职场女性真实经历告白,面对事业、走入婚姻与孕育孩子,这些人生转变都成了女性职场上独有的焦虑。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作为一家全体女性合夥人的公司,我们经常会被问到:女生追求事业,怎么能平衡事业和家庭啊?单身的会被问:这会影响嫁人吧?结婚了的被问:你老公能接受吗?甚至遇到过投资人很直接地要求我们,必须要有一个男性合夥人。

论是处在哪个年龄段的女性,只要你在事业上有所追求,似乎都逃不掉这些困扰:当你在事业的起步和发展期时,会面临要“趁早”恋爱、结婚的压力;如果结了婚,则可能要被“催生”;有了孩子之后,人生更是几乎要被完全地占有和绑定,并且看不到尽头。

这种冲突真的是无解的吗?今天我们和 4 个处在一二线城市、不同年龄和身份的女孩聊了聊,通过她们的故事来表现一些在当今社会,职场女性特有的瓶颈和焦虑,以及她们是如何应对和处理的。不知道你会不会在其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也希望能够给正在焦虑中的你一点启发。

“我们每年招一两个女生,为的是和男生搭配、干活不累”

A,25 岁+,央企工作,未婚

我可能是一个冲突感和焦虑感都比较明显的例子,因为受到几重原因的影响:一个家庭观念非常重的地域(南方某城市),一个极度保守的工作环境(央企),一个男性占绝对主导的行业(建筑),以及一个无法暴露的性别身份(女同性恋)。

因为我是负责人事工作的,所以对行业里的性别歧视体会得尤其深刻。这可能也是由建筑行业的特殊性决定的,我们工作任务重,而且要待在工地上,甚至要住工棚、爬脚手架,而且随时都有可能出差,到项目上一待就是几个月甚至几年。所以,从招聘开始,虽然我们不公开说,但是潜规则就是不招女生,每年几十个招聘名额最多只有 1 到 2 个女生。有时候招女生是为什么呢?因为男女搭配、干活儿不累,如果一个项目上全是男生,就会灰头土脸、死气沉沉,所以至少还是要配一两个女生(而且女生得是未婚)。


图片|来源

能够招进来的女生,要嘛特别漂亮、特别优秀,要嘛是关系户,除此之外,即便男生简历一塌糊涂,女生简历非常优秀,往往入选的还是男生。还有一种可能就是,你的男朋友/老公特别优秀,公司很想要招他进来,那么可以以此为筹码、谈条件把你也招进来,在这种情况下,男生还得签几年内不能离职的协议。

我还会看到,男性往往会选择牺牲家庭来获得事业上的晋升,比如很多男生愿意被外派到项目上,因此我们行业 90% 的夫妻都是长期两地分居的,爸爸在孩子成长的大部分时间里是角色缺失的;但女生则大部分都会选择家庭。我们公司的管理层会议上几乎都是中老年男性,除了我以外只有一个女性副总。

也是在这家公司,我发现原来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人(无论男女)认为,女性就是应该回家带小孩,不应该在工作场合有特别闪光、强势的地方,不应该努力获得事业的高点。比如,我们在同事家里聚餐时,所有男生吃完饭就下桌,大家都默认是女生收拾餐桌,而女生自己也都觉得理所当然是这样,还会争先恐后地表现自己有多贤惠。在很多时候,教育我赶快结婚生孩子的也是女生。

我比较幸运的是对家里已经出柜了,父母也不是特别反对,但是在我们公司,我是绝对不能暴露自己性取向的,在这里出柜是最愚蠢的事情。我目前谎称自己有男朋友在外地,并且把住处搬到比较远的地方,平时不和大家一起玩,因为我实际上有女朋友,我不想让她们发现我的私生活,这真的会影响到个人的前途。我们公司就曾经有人被发现是男同性恋而被迫辞职了,即便不离职,也会失去很多晋升的可能性。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压力其实会越来越大,因为 30 岁还没结婚也会影响领导对你的看法。所以我现在在业余时间做副业,希望能够渐渐独立养活自己,再从央企的压抑环境中跳出来。

“我觉得事业与家庭不可能有真正的平衡”

B,35 岁+,销售总监,已婚,女儿 6 岁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在考虑是否能够做到“事业和家庭平衡”,现在我觉得它是一个伪命题:完全平衡的状态是无法达到的,你必须要选择更偏重其中一方,而相对放弃另一方。(推荐阅读:为你选书|《未竟之业》职场与家庭,女人为何一定要二选一

首先,女人一怀孕,就会别无选择地开始被“绑架”,因为你的身体被真实地占有了,你的精力也几乎被完全地占据,你不得不为她而打乱自己的生活节奏,改变很多习惯。其次,我曾经也像很多人一样以为,这种“绑架”主要在她出生后的前两年,但其实这种影响的周期始料未及的长久,相反,在她成长后,我还会更加不自由。因为在早期,你的任务主要是生活照料层面的,比如喂奶、喂食、陪她玩耍等等;但当孩子两三岁后,她逐渐开始和你交流和互动,你的陪伴不仅更为重要,而且任务更加复杂。

在一线城市,几乎所有父母都会给孩子报学前早教班、艺术启蒙班,而每一个教育项目都需要家长的全程参与和全身心陪伴。等孩子上了幼儿园、小学,家长则每天无论多晚都要做作业、检查作业,还要帮他们准备烹饪项目、节庆演出和聚会等等,很多学校甚至要求,至少一名家长全职陪护。

而我的工作则是互联网行业销售,时间不稳定,经常出差,需要随时和客户联络。如果要顾及工作的话,陪伴孩子的时间自然会变少。与此同时,很多年轻人都带着新的观点和技能进入了这个行业,如果我要跟上社会的脚步,就必须非常努力、勤奋,不断吸收新知识。而且我们行业的工作节律是偏离孩子生活规律的,孩子上下学时间是早上 8 点到晚上 5 点,但我早上 8 点送完孩子去工作,别的同事都没到岗;晚上则更不可能在 5 点下班去接她。

与此同时,让我难过的是,家人和身边的人对我的事业无法给予理解和支持。他们觉得爸爸为工作付出是理所当然的,女性“生而不养”则要受到谴责,但如果我加班回来晚了,丈夫、长辈都会说,工作的付出真的有这么重要吗?你最重要的还是服务好我们呀。至于工作之外的兴趣点更是应该完全放弃,我以前也喜欢打球、看电影、约朋友,但几乎身边所有人都认为,我应该把全部业余时间留给孩子。

更令我内疚的是,女儿自己也会责怪我。比如有时她非要等我回家,明明很累了也撑着不睡;她报了一个音乐兴趣班,在这个班上,家长其实也有很多唱歌、跳舞的任务。平时每周末都是我陪她去,有一次我工作排不开,就让爸爸陪她去了,结果爸爸的参与程度不够,回来女儿就说,以后如果妈妈不去的话,我也要请假不去上课。

久而久之,我在工作时经常会感到内疚。有一次在外地出差,回到酒店已经非常累,结果家里人打电话来,话语中带有责怪,我只能挂了电话,一个人在床上委屈地大哭。我发现自己必须要做出抉择:要嘛就在工作上放弃更高的追求,要嘛就失去在孩子生活中的参与。最后我选择了前者。我也去研究了一些号称是事业家庭平衡的女性,但发现她们也一定会更偏重一方,如果你事业非常好,那么家中基本都有一个常驻的阿姨,妈妈在孩子的成长中往往只做一些决策,并没有太多事务性、陪伴性的工作。

我开始有意识地给工作做减法,不去过多地追求突破和创新,在职位选择上,我更愿意选那些更灵活的职位,如果需要更多的时间和管理成本,我会谨慎考虑;我也会放缓资源的维护和拓展,尽量减少出差拜访。更可怕的是,我自己渐渐地也有主观上的进取心减退。比如,我是公司中层,本来也处在事业的上升期,但我现在越来越感觉到,与身边的男同事相比,我上升的瓶颈并非能力的差距,而是投入的热忱程度不同。

我时常很困惑,觉得自己彷佛是在被推着走。在过去的双职工家庭里,父母各忙各的,孩子也就这么独立长大了;但现在的社会环境又过度强调父母的陪伴和参与,除非你意志非常坚定,否则真的很难抗拒这种影响。


图片|来源

“我认识的全职妈妈们,都像创业者一样忙碌与努力”

C,25 岁+,目前暂停工作,成为全职妈妈

在职场的上升期我意外怀孕了,这是我的人生规划里从来没有想像过的一件事。

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整个人是懵的。我曾经是个很能折腾的“事业女青年”,从体制内跳出来,一个人跑去北京,工作没日没夜却也乐在其中;但 25 岁时,父亲去世了,那一年我突然很想拥有属于我自己的家庭,于是我开始了相亲。我很幸运,很快通过相亲遇到了彼此喜欢的男朋友,但是即便我能够接受结婚生子,意外怀孕这件事仍然令我措手不及。

男友倒是很干脆,如果要孩子,我们就先结婚,但这个决定对我来说是很艰难的,因为那时候我刚开始成为 leader,要学习的还有很多,而怀孕生子意味着这一切都被中断。更重要的是,一切太突然了,我完全没有相应的规划,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足够成熟、足够有能力去成为母亲。

那个时候我身边有很多声音。首先是我的家人,比如我的奶奶整夜失眠,不断地担心我嫁得这么远,在北京又没有买房,生活看起来完全没有保障,这时候要孩子实在是令人担忧;我的好朋友也劝我说,还年轻,一切也还没有着落,现在要孩子“不太明智”。

这一切令我感到无比纠结,我无法思考利弊得失,也来不及去做详细的规划。在这种慌乱感快要淹没我的时候,有一天我突然下定了决心——听自己的。我太清楚自己的性格了,我是一个即便焦虑不安也会把自己的事情用一己之力扛下的人。我觉得这个孩子就是出现在我生命中、改变我生命轨迹的人,我要对这个生命负责。

之后,我没再因为别人的意见而动摇,按部就班地准备结婚,也按部就班地上班。我的孕期反应很少,所以直到产前最后一天我几乎都在按时上班,该有的加班也一次都没落下。不过即便这样,公司领导们依旧意见很大,比如在总结工作的时候,会刻意忽视我的工作量,把重点放在我是个“怀孕的女员工”上。我感到很无奈,沟通无果也就只能被动接受。(推荐阅读:全职妈妈的心酸告白:大家往前走,只有我原地踏步

生孩子前,我原计画是等孩子满月就交给奶奶带,自己重新回职场工作。但生完孩子后,我才真正明白了什么才是该有的“养育”。我认真分析了双方父母的状况,发现如果说我自己有能力在带孩子这件事上做到 70 分的话,其他人很显然没有一个能够及格。我不想在养育孩子的事情上将就,于是,几乎是“别无选择”地,我决定开启一个新工作:做为期三年的全职妈妈。

刚开始我的老公是震惊并反对的,他的理由是,同事们的孩子都是奶奶辈带大的,我们为什么不一样?我只好仔细跟他分析双方的家庭情况和经济状况,并告诉他这三年期间我的大致规划,成功说服了他。

做全职妈妈的艰辛是我一开始没想到的,尤其是孩子出生的第一年,产后抑郁,24 小时面对哭闹的孩子与琐碎家务,远离职场生活甚至远离朋友圈与社交,每一件事都快把我逼疯了,我变得焦虑、暴躁、消沉。

最要命的是,老公虽然支持我的做法,却在育儿观念上与我有很大分歧。在他的概念里,爸爸只需要陪小孩玩玩球、健健身,再适当教育教育就可以了,剩下的养育、陪伴都由妈妈来做是自然而然的,也更“令人放心”。他也不理解我的很多做法,比如我会精心去配比孩子每天的早餐,给孩子均衡的营养和渗透式的陪伴教育,但在他看来,“一碗粥、一个鸡蛋羹不就解决了吗,干嘛让自己那么累?”我们因此有过很多争吵,我没有办法劝说他,他也拒绝改变传统的育儿观念。

那些时刻我都深切地感受到,婚前夫妻双方讨论好育儿理念、家庭分工是多么重要,生孩子绝不仅仅是女人的事,而是一个家庭最重大的事。在沟通无效后,我接受了眼下的事实,不再逼迫老公多陪伴孩子,那种非自发的、不够积极的陪伴对孩子而言也并非好事,而我的暴躁和消沉也会对孩子的情绪产生很大影响。我开始把重点真正聚焦在养育孩子这件事上,我告诉自己,这就是我的事业。

现在是我做全职妈妈第二年,我一边带孩子一边做兼职,每天都很忙,比我在公司的时候要忙很多。很多人可能都对全职妈妈有些误解,认为她们生活闲适,不用为经济操心,每天做的事情也简单甚至“低级”,但事实上,我认识的全职妈妈们都在把自己、孩子和家庭当做事业,像一个创业者一样忙碌与努力。

做全职妈妈的这段时间,我的时间管理能力也有了极大的提升,我必须要学会高效管理一天的时间,利用碎片时间给自己补充知识,无论是育儿知识还是用于重回职场的知识;也要不断应对各种突发状况(孩子的事情比一般人想像中难搞多了)。我认识很多“全职妈妈”都在带孩子期间有了大把的创业 idea,很多人也在从兼职里不断检验自己的想法,我自己也决定投入母婴早教市场,用自己的经验帮助大家学会跟孩子“玩”。

直至今日,我也并不认为自己的选择是完美的,在有条件的情况下,准备好了再要孩子也许会更好,但已经是我在当时的人生阶段里能做的最好的选择了,所以我不后悔。意外怀孕可能也是一种女性独有的特殊人生体验,你的人生会因此被突然打断,面临拐点,它会带来很多人生规划上的冲击,但这个体验也让我看到了自己在面临选择时候的强大,让我解锁了一个全新的人生和自己。


图片|来源

“是职场上的进步,反而使我有了暂缓事业去生育的底气”

D,35 岁+,公司总经理,已婚,暂缓事业生育

曾经的我在刚步入职场做记者时,也会专门追着女企业家问“如何兼顾事业与家庭”。直到我自己到达了这个人生阶段,才发现这句话太轻飘飘了,这个问题也不该只针对女性。

我是到了 28 岁才开始认真地问自己:未来到底要不要孩子?仔细对比了有孩子与没孩子的人生之后,那一年我想明白了,我是想要孩子的,于是开始考虑婚姻。等到结婚时,我 33 岁,生孩子对我当时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来说,都成为了一件需要尽快提上日程的事。但是,即便我早有心理和物质上的准备,我还是比想像中更加焦虑。

结婚一年后,我和老公开始第一次备孕,那时我已经是公司管理层,工作强度一直很大,除此之外,整个备孕的过程我都非常焦虑,因为心里没底。我见过太多身边人的案例,女性在公司已经做到中高层的位子,但生完孩子回来之后都会被迫面临公司的“调整/调动”,找不回自己的定位。我的一位高管朋友,生完孩子两年再次投入职场,发现自己的处境非常尴尬:生育前她已经是管理层,不愿意降级找工作,但当她去应聘时,远离职场的经历显得很没有说服力。客观来说,她的人脉竞争力以及对市场的熟悉程度等等,也的确受到了很大影响。

最后我怀上了孩子,但是因为过度劳累而流产,之后休养了一段时间,但那种焦虑感也很久都没有消除。

变化发生在一年后,由于公司业务变动,CEO 问我要不要去做子公司负责人,我当时有些纠结,毕竟去子公司一定会更累更忙,可能会影响到我接下来的备孕计画,另外,新的项目也确实有很大风险。但我最终决定“不要多想”,因为我能感觉到自己对于从 0 到 1 开创事业的激情,所以听从自己的内心,接受了这个机会。

事实证明我选对了。我努力调整了心态,渐渐在子公司独当一面,不但重燃了我对事业的热情,也让我看到了自己真正的能力与潜能。意识到这一点之后,我不再慌了,我开始有底气地做几年规划,决定暂缓在职场的晋升,为生育空出一段时间。

当然,过程还是要比下决心艰难很多,我也做出过妥协与让步,比如在公司初步稳定的时候,我也因为一个重要合作而推迟过备孕计画。不过,我得到了老公不断的支持,这也是我能努力调整心态、有力量面对巨大焦虑感的最重要因素之一。在结婚前我们就已经大致聊过,他认可我对于事业的追求,我们能心平气和地讨论作为一个家庭,在有孩子之后要怎么一起去平衡精力;在我怀孕后,我们也认真讨论过孩子出生之后“浩大的工程量”。他的工作性质相对平稳,而我更偏向于“不稳定、但可能性更多”,于是我们决定,孩子出生后他会拿出多一些精力来照顾,让我安心开拓事业。我很感谢他的支持,也很感谢当初选择了一段精神与物质上都相对平等的婚姻。

KY 主创有话说:

虽然我们几个都还没有强烈地面临这个困扰,但今天的几个故事还是令我们很有感触。与客观原因相比,当女性在面临家庭与事业的冲突时,那种由于事业过强带来的恐惧感甚至内疚感,仍然是很多男人不曾背负的。社会对于一个“好女人”的要求比好男人更苛刻得多。对女性在职场上的要求已经和男性几乎平等,但是与此同时,家庭的责任还是会更多地压在女性身上。

此外,好的事业在男人身上毫无疑问被看成一个加分项,它对于女性在社会评价中的影响却极其微妙和复杂。女性会因此承担许多恶意的揣测,婚姻一定不幸福吧,不知道是怎么爬上来的呢,种种。但我们扪心自问,还是很喜欢这样不断迎接挑战的生活方式。

我们希望,今天文中几位主人公与焦虑对抗的过程多多少少能够给你一点信心。因为她们也或多或少传达了相似的价值观:无论你选择偏重事业和家庭,你都需要让自己更加独立和强大。你需要信任平等也追求平等,只有你不依靠任何人生活的时候,你才有可能得到平等的关系,才有可能拒绝那些不平等的、被安排给你去做的牺牲。

我可以为爱牺牲,但那必须是我自主自愿的选择。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