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交女朋友,为何不该再怪罪女权自助餐?作者邹伯轩从 Netflix《星际终行》细谈母猪、自助餐与男性解放!

文|邹伯轩

今天,想挑战一个敏感的议题。

你为什么仇女?/为什么他们如此仇女?他们是不是没救了?

虽然我笔下的“他们”也许不看 Medium,但在梳理仇女这议题、搬出让他们战栗暴怒的“女性主义”大旗以前,我认为这些家伙真正在意的议题是这个:

为什么你/他们交不到女朋友?

与女性健康相处的能力,其核心是什么?

我认为仇女来自结构暴力的哀戚呐喊。就像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里头对母亲骂声一片,然而,真正遭受到父权暴力期待的,就是母亲。那么,这些仇女的男性是否也活在这样的痛楚之中无法自拔?若是如此,这件事情就跟内在伤口与社会压迫有关,至少,该如何自我解放?

我想起了一个故事:有女性抱怨男生在酒吧时,于她面前大骂“公主病”,谯完之后还兴味盎然的看着她,似乎刚才是他的搭讪台词。“是有多蠢,才妄想用这种方式接近女生?”

但退一步想,如果一名男性日常生活都活在跟其他同姓的竞争中,展现力量是他们被认同的关键,没有学会如何复杂细腻的进行情感互动甚至沟通连结,顶多讲讲无意义的“干话*”,又要如何期待他与异性,甚至同性朋友有更深层的关系呢?

本篇会兼具讨论并利用 Netflix (TBS) 成人卡通《太空终界 (Final Space)》中的男性角色作为讨论素材,有暴雷,有兴趣可先欣赏:点这里

男性对同性的冷漠:别成为缺乏感性的屁孩

“其实,女性主义也在解放男性。为什么男性(通常指异男)都不懂?”

因为,社会结构跟家庭教育不允许他们理解。试问,若一个与女性相处尴尬的男性,对自己的同性倾吐心事都会尴尬,又要怎么理解女性主义的解放?他们甚至认为这是不符合男子气概(manhood)。

社会期待:父亲用行为告诉我,男生就该喜欢阳刚的东西?

网路上常有一些梗图笑话,这些看似搏君一笑的趣图背后,有时却如现代诗一般,直指结构忧伤。例如,爸爸对女儿百般呵护,希望未来嫁个好老公、过幸福的一生。但对儿子,却阙如细腻的父爱、吝于肢体接触。在跨文化差异上,日本、德国的父亲显得严厉,而南欧的父亲则不会有这种包袱。似乎只是一个态度之差罢了。但一个吝于表达爱的父亲会造成什么影响?恐怕就是其对同性兄弟情 (brotherhood) 的尴尬与恐惧。(推荐阅读:侠女的内力!专访张小虹:“女性主义的努力,是为了让女性主义死去”

但是男性需要兄弟情。非常需要。

父亲担心会因为表达出爱,而使儿子变得软弱,延续使用上一代的方式对待自己的下一代。然而,儿子这一生接触的第一个男性,就是父亲。对其他的男性关系的认识,如果仅仅停留在冷漠与事情上,甚至连基本的肢体接触都不解,这辈子就很难衍伸出对兄弟情的深刻认识。

【太空终界 (Final Space) 爆雷区】

这东西有毒呀!具有感染力的情感与信任

猫人角色 Avocato 本是杀人不眨眼的统领,也不对儿子表达情感。在他试图杀害主角 Gary 之后,Gary 要求与他握手建立信任感,他却问了一句“该不会还要脱光光吧”。后续 Gary 做的所有肢体动作包含搭肩、意外的坦诚相见等都感到十分不自在。直到 Gary 给予他一些承诺、让他感受到兄弟情 (brotherhood) 的生死与共 (through thin and thick),才在最后与 Gary 并肩、拥抱、击掌,并说出他心中的话。


图片|来源

在这样的过程中,他似乎学会了表达爱。

从他的儿子 Little Cato 的举止与故事可以发现,他似乎曾经是个不善于表达情感的父亲,Little Cato 说“他从未说过爱我。”但 Gary 形容为以行动表达 (action mode),如为了他背叛宇宙大统领、跨过半个宇宙自投陷阱罗网拯救他等等。然而,在 Avocato 与 Little Cato 最后的相处时光中,他以“拥抱”将儿子从意图杀害亲父的心灵控制中救回,又在离世前拥抱且倾诉心内话。

很明显的,这些是从 Gary 身上学到的。


图片|来源

人性之路:除了“干话”,跟你的朋友,真正聊起来!

是什么东西,用以区分一个“有人性”的人跟“没有人性”的机器人?(说不定未来机器人都比你有人性,笑)?不是理性与否。感性的人可以同时有理性。我们现在意指的理性跟自己已经毫无关系 (irrevelant) ,仅仅是工具理性。只使用这套思考人生的我们,自然是工具人。如何让自己的理性外的知觉复苏?试着享受各类文学与电影改编作品、

跟他人有更深层的相处,唤醒现代被视为非理性的情感、感受与直觉 (Gut feeling)。

甚至创作与做舒适圈外的探索,除了能自我疗愈、释放压力,也能让自己成为更完整的人。而身为世界制造代工业龙头的我们,常常身处该产业的人,面对自己高薪背后对自我认识的不足,常会以“女生/文组就是这样不成熟”来贴标。事实上,无论经济状况,即便他们在资本社会中适应良好,但内心不成熟、不完整的是他们。

【太空终界 (Final Space) 爆雷区】

情感相处的关键,从来就不只是英雄主义

因为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那就是…… (离题)。在其中一个段落 (ep) 中,Gary 拯救了他的梦中情人 Quinn,但却因为对方认不出他而难过。男子气概神话建构中,总是把个人的英雄主义行为看得太重,引发男权中二病,“从此王子跟公主过着幸福的日子”,但最好啦。

情感的相处与深化,建立在彼此的认识、了解、互动与信任之中,从来不是一蹴可几


图片|来源

身体接触:最尴尬的一道墙

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只有你自己能决定:挣脱男子气概的枷锁

受传统男子气概枷锁箝制的男性,惧怕跟其余男性进行肢体接触,觉得“基基的”。但是,从跨文化角度来看,欧美直男彼此握手、拥抱甚至亲吻都是正常的,他们还是有所选择、直得要命,没有影响他们的男子气概 (feel secure about their manhood)。而且,不认识、不了解,最终受害的必是男性自己。如果无法从日常与家人、朋友的身体接触认识亲密感 (intimacy) 的建立,最终男性认识性的方式,就是 A 片。A 片中充满许多以偏概全的、在情欲关系中最后一步的过程,人格魅力与性吸引、情欲的挑起过程,所有即便是一夜情都具有的浪漫成分,都在欲望的面前被快转了。错的不是 A 片,而是没有日常情感生活的男性。

男性误以为在 A 片中的大男人角色扮演,包括偌大夸张的阴茎、猛烈的腰部动作就是爱或性的全部。事实上,亲密感在性生活中扮演的角色,即使对于男性本身而言、并不亚于物理接触。脑才是最大的性器官。如同男士笑话:上面软了,下面就硬了。所有的性爱与恋爱过程,广义都是关系建立的一环。只有在日常与他人建立正常的情感生活,才能够深刻了解身体接触的意义、认识每个人的思想与感受、迈向正常的情感生活,重新有一线成为健康男性的生机。

你不会因为跟朋友拥抱、泡温泉甚至亲吻就突然转变性向。试着对自己的男子气概(manhood)有认同与安全感,才能有自信。


OS:“谢谢你这么挺我,兄弟。”图|作者提供

【太空终界 (Final Space) 爆雷区】


图片|来源

跟 Avocado 对男性情感回应相反的 Gary,有一个理想的父姓形象。他教导了 Gary 父爱。反倒是对女性的玩世不恭与幼稚,是他一直在学习的课题。

以下为〈男人们,来个拥抱吧!〉引用

专家说,与性无关的触摸有助于增加幸福感。迈阿密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iami School of Medicine)触摸研究所所长蒂芙尼・菲尔德(Tiffany Field)说,触摸是我们学到的第一种语言,或许也是最深刻的语言。触摸的影响可能比语言更直接,菲尔德在接受电子邮件采访时说,“因为触摸是身体性的,能导致一系列生物电流与化学变化,可以令神经系统从根本上得到放松。”

男人却并非如此。当面对压力时,他们倾向于扮演牛仔,他们会变得坚忍,不表达感情,而且往往会把自己孤立起来。(诚然,与男性不同的是,女性受到压力时催产素 — — 一种令人镇定、产生情感联络的激素和神经递质 — — 水平会出现升高,从而提高应对能力。但是研究表明,当人们从伴侣那里得到深情的触摸时,男性和女性的催产素水平都会出现上升 — — 从鼻子吸入少量催产素时,恐惧会出现减少,信任宽容的程度则会增加,共情心理也会上升。)…… 和他们同女友的恋情相比,这些“兄弟情”之中没有太多评判,并且能够“巩固情感稳定性,加强情感表达,增进社会满足感,更好地解决冲突”。能够“巩固情感稳定性,加强情感表达,增进社会满足感,更好地解决冲突”发表在《男性与男子气概》(Men & Masculinities)

恰巧就是男人最缺的了。

骚扰就是骚扰:情欲关系才不是你自己说了算

在初期 Gary 跟 Quinn 两人调情时一切都还正常,但 Gary 假冒 Quinn 所效忠的组织并破坏了信任,且不断以语言骚扰、跨越身体界线 (boundries)。这边讽刺的是,Gary 初始还将 Quinn 强烈的肢体反击视为爱的表现,认定自己在 BDSM 脉络,这样的逻辑上与擅自认定他人“说不要就是想要”的心态是一样的。大多数时候,说不要就是不要,何况是明确清晰表达的那种。

说句有点难听的,连那种在情欲关系中的不要跟日常中的不要都区分不出来的话,还不如就全部当成不要吧,因为你应该也还没性感到会让人家主动突然说出情欲关系中的那种不要。


图片|来源

此外,在中二的情欲想像中,Gary 切换出属于自己的“浪漫”型态:野性 Gary (Real Raw Gary),以为可以靠自己假想的模式切换引发情欲,结果当然是徒劳无功;但有趣的是,被男子气概捆绑的 Avocato 说,在关键时刻挺身而出展现领导力才行 (英勇行为)!但随后即使这种行为有些微触动 Quinn 也是非关性别、自然而然的,在特定脉络刚好救了 Quinn 而使其变煞气,而不用“刻意装出来”。


Quinn 在不了解他是谁之前的评价是“可爱,但一定坏掉了”。图片|来源

 

最终 Quinn 稍微被触动的关键,反而是在看 Gary 的影片时,见到他真实、幽默的一面。虽然几百封寄给自己的影片颇变态,但考虑 Gary 的心理状况似乎可以理解。绝对不代表死缠烂打就是对的。再者,本段重要的是经历了“Gary 道歉”(将信任问题解除)、“看到 Gary 有趣可爱的一面”以及“Gary 以为是遗言而说出的真心话(再次包含一次道歉)”。关键在于,这是受我邀请的 (only when you’re invited),是我出于自愿观赏或接受的,而非言语与肢体骚扰。也是因为这一幕,在后来的段落中,Quinn 才慢慢开始信任 Gary。


图片|来源

为了让 Gary 了解尊重身体界线跟个人意愿的重要,故事也刻意安排了来自未来的 Quinn (Nightfall) 无法自拔的将 Gary 当成他时空的 Gary,号称“我们已经在一起 20 年了”,并用主动且将他抱起丢上床上,意图强迫向他寻欢。这时的 Gary 反而害怕了起来。Gary 这时支支吾吾的拒绝了。

听起来有点瞎的剧情吗?但现实中的确有男人会跟女人说“感觉我跟你在一起 20 年”之类的话当搭讪跟骚扰的理由吧。

【TED】Colin Stokes: 电影是如何教导男子气概? (How movies teach manhood | Colin Stokes)
【中英字幕完整翻译】上万部 YouTube…tw.voicetube.com

我们应该要有更多向男孩传达正面讯息的电影:互相合作也可以是英雄事迹,同时尊重女性与打败敌人也一样重要。

强势男性的漠不关心:“关心的一定都是同志!”

最后讨论,为什么强势男性不在意其余多数的弱势男性?由于在教育过程中,同理心近乎完全被放弃了,在家庭跟学校教育中,我们听到的主线绝非自我认识或思辨。而是考试背后的零和竞争,诚如农村武装青年所唱“你是否看见学校教我们竞争像是杀人的方式?”即使有所谓的激励,通常也是父母的“有条件的爱”:考好成绩我才爱你,或者全是激将法式的。不可讳言,适当的竞争感对身心与成功有益,但这恐怕是太多了。

最后结果导致:在社会上成功的男性,连带他们的家庭,常带有一种看不起他人的傲气。即使有鼓励,也是一种罔顾他人资本的:“你自己要努力,才能跟我ㄧ样”而无视自己的背景雄厚。这些人嘲笑都来不及了,又何必在意你是否脱鲁呢?若连自我面对都无法,可能就更加恐同、对所有性别运动充满敌意 (hostile),其实他们枪口对准的,正是他们自己的内心也说不定

每个成功的、取得世代资本的人都多一点同理心。就像资方对劳方,朝向真正的理想社会发展。


图片|来源

但是,觉醒是一种运气

但讨论到男性的觉醒,不可避免的会谈到社会环境。较为底层、崇拜传统男子气概的人,他们并无法立刻脱离职场、社会生活环境与其期待,也不一定有立即必要。对自我的认识跟坦承,是第一步。

但问题来了,异男在意的是:那女方的态度呢?

母猪一词的诞生:父权红利背后的渴求

接着,我想挑战女性议题的核心战场,跟大家一起聊聊“母猪”。严格来说,母猪一词是 ptt 乡民扎出的稻草人,最终,但这样的幽魂必然有其诞生的原因,除了刚才讲到的,男性对自身自卑情节跟缺乏自我了解的悲伤投射,乡民紧咬不放的又是什么?(推荐阅读:【性别观察】谁是母猪教徒?当仇女成为一种流行

母猪一词的群体想像 (n.):只想要取得好处,但又不想努力的女人,而且是自助餐。 (ex. 想嫁入豪门、看不起穷男生自己也不努力、情感不忠贞说是自我追求但对风流男充满敌意⋯⋯)

先问自己,作好一个优质男性了吗?

例如,有种说法是‘竹科男就是资源回收’。意思是那些貌美或身材称羡的女性,在被社会压迫所定义的适婚年纪 (30 上下) 到了之后,就会找寻一个经济力惊人的竹科理工男当最后归宿,也许还过着无性生活。这里头有两个点值得讨论,一个是“处女情结”,男性想要当那个首位跟女性发行为的人。就算没有,也应该是所有关系中阳具最大的。这当然是种可怕的物化,男性把情欲游戏简化成自己的游戏破关。第二个是“不被喜欢”。这一点则是比较内心层面,女生在有所选择的时候,就是不会选择你。他们喜欢坏男人、高帅,你有钱但是是肥宅,你就全盘皆输。

醒醒吧,你又做出了什么改变?

当异男嘲笑女生化妆时,他们对自身又做了什么努力?是不是嘲笑胖妹自己却不健身挺着肚腩、维持宅脸,进入“闭嘴我正在赚大钱”就以为能找到真爱的奇怪想像里头?谈吐跟内涵方面有增长吗?还是为了追妹才去学什么东西,没有什么真正触动自己的兴趣跟认同?

你,又有什么魅力?

觉得不公平:真正的敌人是谁?

自己缺乏男子气概 (manhood) 的恐惧

老二太小 / 处男

女人受到言语跟肢体骚扰时,最大的武器就是攻击男方的老二:例如网路上恶男乱传屌照或攻击仇女者时。除非你真的小到医学或常理上的不合理,否则在爱情与性生活技巧上,你应该还有很多可以着墨改变的。虽然我是有点怀疑,这样的人是否还尚未有性经验,那就不用太紧张啦。该紧张的是贫乏的感情生活,学会表达自己与跨出舒适圈吧。

处男,没什么好丢脸的。有种比喻是“处男就像是从未出征的军队”,这种说法不但将两性关系化约成单方的支配与霸权,且也完全罔顾个人的信仰、信念、职涯、环境。反正,想要脱鲁就持续用这些方式努力吧!但那是为了你自己的选择,不是为了面子。

什么?你说你想要炮友?也要有钱,才能吃大餐吧。小鸡鸡、没经验,就增加自己的魅力跟技巧啊,不然呢(谈恋爱比较好啦)。

你要她瘦美身材,她要你高富帅呀?

就供需法则的角度,如果女方想要以自身资本取得跟“有钱人/俗称Alpha 男”在一起的机会,那也是他们个人的选择;况且嫁入豪门可不容易 (请看流星花园),女方将自己放置在父权脉络去迎合婆家,也是她的欢喜做甘愿受。倒是你,在期待什么自己可以跟漂亮纤瘦女生在一起的同时,不也是在意识上对其余外貌条件不合你所求(could be aroused)的检核吗?那为何女生就不能检核你的外在条件呢(高富帅)?

换位思考:若以找人才来说,如果你可以出十万元找员工,为何要找一个实力只有四万的呢?

况且,在仇女母猪母猪喊的同时,你所痛恨的、你认为工于心计的“母猪”不痛不痒,倒是伤害到了其他女性,把你自己跟“脱鲁”的目标越拉、越远。

fair market, fair trade.

争议点:要求同工同酬、付钱时变小女人

先讨论同工同酬,首先这世界几乎从来没有女权“太多”的状况出现,也许在非洲鬣狗的社会吧(雌鬣狗睾固酮是雄鬣狗三倍,支配食物男生只能捡剩菜,阴蒂 15 公分说不定还比你大)。这些人的痛苦是“要求男女有一样的薪水,但男方又要出钱,这样边缘的我是注定追不起同事的。”大家最终就充满狼性的竞争往赚钱的产业或主管职,才能够继续成为“有钱出的大爷”。当然,以名词来讲,只在特定时候变成小女人是一种想要父权红利,但又不想要跟男生一样辛苦的表现。但这样的行为,有可能只在特定的对象与彼此关系身上,或者真是情侣:

醒醒吧,她不够爱你(铁口直断)。

对方家庭的期待:这个世界,不属于你

这是我认为最关键也最悲哀的一点。网路流传许多故事,通常在讲述在一起多年的女友,一但提亲,对方家长看到自己不是社会前 5% 家财万贯的商二代、富二代或是分股吃红的大工程师,就不把女儿“嫁给自己”,而女儿通常会念在跟原生家庭的亲情上,而选择了离开。

但是,真的是这样吗?

如果对方够爱你,也认知自己被家庭所物化,不会因为对方家庭狮子大开口就不跟你在一起或结婚。

这当然是铁铮铮的父权。讽刺的是,通常做这样要求跟质疑的,常常是女方家庭的母亲。以“希望女儿过得好为名”而对男方要求。试想,这与“你的孩子不是你的孩子”中的期待又有何异?除了对儿女有学历的期待,时至今日仍有许多家庭重男轻女,希望自己的女儿长大嫁入豪门的,究竟是母亲还是儿女的意志,常常也难以区分。

成为你自己。

女人可以很出色,藉由找寻自己内心的阿尼玛斯(内在男性),
男人可以有魅力,藉由找寻自己内心的阿尼玛 (内在女性)。

拒绝情感绑架,追寻你心目中真正想要的恋爱与婚姻。

从今天开始,我们来一起提倡一个新的词:
柔性主义者
(阿尼玛:内在女性)

#柔性主义拯救世界

以下文字部分参考

约会文化的性别翻转:女性主义的下一步是男性平等|女人迷 Womany
我们需要性别民主吗? 加州荣退教授露丝.罗森(Ruth Rosen)在《裂开的世界:现代女性运动如何改变美国》(The World Split Open: How the Modern Women’s Movement…womany.net

屁啦女生都爱坏男人:英雄混蛋情节(Hero-Asshole Complex)

“你讲了那么多尊重包容友善,可是明明我身边在情欲表达上,女生都爱坏男人啊!”没错,偶像剧中充满霸气的举动、壁咚等等好像是帅哥或调皮有趣男子的专利,女生明明就喜欢有点中二坏坏甚至暴力的男生呀!说到底我就是不够帅、不够坏、不够有钱,看完你这篇也只是变成一个让人没感觉的普通男子而已。要牵就牵、要亲就亲才是情欲的王道吧?

市面上写什么“把妹”的书籍,也要我对女生欲擒故纵,装得一副冷淡的样子“搔搔他们”,甚至还有生物学的激素分泌原因,是可控的。但对女生在意的内心声音可能是:

我想要被渴望、支配,但只希望被我心中的“他”。

所有男生都觉得,自己就是那个他。但坦白讲,如果是真的是那个他,无论你有没有表现出支配欲,她还是会想要你。支持女性主义,反而允许女生能够大胆说出自己的爱,到时候再来玩支配、渴望的激素分泌情欲游戏,进入你们的两人世界也不迟。否则,就练习成为一个幽默又不过分的人吧。

最后,如果你是个好男人,又想得到坏男人的福利,练习演戏,是不错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