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者投书,迷人来稿。从英国跨性别议题谈论到“恐跨”现象,藉由文章,带你了解跨性别女性在性别运动里的尴尬处境。

文|吴馨恩

前年,在美国某些州,因为制定了《厕所条款》(bathroom bill),要求跨性别者依照出生性别上厕所,而引发了社会两极化的对立辩论。

今年,在英国关于跨性别议题的讨论也很热烈。英国政府打算修改 2004 年以来的《性别承认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 GRA),减少跨性别者声请法定性别变更的程序。在过去,跨性别者必须提出大量的医疗诊断及以该性别生活的证明,让许多跨性别者无法负担相关经费,甚至导致害怕审查而不敢声请,现在则考虑让跨性别者透过法律上进行自我声明模式(self-declaration model)来完成法定性别变更。

一、排跨基女带头,弱者残更弱者

在美国,共和党的势力带领着反跨性别运动,然而在英国,反跨性别者运动则是由老派的第二波女性主义者、基进派女同志运动者,或精确来说是“排跨基女”(TERF),意即排斥跨性别的基进女性主义者所领导。

着有“我的性革命”(My sexual revolution)的英国基进派女同志、女性主义学者朱莉·宾德尔(Julie Bindel),不仅主张“政治女同志主义”(political lesbianism),要求所有女性主义者都必须成为女同志,还曾经带头污辱双性恋女性,说她们是“性享乐主义”(sexual hedonism)与“临时女同志主义”(temporary lesbianism),认为双性恋女性应该成为女同志,才是真正的解放。她就是此次英国反对跨性别运动的重要领袖。

英国反对跨性别运动的主要说法是,《性别承认法》的变革,会影响到2010年的《平等法案》(Equality Act)中,保障女性专属资源及空间的条款。

英国反对跨性别运动的支持者主张,改变后的法案将使跨性别女性瓜分原有分配给女性的资源,变相鼓励顺性别男性假扮成跨性别者进入女性专属空间骚扰女性,尤其是女性专属的强暴与虐待庇护所。(推荐阅读:为什么我们爱《丹麦女孩》,却不爱身边的跨性别?


图片|来源

二、英国政府与两大政党支持跨性别者平权

对此,英国政府承诺,可以视情况拒绝服务进行恶意破坏的人,并且建议女性庇护所及监狱可以让具有暴力倾向的女性安排到单独空间,无论使用者是顺性别或跨性别。此外,谎称自己是跨性别者进行伤害他人行为(包含顺性别女性与跨性别者)的顺性别者,必须面临两年有期徒刑。

同样的争议也发生在支持平权的主要左翼政党“工党”(Labor Party)内部。

同志团体在柴契尔执政时期声援罢工的矿工,所以工党很早就有支持同志运动的传统。电影《骄傲大联盟》(Pride)就是在演这一段真实故事。

这一次工党把跨性别女性放在女性候选人的名单中,导致三百名女性成员联署反对并退出工党,她们说跨性别女性参政上有男性特权(male privilege),不该来抢夺女性的保障名额。

更离奇的事情在后面。

反对跨性别平权的工党顺性别男性大卫・路易斯(David Lewis),甚至声称自己“星期三是女人”,要求加入工党在贝辛斯托克的女性候选人名单,而遭到工党官方停职。

工党官方强调,工党一向秉持性别平等及多元的态度。工党认为,跨性别认同并不是随口说说的感觉或心情,跨性别女性也面临女性的困境,经济、教育、人身安全都受到压迫,处境并不比顺性别女性宽裕,甚至很多时候更加艰辛,应该被尊重并获得实质保障。工党党魁杰瑞米·柯宾(Jeremy Corbyn)更在节目上声明:“党的立场是,妳自我认同为女人,然后你被视为女人对待。”

除了持进步价值的工党之外,保守党的新任总理德雷莎·梅伊(Theresa May)也大力支持性别承认法的改革,并且在英国同志媒体粉红新闻(Pink News)的颁奖典礼上,公开演说表示:“跨性别不是一种疾病,不应该被这样对待。”

三、英国跨性别者运动在网路战场上的艰困

即使有英国政府的支持与英国两大政党的力挺,拿着女性权利当作论述武器以反对跨性别的声浪并没有消失。在网路上,跨性别族群与其盟友的社群分分秒秒面对着骚扰与恐吓。

前一阵子,英国癌症研究基金会(Cancer Research UK)在子宫颈抹片检查的卫教宣导影片中,用“有子宫颈的人”代替“女人”,鼓励不分性别认同有子宫颈的人都来检查,因为长期以来自我认同为男性的跨性别男性在子宫或乳房健康上,经常因为性别认同感到疙瘩而没有进行检查,然而这样贴心的平权小措施,却引来反跨性别女性主义者不满。她们灌爆基金会的官方推特,宣称说基金会的作法是在“抹除女性生理事实”。

今年的伦敦同志大游行,甚至被一群基进派女同志运动者干扰阻挡进行,她们在街头举旗宣称“跨性别是为了消灭女同志”、“跨性别是男人强暴女同志的阴谋”、“女同志不是酷儿”与“将女同志从LGBTQ移除”。导致支持跨性别的女同志运动者在社群媒体发起了# LwiththeT(女同志支持跨性别)的标签,为了对抗这些女同志社群内部的反跨声浪。(推荐阅读:社运与跨性别!专访叶若瑛:“我争取成为自己的权利”

如今,就连英国最大的母婴论坛-“妈妈网”(Mumsnet),都沦为反跨性别运动的温床

在那里,不断有人煽动群众,表示《性别承认法》的改革会造成“变态男性入侵女更衣室”、“女性资源被跨性别者全盘夺走”。妈妈网官方则是站在假中立的立场,在它们宣称的“禁止仇恨言论的政策”里面,禁止称呼他人为“顺性别”(cisgender)!这个单纯描述对方出生性别与性别认同一致的词汇,只因为反跨性别女性主义者主张“顺性别”是一种“厌女诽谤”(misogynic slur),就被妈妈网禁止使用。

反对《性别承认法》改革的请愿书连署,在妈妈网上更是大有斩获,总共获得了超过一万人的连署签名。

四、女性权利与跨性别平权并没有互相排斥

就在这几天,英国政府平等办公室(Government Equalities Office)为此进行回应。在声明稿中,该办公室特别强调政府同时支持女性与跨性别平权,认为两者关系并不互斥。以下是翻译后的内容节录:

“政府致力于改善妇女和女孩的地位,并支持她们的权利、安全、隐私和尊严。我们还致力于改善跨性别者的地位并支持他们的权利。我们相信,提升跨性别者的权利不会损害到妇女权利,将与所有群体合作以确保这一点。”

这让笔者想起在 2018 年年初的“是时候停止了”(Time's Up)运动。

许多跨性别女性受邀,成为这个反对性暴力运动的领袖与讲者,理应是好事,却引发了反跨性别女性主义者的反弹。

有些支持性工作权的跨性别女性受到恐吓,被称呼为“支持性暴力的男人”,造成许多英国跨性别者不敢参与当时的反性暴力运动。

因此,英国的跨性别女性记者芭黎丝・李斯(Paris Lees),在集会游行中上台演讲时掌声雷动!许多人都由衷敬佩她的智慧与勇气。

女性主义评论家阿米莉亚・亚伯拉罕(Amelia Abraham),为了芭黎丝.李斯与跨性别族群,在英国的老字号左翼媒体-卫报(The Guardian)上撰写评论“ Time’s Up 运动团结展现你可以是个跨性别盟友与女性主义者”,强调女性主义者跟跨性别者应该彼此互相理解、团结对抗压迫。其中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以下这个部分:

“顺性别女性和跨性别女性都知道妳的身体意象审视,在工作中面对歧视和工资差距,以及经历性暴力意味着什么。真的,我们可以谈论的不仅仅是厕所。”

是的,我们可以同时支持女性权利与跨性别者权利,这两件事情不应该被操作成对立的双方,我们不应该落入压迫者“分而治之”(Divide and rule)的陷阱之中!

顺性别女性与跨性别者共同面临着父权体制的性别压迫,这两个群体应该团结起来共同对抗这样的结构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