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杨丞琳,出演《前男友不是人》,聊起生命里的前男友,她说:“前男友是过客,有他们的意义,但意义已经过去。”我们只管安放回忆,向未来前行。

下午四点,杨丞琳从保母车下来,对车窗镜面整理仪容。她是愿意提前准备自己的个性,从容推开大门,她自带气场,不露疲态,看不出刚结束一场盛大记者会。

她简单要了杯水,露出灿烂礼貌的微笑,专访开始,一分不差。

出道 18 年,一路不容易,杨丞琳很有危机感,凡事拼命,影歌视三栖,她是完美小姐,好多压力扛在身上,追时间跑,一路跑到三十岁。

三十岁后,像筋骨某处松开,她学习示弱,练习放过自己,越放越松,开始享受过程,她发觉自己不再需要用力证明什么。一直奋力奔跑的杨丞琳,松开手,看见自己长出一双翅膀,带她去更远的地方。

到现在,人们想到全方位艺人时,第一个冒出她的名字。

专访在咖啡厅,我们从她近期出演的戏剧《前男友不是人》聊起。主角黎亲爱心里有魔王,是曾经最喜欢的那个男孩。而杨丞琳劈头就说,“我不是黎亲爱。”(推荐阅读:【单身日记】你走之后,我就要正经过日子了

前男友就是过客,有他们的意义,但意义已经过去

为了演好这角色,杨丞琳下的演员工夫,是把自己彻底丢掉。

“之所以接这部戏,其实是为了心里有大魔王的人。跟杨丞琳一点关系都没有,杨丞琳不觉得前男友难打败啊。”杨丞琳笑得很帅。

杨丞琳谈恋爱很果断,是一旦放掉就很彻底的性格。“我越演,越觉得我真的不像黎亲爱,这可能是我演过最不像我的一个角色了。可是就是因为我没有这种烦恼,更渴望用这个身份替大家说故事。”

黎亲爱这角色,杨丞琳一路从高中演到三十岁,见少女成熟,昔日还有旧伤,旧伤成了未来的疤痕。杨丞琳看明白,黎亲爱正在经历的,其实是“厘清楚爱情”这件事——过去你拒绝面对,没有真正放下的事情,有一天会回头找你。

听起来就很像鬼啊。“对啊,大魔王之所以会存在,都是因为我们允许他存在。他越来越强大,其实是提醒我们,为什么一直拒绝聆听自己心声。”

黎亲爱之所以没有安全感,其实也来自她不敢依赖自己,因而她的勇敢都从别人借来,不能给自己力量。这么一个正反两极的角色,观众有同感,也有骂声。杨丞琳演戏,每周也当观众准时收看,她说情绪涌动很正常,幸福本来就有各种样子。“没有人能替你决定,你要怎么幸福,陪伴你的人又是谁。”

谈起前男友,杨丞琳帅气得很,“前男友就是过客。他们都有出现的意义,有人帮助你成长,有人让你发现自己要与不要什么,有人让你确定再也不要碰到他。”

“总而言之,前男友们没有重要到,必须在我的人生里,要保留给他们很大的空间与位置。”

谢谢再联络,或许也不必联络,前男友有意义,但你们的意义已经过了。

我的大魔王不是前男友,而是我自己

我说妳很帅气啊,她说自己人生也有过不去的地方。“我的大魔王不是前男友,而是我自己。”

过自己这关,杨丞琳走得很长,才走出自己舒服的样子。出道时她不过 17 岁,凡事好强,压抑到不行。演艺圈的日子,她摸索自己,也问杨丞琳可以是什么样子?所以她什么都试,替自己找路。(推荐阅读:我不需要头衔的加冕!杨丞琳:“过一场对得起自己的人生”

28 岁以后,她感受到莫名其妙的焦虑、不安、慌张,现在说起来,还心有余悸,“很多从前不觉得是问题的事情,突然都变成问题。好像已经不是小孩,必须为自己人生负起全责了;有好多事情要考虑,不再能只考虑自己,比如说一直依赖的家人,眨眼也就老了。”

想起来感慨许多,“所以黎亲爱角色设定在 31 岁,那是个集体焦虑的年纪,我自己也经历过的。”30 岁前后的集体焦虑,催熟少男少女,时间洪流推你向前,回过头看,杨丞琳感谢自己有过茫然,虽然茫然很苦,乐观如她,也会撞墙。

“可是,时间真的会带我们走,让我们清楚为什么我们会这么茫然。”

“那段时间,我更认识我自己,发现自己不同面向,甚至我放掉坚强,练习做一个愿意示弱的人,原来我也是可以的。”像人生中场休息,杨丞琳去看自己心里的结,靠自己找寻答案,时间过得很慢,可是有一天,她发现自己身上长出安定感,那个东西,别人再也拿不走。

风暴里行走,知道自己最脆弱的时候,是什么样子,以及能怎么支撑自己。杨丞琳更鼓励大家往心里找答案。“真要答案,其实要靠自己。因为其他人没有办法给你你想要的答案。”她停了停,“有更多时候,你早有答案,就是不够勇敢,不想面对,或根本很懒,只不过到头来,你的问题还是要由自己来解,才有意义。”

这话,我想她经常也跟自己说,不要怕,慢慢走,来得及。

适婚年龄,是你自己给自己的

“其实我真的觉得,选择都是来自自己。”像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杨丞琳接着说,“比如说《前男友不是人》这戏,其实也是在讲,你要不要放弃目前安全的生活,去选一个可能让你不安的人。”这些年她接到的戏,好多在谈选择。(延伸阅读:生命没有错的路!心理学看《荼蘼》:接纳你独一无二的人生

明明很稳定,却觉得心里空空的,总有缺憾,就可以问自己为什么?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生活、感情、事业都是选择,杨丞琳很认真地说,“我觉得这不是单选题,不是有一就没有二,不是只能事业或感情选边站。而是我们可以分配,去找到最适合的状态。”

34 岁的杨丞琳很是自在,恋情稳定,两个对音乐怀抱理想的人碰在一起,激荡许多火花。媒体爱拿适婚年龄问她,她轻巧地说适婚这件事,得看你追求的是什么。

“我一直在想,我需要为了年龄改变现状吗?我需要为了结婚而结婚吗?我现在很好,恋爱也好,有很爱的事业,我其实感谢我的幸运。”

对于现在的伴侣,她有感谢,身边进入婚姻关系的朋友,给她建议,“如果你想要小孩子,确实可以考虑适合生孩子的年龄阶段,如果没有特别想要小孩子,你就跟随自己的心。”

若要结婚,要考虑的真不是时间,而是坦承地问过自己,我要的是什么?适婚年龄,是你自己给自己的,你说了算。

那一场戏,我是真的很怕他会伤害我

杨丞琳单亲,跟妈妈一向很亲。她心疼妈妈,也从她身上借得力量。比如说最实际的,恋爱该怎么谈才好?

她说小时候谈恋爱,妈妈是军师,每步她都讨教妈妈意见,连分手也问该怎么分好,深怕分得不好,便有疙瘩,或有危险。“因为我很相信恋爱也好,结婚也好,其实都是赌注。”她笑了笑,“这是我妈告诉我的。”

《前男友不是人》里头有一段戏,很反应当代。交往四年的男朋友,一直很柔软,眼见女友心里有前男友,情绪失控,瞬间爆发。剧中,立扬自虐赏自己巴掌,也掐着黎亲爱的肩膀,朝她怒吼,我哪里比不上他?我是不是你的备胎?

“那天我们没有走戏,都直接来。路斯明很在那情绪上,我也是真正感觉到恐惧。”杨丞琳说,我如历其境,“我的紧张与吞吞吐吐,其实是真的很怕他会伤害我,我很害怕说错一句话或讲错一个字,他会对我怎么样。明明交往四年的人,突然变得很陌生。”

关系里感受到的恐惧是真实的,这戏不狗血,天天上演,好多女孩子就这样跌落下去,“我可以理解,那个当下,他真的感觉他要失去这个女生了,所以就是失控。最后他把自己拉回来了,但有更多社会新闻,拉不回来。”杨丞琳语气认真,“其实我们很多人,在感情上情商都不够。”(延伸阅读:性别观察|指认对方是恐怖情人,不是预防情杀的唯一办法

杨丞琳分享自己经验,“我非常介意只顾吵架,而不沟通的状态。我自己的经验是,千万不要在情绪上沟通,言语里都是伤害,双方先冷静下来,再来好好处理问题。”

“当你有了经验以后,就会懂得怎么处理感情。”情商可以学,是经验累积来的,不要害怕去处理感情问题,不要假装没事,不要关系只剩彼此伤害。

不完美的我,也是我的一部分

这些年,杨丞琳说最大的体悟,是学会示弱与休息。“从前我想要每件事情都尽善尽美,现在我告诉自己量力而为,尽力就好,结果还是重要,但我更享受过程了。”

跟家人的相处也是。以前她觉得孝顺是对妈妈报喜不报忧,直到妈妈告诉她,我也想知道你烦恼什么,她才开始练习,在关系里示弱。示弱其实是摊开自己,让对方有理解你的机会,能一起面对生命的艰难。

示弱也是说,这不完美的我,也是我的一部分呀。

像水流有方向,有急有缓,能容各种形状,杨丞琳的休息理论是,休息,是为了再次起飞。杨丞琳说这话是不是很老套啊,可是千真万确。她从一个 365 天老是忙碌工作的拼命小姐,慢慢开始练习理想的生活,脚踏实地,张开感官,对于未来更笃定也有持续热情,从容不迫的时间感,是这样一步一步走出来的。

认真生活的养分也回归表演,她诠释角色上更有弹性,观众从她身上看见自己,因而也去问,我想要的是什么。或许这就是做演员幸福的地方吧,你的生命经验,能成为其他人思考的起点。

最后,杨丞琳跟我讲了个关于妈妈的故事,讲故事时,她眼神有爱,有向往,回归自己这件事情,真是可以练习的,多好。

“我的妈妈呀,已经六十岁了,她曾经是只有家庭、小孩、老公的人。离婚以后,重心只剩下小孩。大概三四年前吧,她慢慢意识到小孩长大了,要给小孩空间,也要给自己生活。”

“她从一个事事为他人操烦的妈妈,变成每周替自己规划生活,去重训呀,去打打牌,去跳国标。她有了自己生活,小孩也还是在。现在我妈妈跟我住在隔壁栋,每天我们都见面聊天。”

“我想说的是,连一个六十岁的人都做得到爱自己这件事,我相信每个人都可以。重点是你能不能放过自己,也为自己勇敢,不怕成为想要的自己。”

啊,杨妈妈的故事,也是杨丞琳的故事,这故事,我要牢牢记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