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胖羞辱”在今日被多数人抨击,然而,许多影视作品仍以丰腴身材变苗条作为题材。这样的作品,观众们还买单吗?

Netflix 的新影集 《永不满足》(Insatible)近日在释出预告片之后,被超过十万人连署请愿,要求停止这部影集上架播映。这部影集出了什么问题?

从发布的预告片中,看到一名身材圆润的女高中生遭到霸凌。她是 Debby Ryan 饰演的 Patty,这部影集的主人翁。以身材圆润、个性阴沈、穿着俗气⋯⋯等“非主流美”的女/男性为主角,描述他们被霸凌或被取笑的生活,这类的影视题材,从古至今层出不穷。

但这些电影、影集就只是播出他们被霸凌的过程吗?观众会只想看主角从片头被欺负到片尾吗?当然不是。往往要来个华丽大变身,摇身一变,变得美/帅、苗条/健壮,以及时尚,并且让曾经瞧不起自己的人瞠目结舌。观众看到这边,绝对拍手叫好。(延伸阅读:让我们从零到一聊聊母猪教与网路霸凌

《永不满足》也是相同套路,预告片中,主角 Patty 过了一个暑假,变得苗条火辣又时尚,让剧中角色都啧啧称奇。Patty 因为外貌改变之后,摆脱过往被霸凌、嘲笑的校园生活,她也决定,要报复曾经欺负过她的同学们。

这样的故事剧情其实并不新颖,也像是一般校园 YA 影集喜欢处理的题材之一。但为什么,这次 Netflix 的新影集受到这么大的反弹呢?

胖到瘦,俗到时尚的不败公式?

《丑女大翻身》十二年前在韩国上映时,造成轰动。金亚中饰演一名原本体态臃肿,却有着好歌喉的姜汉娜。但因为外型,只能成为美女歌手的幕后代唱。不甘心如此的她,经过整形手术后,焕然一新变成外型和歌喉俱佳的“人工美女”,顺利站上舞台,一炮而红。金亚中也凭藉这个角色,得到韩国大钟奖最佳女演员。

同样于 2006 年上映的《穿着 Prada 的恶魔》,Anne Hathaway 饰演的 Andrea 在时尚杂志《Runway》工作。穿着土里土气的她,一开始频频受到同事和主管的耻笑。但在她接受大改造后,好像因为外貌的变化,改变了内心,工作能力和效率也大大提升,让主管和同事改观。这部电影十分热卖,票房告捷,突破三亿美金,也带动原着再次占据畅销排行榜。


《穿着 Prada 的恶魔》剧照|来源

还有许多相似的电影,例如:校园 YA 喜剧经典《辣妹过招》,Lindsay Lohan 为了帮朋友报仇,只能改变俗气穿着,才能加入辣妹同学组成的主流小团体“The Plastics”;日本电影《帅哥西装》,则是一名其貌不扬的男子,有天得到一套穿上就能变成帅哥的西装,生活开始产生了意料之外的发展⋯⋯。(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改造蔡英文?我们期待怎样的“女总统”

这些电影,在当时都是票房口碑俱佳,当然也有得到批评,但大多并不影响电影当时的发行。这次 Netflix 新影集《永不满足》受到如此大的反弹,或许是观众再也不想忍受“肥胖羞辱”。以及相对过去,对于身体的模样,有了更宽广的接受度。

我想看到一个开心、有报复心且被渴望的胖子

女星 Sofie Hagen 在《卫报》上发表了一篇对于《永不满足》的评论,她认为这类的影视作品,往往都是苗条演员穿上增胖装假扮肥胖,之后在焕然一新成为一名性感火辣/帅气壮硕的角色。


《永不满足》剧照|来源

也制造出只要改变外貌,你就能达成任何事情的错觉。但实际上扮演这些角色的演员,都有着姣好外貌。这些影视作品好像提醒着观众:别担心,我们并不会真的展示给你肥胖的演员,这都是虚假的。

事实上,肥胖并不是可以任意穿脱。对于正被外貌、身材所困扰的群众而言,看到这样的影剧内容,会让他们对自身的状况感到更加焦虑。也有如巩固主流美市场的共犯,一再提醒着,身为一个其貌不扬的胖子,你没办法有开心的生活,你只能被霸凌,得不到爱,无法被渴望⋯⋯。打破现况的方法只有减肥,只有改变你自己,才能被社会接受,才能成为选择的一方。

虽然主演 Debby Ryan 和剧中其他角色都对批评声浪作出回应,说明这是以黑色复仇喜剧的方式,试图讨论羞辱肥胖者的问题。但多数观众仍然认为,这是以喜剧的方式再次霸凌了肥胖者。

Sofie Hagen 在她评论的最后,当头棒喝地呼吁 Netflix:“让肥胖的人写出一个优秀的肥胖角色,给真正肥胖演员饰演。让我们看到一名开心的胖子,或有着报复心的胖子。或是一名被渴望的胖子。我很乐意饰演这个角色。虽然我是胖子,但我是个好演员。”(同场加映:没有非做不可的决心,别走这条路!到纽约当演员追梦攻略

就算臃肿不美丽,我也能做得比你好

今年四月底上映的《姐就是美》,正是打破上述套路的一部喜剧电影。Amy Schumer 饰演一名身材丰腴、渴望窈窕身材,对于自己外貌感到不安的女性,在她经历撞到头的运动伤害之后,便从此改观,认为自己“美得冒泡”!突然自信爆棚的她,渐渐地,身边的人对她产生不同以往的正面看法。

当谈到丰腴女星担任主角的影视作品,则不得不提到 Melissa McCarthy。她在《伴娘我最大》中饰演一名虽然从小被霸凌,但并未因此被打倒,反而成为一名政府官员。在一幕搭乘飞机的场景中,她主动勾引了坐在身旁的陌生男子,丝毫不畏惧主流美市场对于外表的狭隘限制。


《伴娘我最大》剧照|来源

随着《伴娘我最大》票房和口碑的成功,她更入围了奥斯卡最佳女配角,之后主演了多部喜剧电影。虽然不时有着被取笑外貌的桥段,但她的角色往往都把打击变成助力,反而做出了让人意想不到的表现:你以为我看起来臃肿而且不美丽,就做不到你的要求吗?你错了,我其实做得比你更好。

美不该只是一种样板的想像

其实,当我小时候看到那些华丽变身的电影时,内心并未感到不舒服。并不是因为自己体态匀称,所以有如隔岸观火。曾经是个小胖子的我,其实单纯认为这样的转变让人很过瘾。我也不否认,我因此受到鼓励,出现减肥之后就能有着不同人生的想法。

我很幸运的,在成长途中并未受到霸凌。但正因为不是所有人都有相同的际遇,你无法想像这样的题材,对于一名对外貌极度自卑者,会产生多大的焦虑和伤害。

我想到了身边的一位友人。虽然并未有着苗条的身材,但她十分幽默,人缘极佳。但当我和她聊到身材话题时,发现她其实非常自卑。她不敢穿着紧身的衣服,害怕身体线条过于明显,甚至不喜欢被触碰。

她说,虽然身旁的人都很友善,但她的外型上仍不是社会认为的“美”。她也很困扰,她究竟要不要为了主流市场的美而改变自己,但内心却有个微弱的声音告诉她:不要妥协,美不该只是一种样板的想像。

听完的当下我很难过,甚至回想起这件事情都觉得难受。我因为年纪渐长加上运动习惯,不再是小时候圆滚滚的模样。要是我一直保持着童年的模样,那么,我是否也会变成一个对自己外貌极度自卑的男孩呢?


图片|来源

我想是的,而且我会为了迎合社会的眼光,让自己改变成符合主流市场的外貌。我做不到抵抗,我想要被渴望⋯⋯。假如我仍然是一名臃肿的男性,若我总是因为外型被拒绝、得不到肯定,然而,我看了一部由胖变瘦的主角,展开复仇的喜剧影集;而我却屡屡减重失败,我还笑得出来吗?当影视文本皆指涉,变瘦是通往幸福的唯一途径,无法拥有匀称体态,过的难道就是悲惨生活吗?

如果希望让人思考肥胖羞辱的问题,启用一名真正丰腴的演员吧。她/他才会告诉你,这个身材独有的经验、以及骄傲。而且透过他们的现身说法,更能打动人心。我也期待未来能看到更多元的角色形象,被霸凌的丰腴角色,也受够只有减肥才能进行复仇的单一套路了吧。(同场加映:直击未来趋势,多元包容与女力革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