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思考过“开放式关系”吗?跳脱社会将一对一情侣关系视为“唯一正确”的感情模式,与伴侣沟通,并探问自己内心,在“诚实”和“信任”的前提下,或许开放式关系是另个情感模式的选择。

文|Irene Lei

也许,不是你没有想过和伴侣以外的人谈情做爱(对~我们没打错),而是一种叫“道德感”的东西教你不能这么做。

一对情侣在关系中,彼此相爱相依、互相陪伴,心中是否真的未曾心痒痒,例如对他人有性幻想、或多或少的精神出轨?这时,开放式关系提供另一个可能性:在伴侣知情同意的前提下,放飞彼此自由!

“哪有人以分手为前提在谈恋爱的啊!”“你是不是在玩弄人家?”开放式关系经常被质疑:你们是不是不够爱对方?如果够喜欢对方,怎么舍得进入这种“不稳定”的状态?

是的,无论是八点档或类戏剧,小三总是不得好死。现今多数人听到开放式关系,第一直觉仍是无法接受。在主流的社会规范下,我们从小被教导一对一的情侣关系才是正确的,没机会探索其他的可能性,因此,大部分的人在对自己还不够瞭解的情况下,就先被社会的道德价值绑架。

如果你喜欢一对一的情侣关系,那么也许你是相对幸运的——你刚好符合社会给予你的期待,成为大众和主流。一样米养百样人,但总是有人不以白米为主食啊!强迫别人吃白米当主食,难道不是一种情感形式的霸权吗?

当我们将一对一情侣关系视为“唯一正确”的感情模式,形塑“非专一者”是“乱来”的价值观,对于他们而言,其实很不公平。

所以,开放式关系到底是不是在合理化出轨啊?答案是,NO!两者的差别在于:伴侣的知情和同意与否。进行开放式关系最重要的前提,是双方都能够接受,“诚实”和“信任”在开放式关系中,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哩哩扣扣讲这么多开放式关系的理念,好像在吹捧这个名词。但你别误会,我们绝对不是要鼓励所有人全部都一起来大解放,因为这会衍生成另一种型态的霸权——所有人都应该要能找到最适合自己、最舒服的方式和伴侣相处,即便是一对一,当然也没问题。(推荐阅读:交往中但保有交友空间?从音乐、电影谈开放式关系

你是“天生忠诚”,还是觉得“应该要忠诚”呢?下次听到和你不同的感情模式时,先别急着否定,可能是你先被道德感制约罢了。

试着从其他角度思考吧!也许你会一试成主顾也不一定呢~

 

用三段恋情,带你一起从主流价值叛逃吧!

开放式关系,大家都开心?

其实,我再也不愿见你在深夜里买醉,不愿别的男人见识你的妩媚⋯⋯

“唉,妳听,隔壁的女生自慰怎么这么大声啊?”听着邻居从隔壁传来的声音,南南对电话里的蟹蟹说。
“真的耶!那你去敲门啊!”话筒另一端的蟹蟹笑笑地说。
“怎么可能啦。”南南回嘴。
“你就故意只穿着一条内裤去敲门啊!说不定她在等你。”
“⋯⋯”
“唉,”蟹蟹认真地说,“如果你去了,我真的不会怎么样。”

一开始,蟹蟹都是以这样的方式,慢慢表达自己不是必须局限于两人关系,而南南一直以为蟹蟹只是在开玩笑。当蟹蟹认真地提出想要进入开放式关系时,南南还是有些愣住,甚至也质疑过对方是不是不够爱自己。

常常听闻“男人可以性爱分离、女人必须有爱才有性”,先不论这个说法将生理性别做了多么简陋的二分法——拜托!有很多女人也能性爱分离的,当然也有男人没办法和不爱的人上床。

蟹蟹(女/22 岁)是异性恋女性。她和前男友南南(男/24 岁)原先从炮友变成男女朋友。交往半年后,蟹蟹提出想要进行开放式关系的要求。

起初,南南不太能接受,后来在蟹蟹多次怂恿下,决定尝试看看。接下来半年,俩人即以开放式关系的模式来相处。也许你会说,这根本是爱情中的“暴政”。但他俩之间有一个协议:彼此跟其他开放式关系参与人,只谈性、不谈爱。

蟹蟹和南南是远距离恋爱,一个在台北,一个在台南,俩人平时都是以电话或讯息的方式保持连系,大约两三个星期才见一次面。

“我自己知道,我没办法只和一个人‘相处’。”蟹蟹说,“我是觉得不用对这件事抱持这么排斥的看法,有可能是你还不知道你要的是什么,或是你还不够瞭解自己。毕竟要和伴侣在心灵或肉体上都达到契合,是极少数的幸运情况!”

“⋯⋯嗯,好啦。”尽管南南没有很大的情绪反应,但蟹蟹当时仍能感受得到他语气中的无奈。

从此,蟹蟹和南南进入了开放式关系。然而,面对对方和他人的关系,两人的反应却不相同。

蟹蟹愿意听南南“畅谈”他和其他女生约会或上床的事;南南则完全不想听她的艳情史。也就是说,尽管南南可以接受开放式关系,但仍较偏向于“眼不见为净”。

自从进入开放式关系后,我跟北鼻的感情变得更好了!

2014 年,阿宗因缘际会认识了阿佑,俩人进而交往。

然而,交往一年后,当初的欲火早已不复存在。两人之间的新鲜感逐渐降低,性行为的频率也逐渐减少。阿宗因而兴起进行开放式关系的念头。

“其实我大可以偷偷出轨,但进入开放式关系,才是让这段关系有办法继续走下去的解方。”阿宗理性分析当下的选择。2016 年,阿宗认识了小庆。当时,阿宗和阿佑在一起;小庆也有自己的伴侣:小祝(是的,有点混乱,我们尽力解释了 XDD)

阿宗和小庆分别和自己原先伴侣提出进行开放式关系的想法,双方伴侣考虑后都可以接受。关系状况为:阿宗同时和阿佑(原本的伴侣)、小庆交往;小庆同时和小祝(原本的伴侣)、阿宗交往;阿佑和小祝之间则没有关系。

“我和小庆都还有各自的男友,所以对彼此的期待和压力都不会那么大。平常我大多还是先以本来男友(阿佑)为第一顺位。”阿宗说。

自从开始执行开放式关系后,阿宗和阿佑的感情变得更好了。也许人都需要新鲜感,而原本的伴侣可以和其他开放式关系的执行者交替,提供给阿宗不同的需求,反过来说,阿宗也提供着原本的伴侣、以及其他开放式关系的参与者其他需求。(推荐阅读:【苏美专文】读聊斋的开放式恋爱:你是鬼,那我就喜欢鬼

骑驴找马?其实并不是。大部分的开放式关系实践者都提到,会选择进入开放式关系是因为想爱对方久一点,不想因为时间的消磨,就让彼此觉得被绑架着。

有时,开放式关系甚至是原本感情的一剂良药。

“恋爱的形式本来就是流动的。我们不需要被单一的‘忠诚’价值给束缚住。”阿宗这么作结。

晚景凄凉的开放式关系,当然也不是没有

W 是一位跨性别者(男跨女)、同性恋、无性恋者。这样形容可能不怎么礼貌,但他可说是一个活脱脱的性别文本,W 本人也同意这样的说法。

W 当年因为工作缘故,认识 I(女),俩人熟识后就开始交往。

从交往初期,俩人即约定恋爱模式为开放式关系。W 和 I 有些年龄差距,I 这样对他说:“如果你看到更好的人就去追啊!我无所谓。”他们定义的开放式关系较为特别,是“如果你想离开,那么你随时都可以离开”。

交往一阵子后,原本一切都还很美好。然而,之后 W 在自身生活中经历低潮期,身为女友的I,却因为忙碌而无法陪在 W 身边;年龄的差距,也导致彼此出现鸿沟。

低潮期,最容易让人趁虚而入。W 对另一位陪伴他的女性 Q 产生好感,因此向I提出分手。当 W 和 I 说这件事时,I表面上坦然接受,并遵守当初的约定,然而之后的种种行径却不难发现她其实相当伤心。

I以为自己可以,但其实不行 —— 这段开放式关系以失败告终。W 也很自责,是不是自己本来就不应该让这场“背离主流的关系”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