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Madeleine C. 写【纽约都会爱情】,那些想去的目的地,没了你,我也可以勇敢踏上路,完成未完的旅程。

Disclaimer:这不是我的故事,但是是我与许多在纽约遇上的女孩们的故事。如有雷同,纯属虚构,纯属巧合。

“你后悔吗?”在开往纽约近郊长岛的路上,艾莉从副驾座转头问我。“你是说分手吗?”我把头倚在窗边,看着一路上的绿荫葱葱。

“恩。”

“一点都不,现在我的伤心,只是因为我曾经真的相信,J 是可以托付的人,而不是我们分手这件事情。分手,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但对他来说,不是。我诚心祝他孤老一生”我不带情绪的说。

爱情在后青春期里,已经渐渐脱离吃饭、逛街、看电影跟做爱而已,我们都渴望一个有共同目标的伴侣,没有长期规划但对未来至少要有同样的向往。

开着车的 Neil 忍不住发话了:“我告诉你啊,玛迪这样说就对了!这种 B!不想结婚又不愿意明讲,就是操他妈的浪费人时间,流氓啊操!这种臭流氓都有人爱真是操他妈的 B!”

满口“儿”音北京腔的 Neil,是艾莉在研究所的同学。原本理着小平头,一身土气打扮的 Neil 在学校常被同学们刻意忽略,直到某次艾莉看到 Neil 下课后去找教授理论期中报告的分数,用他独特的京腔英语告诉老师:是你说这份报告我们可以一直改到我们满意分数为止,所以我会不断给你我的修正版,直到我拿到 A 为止!

艾莉从 Neil 的不屈不挠中意识到他会是一个好学伴,便刻意开始在课堂上坐到 Neil 附近,两个人日渐熟悉后变成班上的双学霸。艾莉英文写作底子深厚常主动帮 Neil 批改论文,Neil 则与艾莉分享私下从上几届的同乡学长姐拿来的考古题 。毕业前夕两个人经历了无数面试关卡后,都拿到理想的工作 offer,但情路却也同时触礁。Neil 看上的女孩都看不上这个穷学生,那些女孩会接近他都是为了他手上的考古题,当期中期末考结束后,女孩们都消失得无影无踪,除了艾莉。(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当爱情走到分手,考验的是人品

本来因为跟 J 分手而打算厌世度日的我,却因为艾莉从脸书上看见毅扬放上与新女友的合照,一股脑气不过,马上召集我与 Neil 展开一场“我要过得比他好”之旅。


图片|来源

车子一路往东开,Neil 提议停留在拍摄《了不起的盖兹比》的豪宅场景用午餐,结果豪宅的华丽后花园已经变成热门的结婚地点,满屋子川流不息的宾客,显得我们三个失恋人很突兀。接着继续往东边开,到了夏季限定的薰衣草花田,却发现花田间充满互相拍照的情侣,还有满园的蜜蜂在飞舞。

我眯起眼转头问艾莉:来这里这是谁的主意?
艾莉眯起眼转头问 Neil:来这里这是谁的主意?

Neil 马上感觉自己受到责备,心急的说:“哎马的,我这地儿本来是要带妹子来的,还不是艾莉儿逼我说要我带妳俩出来散心,我咱知道这么多情侣啊⋯⋯”

我看着 Neil 好气又好笑,突然想起一个地方。

一个星期过后的周末,在艾莉指示下,我们的“我要过得比他好”小巴再度从曼哈顿出发,这次是开往北边。

跟 J 交往时,曾牵着手经过地铁站内的 Mohonk 山庄广告,山谷间伫立的一间英式华丽庄园,我便兴奋地问他能不能找时间去这个山庄看看,但他总一再推托两个小时车程太远,几次央求都没结果后,我也不再提起。而现在,分手后形同陌路的我们,却成了前往 Mohonk 山庄的最佳理由。

好不容易熬过两个多小时的车程,当我们抵达山庄时,发现真正的制高点不是在 Mohonk 区的国家公园,而是在山庄后院的一个山丘上。沿着时好时坏的 Google 地图找到山庄入口,大门管理员敲了敲车窗问:你们是今天的住客吗?

经过 0.1 秒的踌躇,Neil 毫不犹豫并非常自信的回答“Yeah!Of course!”然后就顺利的乔装住客进了山庄。

下车后,我跟艾莉继续扮演刚办完入住手续的住客,去礼宾部询问通往制高点的登山步道。工作人员一直不断推荐较难走的步道,说一路风景最美,我们年轻人走起来一定觉得很轻松。

单纯的我们仨人,就这样听信了工作人员,换来一路脏话的登山之旅。但不可否认的是,一边走登山步道一边骂脏话非常舒压。

踏上山顶时,我们都安静了下来。

一眼望不到头的满山翠绿,还有伫立在山中的古老山庄,我想起在地铁站深受这幅景色吸引时的自己,直到亲自踏上这山顶前,经历了从未想像过的快乐、期盼、愤怒和失望。(推荐阅读:【纽约都会爱情】我们最好不相见,便可不相恋


图片|来源

终究最后,还是我自己一个人来了。

“哎——快来!坐在这石头上背后的景色拍起来最美!”Neil 在一旁吆喝着。

我跟艾莉走了过去,按照 Neil 的指示坐在石头上,然后请路人帮我们拍了几张合照。

看着手机上的合照,突然感觉心中的愤怒逐渐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不停膨胀的感激,感激老天爷让我在纽约的日子里遇见了艾莉跟 Neil。

一直以来,我始终不是一个人在这城市里孤军奋战,那些没有走完的旅程,没有实现的愿望,我还有他们义不容辞的陪我完成。

此篇献给我挚友艾莉儿跟我们的万年司机 Nei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