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别平等风气渐开,透过立法与社会文化改革,让男性有更多投入家务照护的空间与自由,让未来孩子的童年里,除了母亲还有爸爸陪伴的身影。

写在父亲节,从前台湾社会强调男主外女主内,许多人的童年,看着爸爸的背影长大。

然而,随性别平等观念普世,男性在家务劳动与育儿照护的投入开始被大众讨论,必须有更多国家立法规范,给予父亲申请陪产假的权利与保障,让更多男性得以跳脱传统社会框架,与伴侣沟通,一起负起家庭照护的责任。

育儿有许多形式,但其基础是爱!无论是母亲、父亲,还是两者都投入照顾幼儿,并不是争论的重点,对吧?尽管道理如此,但实际上,留在家中投入育儿照护的父亲仍属少数。

根据《The Guardian》报导,澳大利亚家庭研究所的数据显示,过去在澳大利亚,父亲和伴侣有权享受两周带薪休假;在英国,只有 2% 的夫妇享有共享育儿假,英国政府于 2015 年推出,允许两位父母分享 50 周的假期和 37 周的工资。

美国,是唯一一个发达国家(Developed country),缺乏政策保证新生儿的父亲或母亲带薪休假。

因此,除了文化因素,国家政策是否给予父亲相当的支持,也是影响他们参与家务的因素之一。

另个例子,德国立法规定,在 14 个月育儿假期间,父亲必须休两个月,仅在两年内,休陪产假的男性比例从 3% 上升到 20% 以上 。魁北克亦推出了一个“爸爸时光(daddy-only time)”的计画后,超过 80% 的父亲接受了这个提议。


图片|来源

父亲休产假:带来平等伴侣关系,孩子更快乐成长

研究表明,长时间陪产假的好处可以延伸到整个家庭单位。当父亲延长陪产假或担任初级照护角色时,会产生更多平等关系,家务劳动更分散,离婚次数减少,夫妻报告的性生活更令人满意。

在拥有平等伴侣关系的家庭长大之孩童,往往更快乐,更健康,在学校表现得更好,更有自信也较少产生行为问题。女孩倾向于选择无性别刻板印象的职业,男孩能够拥有并建立更平等的亲密关系。

另外,若父亲每个月休假,母亲未来的工资可增加 7%。

节录《The Guardian》文章内容,与你分享三位父亲的亲身经历,解释他们为何决定待在家中,扮演照护角色。也期待你在文章内思考父亲与孩子间的关系,了解男人照顾子女能获得的个人利益。

此篇内容不为攻击未投入家务的男士,而是鼓励改变文化,以便为其他男人建立一个更好的社会风气与环境,让父亲拥有选择权,在他们渴望抽出时间照顾孩子时,能有一个舒服的社会与机制接纳他。

Mike Dwyer:成为全职照护者,是我做过最持久、积极的改变


图片|来源

我回顾了在办公室工作 12 年后,我选择承担主要照顾者的角色,是意识到,在我工作生涯里我没有一天为自己感到自豪。未来我会对着我的坟墓说:

对,成为全职照护者的决定,是我在这个世界上做的一个持久、积极的改变。生命太短暂了,就算不知道是否做出正确的选择,但要确保你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做。

Mike Dwyer

我处于有点特权的位置,我的朋友都接触并理解我,因此当我投入家庭照护,并不会从周围的人身上得到“但为什么?”的反应,这是一个很大的帮助。但对于其他想投入家庭照护的男性来说,可能会在过程中遇到压力,并产生一些心理健康的问题。就像母亲陷入产后抑郁症一样,当男人成为全职照顾者时,也很有可能拥有相同经历。尤其是当你感觉与过去隔离时,那非常具有挑战性。


图片|来源

任何想成为主要照顾者的人都会认为,“这很棒,我会得到很多鼓励,我把孩子照顾得很好。”但想想,如果你的伴侣留在家中带孩子,他们会得到鼓励吗?几乎没有,因为照顾孩子被视为是应当的一件事情。(推荐阅读:全职奶爸陈廷宇:一手带大女儿,拉着婴儿车跑马拉松

我们的确需要进行文化变革,而且我认为这是围绕着性别问题发生的现况,不管它是否与父母直接相关。暴力侵害妇女、女性的报酬低于男性,我认为这是我们作为一个社会需要共同改变与成长的部分,直到女性获得与男性相当的平等机会,并为其努力获得同等奖励,要达到这样平等的社会,我认为取决于教育和经济。

无论何种性别,都享有平等的育儿假,正是这种文化变革才会使社会发生变化,而这种推动,是一个渐进式,甚至长达数十年的过程。

Richard Hedger:我们是同性伴侣,育儿是幸运也是个开始


图片|来源

我们是同性伴侣,有一个漂亮的三岁女儿 Scout。我是一名自由摄影师,与我们伴侣 Paul 在 Surry Hills 设有工作室。

有了孩子后,家庭生活并非没有挑战,但这就是生活的全部。作为一对同性伴侣,我们遇到了与任何家庭单位都会碰上的惊喜学习。

显然,社会逐渐关注到男性照顾者,但我相信它已发生多年。无论何种性别,家庭单位有很多种并且多元。社会思维转变,人们会开始意识到主要的照顾角色可以且“应该”由男性与女性来实施。我们在很多场合受到质疑,但也因此,变得有弹性且做出相应的反应。

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我希望看到一些官方改变,以简化正式文档。

我们发现自己在各种医疗保健组织中,无法填写父亲的表格,因为所有问题,都只针对母亲制定。当涉及到孩子的儿童保育,营养和一般健康时,你很快会发现表格内并不包含父亲,它主要面向女性。


图片|来源

作为父母,我们珍惜每一刻,渴望每一个里程碑。“哦,哇,她坐起来!”“她翻了个身!”“她刚迈出了第一步!”。作为一个家庭,我们经常与有相同年龄孩子的朋友来往。

如果可能的话,我们会参加彩虹家庭和同性恋爸爸社区活动。Scout 会在过程中经历并理解我们社会的多元化家庭结构,这对我们来说非常重要。每周两次 Scout 和我一起参加几个当地的课程。音乐团体和体育团体,通常紧随其后的是公园,动物园,游乐场甚至海滩。

在 LGBTQIA 权益上,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它不仅涉及婚姻平等,还涉及平等权利和歧视。社会上来有许多遭受许多歧视的群体与领域,并未获得与婚姻平等相同程度的可见度——特别是跨性别、性别多样化和双性人的问题——但这并不会使它们变得不重要。(推荐阅读:三个同志家庭的动人告白:“承认我的家庭,妨碍了谁的幸福快乐?”)

未来,我们希望有另一个孩子,一个 Scout 的兄弟姐妹。这是一个漫长而漫长的过程,也不会没有心痛。我们的女儿很棒,作为父母是惊人的。她的出现对我们来说是绝对的快乐,并继续让我们惊讶。

我们真的很幸运,这只是一个开始。

Rory McLeod:休陪产假,这对你的头脑是件非常健康的事情


图片|来源

我发现爸爸们要休陪产假似乎困难得多。

因此,我在我的公司组织里,支持那些来找我寻求建议的人,并试图改变组织政策,使其更加适合家庭。无论是个人还是专业,我都看到家庭在起初育儿日子有多难。

但情况并非总是如此,许多在关系中的男性并不希望担任起照顾角色。有时他们只花一周或几天的时间,即回到工作场所,让妈妈留在家里,独自面对一个非常小的孩子,与所有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这是一种不公平的情况。

特别是有两个小孩,情况会更艰难,但透过与我伴侣沟通,协调彼此的生涯规划,轮流担任照护角色时,孩子们能够与我们建立平等的关系。他们不会看见我们那些“传统的妈妈和爸爸”的角色。我的女儿 11 岁,她跟妈妈说话时,像跟我谈起学校的戏剧时一样快乐。他们可能会看到我做晚饭,或洗衣服。


图片|来源

我认为能够在家庭环境中投入一些价值,是一件非常健康的事情。

我会对其他爸爸说,争取他们有权享受的任何陪产假。并且不仅仅是接受它,一旦结束,它就结束了。这是一份全职工作,这是一项重要的工作。这可能是他们作为青年人最重要的角色。了解到他们给孩子的价值观,与妈妈给孩子的价值观,是同等重要的,他们值得为之奋斗。

尽管改变立法的范围和灵活性是件大工程,使男性拥有更长的时间投入家庭照顾——特别是在前五年。让男性投入家庭照护,作为一个社会,我们从中受益——我们会养育出更脚踏实地的孩子,而且说实话,我认为这样的成长过程,会让男孩变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