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恋后总是强迫自己从悲伤中走出来?要振作地向前看?那些好不容易在爱里受的伤,就带着这些伤口活下去也无妨吧。

克服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克服

失恋之所以哀伤,是因为“分手”这个行为虽然只要花五秒就能完成,“已分手”这个状态却不可能只花五秒就结束,一个不小心甚至可能五年都走不出来。在连对方是生是死都不知道的状况下。

分离的状态持续着。失恋没有终点。

有人说,希望对方幸福的时候,就是失恋结束的时候。可是,我们不是耶稣也不是佛陀,谁想祈求别人的幸福啊?

我只信任会希望分手对象最好有点倒楣的人。

失恋了该怎么办?该做什么才好。说说我的情形吧。

还记得有一次失恋时,有个朋友自以为是地在居酒屋安慰我,要我向前看,我拿 Highball(注:ハイボール,指在威士忌中添加汽水,是日本居酒屋相当常见的饮品。)朝他身上泼。那种时候,我怎么还分得清楚哪里是前哪里是后。

下定决心,绝对要忘了分手的恋人,于是我去 TSUTAYA 租了《王牌冤家》,电影里凯特・温斯蕾的蓝色头发,和分手恋人用的手机一样颜色。我又租了《蓝色情人节》。这么说来,和分手恋人做爱总是不太顺利。看《爱情,不用翻译》让我想起对方。不管看什么都会想起对方。这世界和我都被设计成这样了。不管读什么、听什么、走在哪里,结果都一样。(推荐阅读:【单身日记】我愿你不会后悔,我们曾经这么爱过


《蓝色情人节》电影剧照。图片|来源

所以,我下定决心放弃遗忘,也放弃向前看。

世界史课背过的无用年号和古文课背过的无用词汇,我们恐怕永远都不会忘记。尤其是出生于昭和晚期和平成元年的人,总有一两个手机号码到现在都还背得出来吧。

这一切都不用忘记也没关系,忘了反而失礼。对当时将所有感情投注在对方身上的自己失礼。

好不容易受了伤,就带着这个伤口一起活下去吧。没必要向前看。消沉到不能再消沉的地步,受伤到体无完肤的地步。这么一来,总有一天会对这样的自己感到厌烦,再次起身,摇摇晃晃地走出屋外。然后,一定会像遇到车祸一样与什么人相遇吧。就算不小心又被谁骗了也不在乎,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能够这么想了。

遗忘的方法?别笑死人了。问这种问题真是没常识。

没有什么忘记失恋的方法。顶多只有将失恋稀释一点的方法。不过,最后还是只能接受这个事实。克服的方法就是不去克服。不是像跑障碍赛那样跨栏,而是从底下钻过去,不然就踢倒它。

一方面感谢自己能爱到这么可恨的地步,一方面光明正大地祈求分手恋人过得有点倒楣,今天的我依然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