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是觉得自己的人生应该更好?渴望有着第二版本的人生?心理学告诉你,你不快乐,可能是向人生索取得太多。

公号 ID:knowyourself2015
公号简介:人人都能看懂、但只有一部分人才会喜欢的泛心理学。

你希望生活变得更好,而更好是没有尽头的

因为所学专业的关系,这几年,见了很多人,在这些人中,不快乐是常态。

不快乐的原因当然有很多,但归结起来大概都是这样一点:“我认为我的人生本应该是更好的。”可能是我的爸爸妈妈应该是更好的,我的家庭条件应该是更好的,我接受的教育应该是更好的,我的恋爱状态应该是更好的,我的外形应该是更好的⋯⋯等等。

在这样的认知下,不同的人又会有两种不同的表现:一种是“永不言弃”,他们始终希望着自己的人生能够变成它“本该有”的样子。于是有的人减肥,有的人整形,有的人拼命工作;另一种是“自暴自弃”,认为自己的人生再也不可能变成理想中的样子,并为之持续地感到绝望和痛苦。

当然,更多时候,两种状况是交替出现在同一个人身上的——这也是我为人类的挣扎深深着迷的原因。人们始终充满挣扎,这种挣扎一方面表现出了人的局限,却也与此同时、毫不逊色地表现出了人的坚韧有力。

与这种不快乐的原因并存的一个常见的想法是:“如果我的人生能够变得 xxxx,我一定就会更快乐了。”如果我长得很美,如果我现在能赚很多钱,如果我现在有一个爱人。

有时候你会很想说,那个拥有你想要的东西的谁谁谁,也一样痛苦不堪着呢。

当我见过了足够多的人,彼此间彷佛错位似的、拥有着别人想要的东西,而同时都处于不快乐中,我才慢慢地不禁觉得,可能“主观的快乐感”是一个独立变量,它与任何这些变量之间都没有相关关系。只与你是不是一个快乐的人本身有关系,是同一件事。(推荐阅读:【为你挑片】《淑女鸟》如果这就是最好的我,你要不要?

说到这里想起以前读过的一个实验(一时查不到出处的文献了),说的是人的乐观和悲观程度是相对固定的,研究者跟踪调查了一批乐透中了大奖的人、和一批因为事故意外残疾的人,发现这样的“大事”也只是在短时间内改变了人们乐观和悲观的程度。一定时间以后,悲观的人仍然是“赢了许多钱的悲观主义者”,乐观的人仍然是“意外残疾后仍然乐观的人”。

“希望生活变得更好”中的“更好”是没有尽头的。人们理性上都明白这件事,却只能靠自己实现了更好,却又陷入新的痛苦,才真正开始理解这件事。


图片|来源

“有时候过于轻易的拥有,是一种惩罚与考验。”理解这件事,首先改变的,是我对“幸运”这件事的理解。

如同很多人一样,我曾经觉得,那些相对来说付出更少,却莫名被给予了很多的人是“最好”的,他们是上天的宠儿。人们经常羡慕这样的人,因为他们的努力相对来说被给予了更多的回报,比如由于出身的关系人生非常顺遂,或者因为机遇甚至是投机收获了巨大的财富。

特别是当这些人德行有失,人们往往更加焦虑甚至愤怒,有的人会责怪命运的“不公”:为何他如此“幸运”,我却如此不幸?

我经过了长期的观察与认真的思考,想说,其实这些“看起来人生要容易很多”的人,本身就是正在经历着考验。

人类很奇妙的一点,在于每个人都只能局限在自己小小的身躯里,非常独立而隔绝地体验着存活于世的经验,用自己的体验去归纳着“真理”。

我以前常常对于那些质疑自己过于“矫情”的人说,痛苦是没有办法比较的。每个人都只能感受到自己所感受的痛苦,所以一件所谓的小事,和一件大事给不同的人带来的痛苦感,很有可能是程度相当的,对一个人造成的影响也可能是类似的。

同样的,快乐也是没有办法比较的。看似拥有更多快乐的理由的人,所感受到的快乐,也很有可能与那些只拥有一点点的人近似——甚至还不如后者。

这些“人生容易很多”的人中,有不少人(针对性的教育可以改变一部分)会更难感到满足、更少有能力珍惜。他们或者对“人生的容易程度”产生了与“一般人的体验”有偏差的认知,或者对“幸运”习以为常而产生了过高的期待(例如期待幸运会高频发生)。

人们对于这个世界的理解,基于有限的自身体验。这些幸运儿,容易误以为好事还会持续发生,眼前这个机会之后,仍会有无数机会逐一开展。因此他们更容易轻率、鲁莽地对待“好事”。

而人生是漫长的,对于任何人而言,都不会毫无瑕疵。你对于人生要求的越多,“瑕疵”自然也会越多——某种程度上,“瑕疵”的存在是由目光决定的。主观快乐程度,与客观所拥有的水平,比我们想像中更为剥离。

另一件与我们想像中不同的事情是:人不是在拥有中学会满足的,人是在失去中学会满足,在失望中学会珍惜。他们知道,即便所拥有的看似是如此的少,“拥有”的体验都是如此珍贵。他们在“好事”面前,有一种维持幸福必须的小心翼翼和谨慎谦卑。他们不挥霍世界和他人对自身的善意。

比起实际上拥有多少,我现在更倾向于认为,满足和快乐更多是一种思维习惯与价值观。

只有给自己带来满足感、以及那些被自己好好珍惜的东西,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好生活”。否则你所得到的,也可能只是在你身边经过——和“不拥有”一样给你带来苦恼;更不用说上天曾经馈赠你的东西,未必就不会收回去。


图片|来源

我现在觉得,最受上天宠爱的人,是那些得到的“很平衡”的人。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里,他们的所得总体、相对而言匹配他们的作为;生活中有成就的累积,但也总有困难的挑战发生——也许是在同一件事情的不同方面、也许是在人生的不同方面。他们的人生也许不是前进的很快,但始终在前进,同时也在过程中帮他们准备好了自己,去承受更多的“拥有”。

一方面,成就感让他们相信自己,也相信努力;另一方面,挑战让他们看清自己的局限,也让他们在命运面前始终保持一定的谦卑。在宇宙面前,我们多么渺小,以至于在我们必须承受的一些东西面前,只能做出自己小小的努力——并不期许一定要改变太多。(推荐阅读:当一个谨慎的冒险者:每天的生活,都比昨天危险一点点

随着生命进程的推进,他们不断消化着更多的成就、以及更多的挑战。他们的世界观不断变得更为复杂,从而能够帮助他们适应世事的变迁。他们对于“得不到”有着真正意义上的心理准备——有些人只是理性上“知道”自己会有“得不到”,但从没能“接受”自己有得不到。

他们也因为每一次挑战,更珍惜每一分所得,即使他们发生在人生的不同方面——他们慢慢参透“快乐”是一种价值取向,幸福真的是一种“信念”。某种程度上,你是由于相信自己是幸福的,才变得幸福的。他们也因为更早学会了珍惜,而不容易错失生命中珍贵而罕见的东西。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在混乱中、在不同的“力”互相对抗的过程中,获得暂时性的、看似静止的动态平衡。自身,就是我们需要倚仗的,用来穿越这一生的东西。你与它唇齿相依,而不是与别的什么东西。所以你所有关于修建它的努力都不会白费。

如果在读这篇文章之前,你觉得自己不够幸运,或者羡慕某些人的“幸运”,我会建议你把“幸运”放到一个拉长到更长的时间维度里看一看。

以前一位老师曾经告诉我,我们生命中大部分的重要的事情,都是无法在当下理解它全部的、对于自己的意义的,无论是一个人、一份工作,我们可能需要经过很多很多年,才会在回头时理解它对于自己究竟产生了哪些影响。

在我 28 年有限的生命体验里,由于特殊的职业,有幸见到了更多的人生故事,我目前觉得,好好坏坏的平衡,才是最幸运的事情。毕竟那些“过于幸运”的人,需要远远高得多的灵性天赋,才能参透一个平凡人可能很容易就参透了的东西。

我初恋曾带我去伊斯坦布尔一个很小的剧场里看过一场演出。

那是一个夏日闷热的黄昏,我们为了赶上时间一路疾跑,走街穿巷。因为场子小,观众们离演员非常近,围坐在一起。

男人们脱下黑色外袍,露出白色的衣裙,整齐而无声地旋转——非常安静却动人心魄。那是六年前,我 22 岁,在他们漫长而重复的旋转中我受了某种难以言说的震动,以至于当场落泪。

如今我觉得,那时的我,其实是懵懂地感受到了一种复杂而圆融的、被称为“智慧”的东西。


图|作者提供

 
图|作者提供

我们在人间行走,一手要接纳上天的给予,一手要面向大地支撑住自己,而在这中间的大部分时间里,我们只是重复地旋转。重复、专注、忍耐。

最终,这个过程本身就成为了“美”,成为了“存在”,成为了心灵的满足与宁静;而反过来说,也正是这些东西本身里,就必然地包含了对于“重复、专注和忍耐”的要求。

有一个姐姐曾经跟我说,自己的平静来自于一种看似有些悲观的世界观。她说,每个人,包括我自己,每个人类都是那么虚弱的,我们没办法做到那么多,没办法承担那么多不切实际的期望。正因为这样,她才不会去向他人、也不会向自己强求那么多。

在那之后,她就找到了一种放松的平静感,以及为了“侥幸”拥有的而感到快乐。

你要相信,你的苦乐参半的人生,正是你最好的可能。你既不用充满“不服”地去追求、更不能沮丧地停止追求。你要的安宁与幸福,正是在这个“求”与“不求”的动态平衡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