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东京医大爆发的丑闻,不禁让人讶异在看似开放的现今,仍存有不可置信的性别歧视,也再次省思女性在社会上仍处处遭受不平等对待。

超过百年历史的东京医科大学,今年 7 月初因贿赂日本文科省一事爆发丑闻。为了获得政府补助款,而与文科省利益交换,替高官小孩入学考加分。在东京地检署持续调查下,更发现东京医大在进行入学考时,只要是女性考生一律先被扣分。而这种不平等的作法,已于 2011 年持续至今。

东京医大女学生的录取率,在 2010 年高于男性后,已连续 8 年低于男性。今年录取率更低于 3%,只有 30 名女性顺利入学,男性则有 141 名。


2010 年女性录取率高于男性后,至今都低于男性|来源

这件事在日本当地引起广泛讨论。相关人士透露,东京医大会有此决策,推测是因为女医师在结婚或怀孕时,会选择离职或留职停薪。发生这种情形,导致旗下医院医师人手不足,因此被认为是“必要之恶”。许多网友得知此事后,都认为东京医大的作法实属性别歧视,并且本末倒置。

接连爆发行贿丑闻、性别歧视争议的东京医大,已在日本当地受到莫大的关注和舆论攻击,日本当局也等待东京医大内部发表声明。(延伸阅读:从 ISIS 绑架事件看日本道歉文化“对不起,我的孩子添麻烦了”

从影集产生憧憬,却被现实扼杀

日剧《派遣女医》于 2012 年推出第一季,便在日本造成轰动,几乎一年一部的速度下,已于去年来到第五季。在日剧收视率不比从前的现在,除了刚开始的第一季收视平均略低于 20%,其余季季超过,堪称当今日本影剧票房保证,也让电视台不惜以高额价码,希望打动米仓凉子能继续担任主角大门未知子。

米仓凉子饰演的大门未知子,以派遣医师的身份出任外科医师。不参与任何派系斗争,加上精湛的开刀技术,使她成为众医师眼中钉。也正因她不同流合污,以及能力卓越,每每都能让对她不利者锻羽而归。观众也藉由她的遭遇和表现,抒发自己或多或少相似的处境。


图片|来源

但正因为是“影剧”,因此能够表现出现实社会很难真实发生的情况。当你在现实社会,反对上层,或者跟上层意见不合,可能得到的结果往往事与愿违。但不可否认,大门未知子的出现,对于受雇于人的职员以及女性观众,绝对有着鼓舞的功能。(同场加映:【如果你想】四部当代日剧推荐:我喜欢内心脆弱,仍努力战斗的人

相信有许多女性,看到大门未知子不受拘束、讨厌权力勾结,以及高超的医术能力后,对于医师职业产生憧憬。而近日爆发的东京医大性别歧视争议,相对来说,则扼杀了女性成为医师的可能。

不友善的职场,如何安心工作?

今年 3 月,台湾的医师劳动条件改革小组,公布从去年 5 月开始问卷测验的“医师职场性别友善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有 55% 的女医师曾经历、目击同事遭上级或雇主性骚扰;80% 的女医师和 63% 的男医师经历过包含同事、家属和病患在内的性骚扰事件。


图片|来源

但仅仅只有 3% 曾申诉,其余未申诉的案例,60% 的人没时间或心力处理,42% 的人担心申诉过程不被保密,50% 的人认为申诉无用,33% 担心受压力或处分,也有 12% 的医师不知有申诉管道可用。调查结果也发现,男性受害者全数未用过申诉管道,原因之一是担心阴柔气质受到另眼看待。(推荐阅读:院内无人敢言!55%女医师曾目睹或受高层性骚扰

在台湾虽然未发生如东京医大,以入学考扣分降低女性录取率的性别歧视争议。但大量的性骚扰事件,显示出台湾医疗职场的性别不友善。而这也正导致许多从事医疗人员的女性和男性,在职场上时常要以战战兢兢地情绪工作,无法安心地展示专业。

身为男性,我不接受这样的方式获胜

希望透过这次东京医大爆发出的丑闻,能改善申请该校的女性,在过去七年间低落的录取率。并藉此警惕其他或许也存有类似情形,但尚未爆发的性别歧视事件。

女性在婚后和怀孕,选择离职和留职停薪,或许会造成医院一时人手短缺。但产生这种结果,是否表示,女性即使成为医师,社会仍期待她必定会担负育儿责任,而退出职场?男性医师为人父者不在少数,为何仅有女医师成为家长,才会造成人手短缺?医疗体系面临该现象,应是将成本转嫁外部化,而不是把男医师育儿的成本,转嫁到女性伴侣身上,进而产生收男医师就是赚到、收女医师就可能会赔。

以此为由,便减少招收女学生,则是本末倒置的作法。当局要做的,应是找出能改善此状况的配套措施:从最根本社会风气,“男主外,女主内”的陋习改正,而不是扼杀女性从事医师职业。

减少女性医师,会让不少抗拒给男性医师看诊的女性,面临迟迟不敢就医的窘境。也可能提高性骚扰事件,使得工作环境更加不友善,反而让改革性别歧视的速度更加缓慢。成为医师,进入白色巨塔工作,仍是让大多数人羡慕和憧憬的梦想之一。然而,层出不穷的性骚扰事件和性别歧视争议,则像是宣告在这座高塔中,女性仍然只能在外围观。(同场加映:【性别观察】中山女中性骚扰:姑息事件,是告诉孩子你的不舒服并不重要


图片|来源

大门未知子这样的女医师不该只存在于影剧之中。当然,首要条件仍是要改善白色巨塔中,许多不成文的腐败规矩。毕竟,以私下扣分的方式,让女学生录取率降低的作法,身为男性也会感到忿忿不平吧。难道只有这种方式,男性才能考赢女性吗?假如真是如此,男性录取学率才高于女性,我相信男性也不能心服口服。反而会觉得:别闹了,我这么努力,可不是要用这种方式获胜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