别。
  • 大家觉得自己很忙,时间精力不够用来撕扯,希望靠第三方“专职”去做这件事,能够速战速决。
  • 也是最为关键的一个原因,人们都希望通过花钱、找到一个站在自己这边的人,最终目的是证实关系中更需要改变的人是对方、是说服让对方作出跟更多的退让与妥协——就好像觉得雇佣一个好律师能够在谈判中更获益一样。

然而,就像分手生意的老板雷宾说的一样,越希望用金钱快速解决情感问题,越找不到适合自己的感情。因为人和人之间产生深度链接的过程,没有任何人可以替代自己。

交易性的任务可以外包,心灵的事永远属于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