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柚子甜写给你的交换日记,提分手的人也会痛,理解每个人承受的伤痛,勇敢把悲伤的权利还给自己。

亲爱的柚子甜:

你好,好感谢你写了那篇〈你不是还爱他,你只是心疼掏心掏肺过的自己〉,也好感谢我曾经读到那篇文章,而终于有了被理解的感受。

我前阵子刚和交往近四年的初恋男友分手,从分手到现在的日子里,内心时常有不同的想法在拉扯着、竞争着,哪一个想法胜出便决定了我当天的心情。

当我完全与世隔绝、与他的世界完全断联时,我会很享受单身的日子,认为分手换来独处时光与愉悦的心情其实是很值得的;但是一旦又听到别人提起他的名字,或者感受到任何他存在过的痕迹,我便会陷入莫名的无奈与悲伤之中,过去种种回忆、与他一起发生的琐事都会一一浮上心头,越是痛苦地想把他从心里驱逐出境,就越是做不到,严重时甚至会责备主动提分手的自己不应该有悲伤的权利。我不求自己要完全忘记对方,只求再想到他时心如止水。

还好看到了你的文章,让我更能厘清这些思绪。是啊,我的确是很心疼自己,委屈自己却不知道在求谁的全、努力改变自己却换不回一段健全的爱情,我终于能够好好安慰自己,告诉自己辛苦了,时间会带走一切,即使我永远都不知道要花多少时间。

真的很谢谢你,让我又有勇气面对这样的自己及难熬的时光。

五月小姐(化名)

“是你自己主动提分手,有什么好难过的?”你听过这句话吗?被别人说过,自己对自己说过,或是有时候,我们也这样对别人说过。

问的人并没有恶意,有时只是出于“好奇”──觉得会难过就不要分啊,分了以后干嘛又一厥不振?被说的人也感到碰了一鼻子灰,得不到安慰,还以为是自己真的有问题。

“对啊是我提分手的,我自己做的决定,但为什么我还是会难过?”妳捧着渗血的伤口这样问自己。主动分手的人,疗伤的路很寂寞,因为自己伤不被承认,不被包容,甚至也不被自己所接纳,只能像个耻辱一样,躲躲藏藏,见不得光。


​Image Source: Pixabay

亲爱的五月小姐:

读了你的来信,觉得很心疼,不过首先要恭喜你做了一个勇敢的决定:“主动离开不适合的人,换来独处的自在和愉快的单身生活。”你没有为了“害怕孤单”或“恐惧失去”,而留在一段关系里消磨,这是很了不起的力量。

然而令人难过的是,我发现很多先说分手的人,似乎都陷溺在一个尴尬的处境里──讨拍不是,伤心也不是。好像先说分手的人,就被认为是感情里的“加害者”,是狠心的一方,只能配上冷酷坚强的背影,背影后没有资格落泪;被分手的那个,才有资格呼天抢地,因为他才公认是被抛下的“受害者”。

这让我想到,很久以前我也有同样的遭遇──那时候,我也是先说分手的那个人。

很年轻的时候,我还不懂什么叫做爱情,以为个性不管怎么不合、甚至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话没两句必定踩到其中一人地雷,一个礼拜至少有一次可以闹到嚎啕大哭,但只要我们两人都死死地勾着这段关系不放,就叫做爱情。

但那种日子过得久了,我们也开始累了,很难想像那段日子有多形同陌路──两个人见面的时候只会冷言冷语,正眼不看对方,肢体接触都很僵硬,所谓的情侣关系就是“你打电话我还是会接、我要你做什么也还是会做”。其他言语交流,跟直接咬一口冰柠檬一样,酸到让人背脊发寒,而我们竟然维持这样的状态好一段时间。

二十出头的学生情侣恋爱谈成这样,想起来实在匪夷所思。而后来我也比较清醒了,痛苦挣扎很久,认为已经没有能力回到过去,也不想被困在这段名存实亡的关系里,最后终于动笔写了一封信,说:我们不要继续走下去了。

其实我知道,他也在等这一天,只差在先说的人是谁。


Image Source: Pixabay

那封信寄出去之后,说难过还太轻描淡写,人生简直就像被卡车撞到一样,只剩一具行尸走肉在飘移,遇到谁都可以抓着对方讲自己失恋,期待有人可以安慰我。可是每个心疼的人开始想安慰我时,照例都会来这一句:“那是为什么分的?”“嗯,就个性不适合。”“是喔,他怎么跟妳提的?”“是我提的,我跟他说我们不要继续下去了,分手对彼此都好。”

对方马上会收起温柔的表情,转而抛给妳一个冷漠的眼神:“喔,是妳提分手的,那有什么好哭的?”然后摇摇头觉得我浪费他时间。

对,提分手的有什么好哭的?如果就是不适合,如果感情已经消磨殆尽,分手有什么好伤心的?对这个问题,我总是百口莫辩,开始觉得好像真的是我的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是伤口也是无从否认的痛,因为我也是活生生地剥离一段关系,亲手葬送了彼此的未来,可是我却被说“没资格哭”。(推荐阅读:提分手的人,也会过得不好,这是真的

年轻时的我讨不到任何支持,只能任由伤口在心底腐烂。那一次失恋,好久都走不出来,还很快跳入另一段烂关系里,转移自己的伤痛。

那次之后,我每次听到别人说“分手是妳提的有什么好难过”,都还会觉得刺耳,即使那句话不是对着我说也一样。我体验过那种孤单绝望的感觉,所以绝对不会拿这句话对任何人说。

一直到开始变得成熟了,甚至成为关系作家,也开始用身心灵的角度开始为人做感情谘询,有一天想起这个旧伤口,才发现当年的我们都没想过一件事:

一个人的身体生病了,鼓起勇气开刀把病灶拿掉,手术完以后他喊痛,我们不会说“刀是你自己决定要开的,有什么资格喊痛?”

可是一个人的感情出了问题,鼓起勇气把这个生命中的病灶拿掉,为什么身边的人却会说“分手是你提的,有什么资格难过?”

生病的人决定开刀,是因为预见了让病灶蔓延,未来的健康品质只会更差,才决定忍痛开刀;感情生病的人,也是因为预见了未来已经难以好转,才会忍痛对生命动手术──而且他还得自己开刀。

很多人没对感情开过刀,以为会痛就表示还爱,还爱就不应该放手;却忽略了很多时候,会痛的人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选择咬牙勇敢,才忍心对自己的痛处开刀。

撇除掉始乱终弃、轻易说分手的玩咖不算,其实我接触过很多主动提分手的人,因为经历过“自己对自己动手术”的残酷过程,内心的伤得往往不会比“被分手”的人轻──可一旦被贴上“主动分手”的标签,情伤就显得讽刺,像是得了便宜还卖乖,他们只能表面上硬撑着坚强,连身边的人也没给他伤心的余地。

亲爱的,我想这就是你经历的伤──没人理解你的难过、自己也不能理解为什么难过,因此才会连悲伤的权利都不给自己。


Image Source: Pixabay

可是情伤不是这样说的:主动分手的不代表比较绝情;被动分手的不代表比较深情。

主动分手的,有时反而是更愿意正视自己人生、为自己人生负责的人,如果身边的人不能理解你的伤口,我们自己也要疼惜自己的勇敢。

在我们不允许自己难过的时候、在脆弱地想起对方的时候、在旁人不理解的时候,都要对自己温柔地说:

“谢谢你的勇敢,才带我走出不被爱的人生。现在的你完全有资格伤心──就像未来的你,也值得更多的快乐一样。”

只想告诉妳妳并不孤单的 柚子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