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 FEMEN 创办人以裸露上空拿回身体自主权的方式,要社会大众正视性别歧视与色情产业议题,近日惊传于家中自杀。

作者|方绮

在乌克兰,有群女性利用“裸露上空”来反对性别歧视、与色情产业的盛行。

长年政治动荡的乌克兰,经济情况也十分萧条,不少年轻女孩为了谋求生计而被迫下海卖春。有些年轻女孩以为可以藉此与有钱的外国客来场艳遇、从此人生境遇大不同。

殊不知在这些客户的眼中,她们只是个纯粹的“泄欲机器”


图片|来源

FEMEN 就是在这样的时空背景下诞生的。一群年轻的女大学生,裸露上空,在身体上写下“乌克兰不是妓院”、或是像“反对极权政府”等标语,试图让大众意识到国内的性别或政治问题。(推荐阅读:“我只能回去卖淫”性工作者在性别、金钱、返乡之间的挣扎

其实“上空”并不是个一开始就采用的运动策略。曾有参与者表示,他们原本没打算脱掉上衣,但没有引起太多注意,“在乌克兰妳要让性别诉求被听见,脱掉衣服就是唯一的方法”。

即便这样的理由十分讽刺、再度印证了国内对于女性权益的忽视。然而换个角度想,脱掉上衣却也意味着夺回身体自主权、由女性自由选择什么时候该脱、而不再是由国外的嫖客脱下。

近日,FEMEN 的创办人 Oksana Shachko 被发现陈尸于巴黎公寓,死因于自杀。她们的团队称她为“时代的女英雄,为了不公义而战、为了自己、为了其他女性而战。”

这样的抗争策略(女性极端主义,Sextremism),让抗争者面临极大的运动伤害。许多围观者会嘲弄这群运动者,冲撞的态度也使这群女性容易吃上法律责任。

然而,她们依旧选择用尽力气、使用身体实践女性主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