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彩虹大叔蔡意钦作为中年同性恋者的告白,期待世界用更多的包容拥抱 LGBTQ 族群,只要有爱,我们都一样。

作者|彩虹大叔蔡意钦

常在想,同志在争取的权利除了婚姻之外,所谓的平权平等到底还包括哪些?

是眼神?言语?态度?还是当你伸出手握住的那一个礼貌且真诚的回应?

我是一个出柜的彩虹大叔,也就是说,我是一个中年同性恋者。

每当我新认识异性恋朋友,说出我的伴侣是同性时,最常听到的就是“我不排斥同性恋喔”、“我很喜欢你们,我也有很多同志朋友”、“我可以接受同性恋”。

听到这些真的会让人翻白眼,因为我觉得一个人的性取向并不需要另一个人肯定、接受跟评论喜不喜欢。

性取向就像猫头鹰只在夜晚出没、食蚁兽只吃蚂蚁,是天生基因不同呈现出的不同面貌,难道你会对蜂鸟说你能接受它吃花粉吗?

我这么说也许搞怪了点,但对同志而言,那些话其实带了些歧视,因为话里的潜台词就是“我宽宏大量包容你们这些异类”、“我是上层的人,接纳你们低层的人”──歧视常常就藏在生活中这些不经意的细节而不自知。(推荐阅读:女生而已|李屏瑶:期待有一天,同性恋不是异性恋的反义词

你可能在想,这言论是不是太玻璃心?当然,很多同志并不在意别人这么说,但这终归不过是弱势者躲在柜子里久了的麻木。


图片|来源

目前社会的氛围,讨论的不只是同志问题,现在被广泛讨论的人权议题也包含了所谓的 LGBT(男同性恋、女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但在争取 LGBT 的平权时,反而很常看到自己人歧视自己人。

我在同志酒吧被自己人包围时常常听到“你看那个 C 妹”、“天啊有个死人妖”、“你是双插头喔”、“就一个男人婆啊”⋯⋯但我与另一群异性恋朋友聊天时反而不会听到这种歧视字眼。

这些话其实吓到我了,我们不是都在同一条船上吗?怎么大家好像分了很多派系?

这就是我不懂的地方,当我们被说是死基佬、兔子时,心中就像被狠狠射了一箭,又怎能把那枝箭反射向别人呢?难道是遭遇过歧视的人更容易去歧视别人?

后来我暂居纽约,我找到答案了。

有一次我在地下铁坐车要回家,我遇见一个黑人狠狠地就瞪着我。然后无端地就开始嘲笑我,他问我:你的眼睛呢?我无法看到你的眼睛?张开你的眼睛吧亚洲人!

而且你会发现嘲笑亚洲人的好像以黑人居多。

我也亲眼看见有两个韩国女生在地铁车内用韩语聊天,然后一个黑人就破口大骂说这里是美国请用英语说话,如果要说你们亚洲话请你回你的国家。

这就是在社会中一些莫须有的阶级,很容易造成弱势者往更弱势者身上去施压,然后找到自己心里的平衡。但我觉得不懂痛的人会在不经意间伤害到人,但懂得痛的,就要学会避免那些痛。

最近很流行一首歌,《我们不一样》。

的确,我们真的都不一样。

异性恋、同性恋、双性恋、跨性别者、变性者、双性别者。

爱男生、爱女人、无性恋者⋯⋯爱的世界里我们是如此不一样。

就算同样是爱男生,也能分成男生爱男生、女生爱男生或跨性别爱男生。或者分得更多,爱的是老男生、小男生、胖男生、瘦男生⋯⋯矮、高、帅、壮,不一而语。既然所有人天生就不一样,为什么还要弄出那么多区别去歧视其他人?何必歧视?何必言语攻击?为何不欣赏别人不同的特质,就像欣赏这花花世界一般?(推荐阅读:Yep, I’m Gay! 饥饿游戏童星:身为同性恋,让我拥有理解爱的能力

我曾经交过一个小男朋友,他很喜欢穿他妈妈的衣服,也会把家里一堆布穿上身假装是礼服,然后 PO 到社群网站。我的同志朋友常笑我吃得很重咸,那揶揄其实是带着歧视的。

我还有一个很要好的跨性别闺蜜,他先娶老婆,后来离婚变性交男友,之后跟男友分手剪短头发又交了女朋友。他唱歌超好听,男声、女声都 hold 得住,但每次聚会总有人问他是男是女?是男是女重要吗?他懂得爱人,你也懂得去爱他才重要吧。


图片|来源

每个人各有其偏爱,而我们身在这个大千世界,只要不伤害他人,管你是壮熊异男黄种人、美腿黑人 Tomboy 或美魔女白人欧巴桑又如何?

全 LGBT 加起来其实仍是少数族群,而世界这么大、有这么多种人,多一点爱跟体谅不是会让这世界的氛围更友善吗?

同样的性别都不一定有相同的性取向了,因此性取向相同的我们所呈现出来的爱也不一定得是同样的样貌吧?

同性不同志,同志不同爱,我们真的都不一样。但只要有爱,有了爱,我们都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