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海苔熊,针对近日社群上掀起的“撩妹语录”风潮,反思追求文化里的性别脉络。


(照片取自失恋花园)

这篇比较严肃。

虽然今天大家都被“撩”好撩满,小弟不才我也参了一脚,不过朱家安这篇文章真的是值得思考。我记得有次办跟追求有关的讲座,一个女孩私下问我一个问题。

把妹与倒追

“为什么都是讲把妹,没有讲‘把男’呢?”

虽然对我来说,拉近关系的方法不论男女都是一样的,每次在谈相关议题的时候,也尽量希望做到双向而不只单向,不过我们在“追求用语”上的确存在这个很有趣的现象:我们会说“把妹”,不会说“把男”;相反地后面这种情况我们会说女生“倒追”男生。(推荐阅读:《追婚日记》三十岁之后,还有相信爱情的傻气

我突然了解到,这个社会是如何隐微地的赞扬男性追求女性,而女性要当“被追求者”才好。这样真的好吗?女生为什么不能够当追求者?可是,正当我打算告诉来问问题的那个女孩“女生如何追求男生”的方法时,陪同她来的另外一个女孩说话了:

“妳白痴喔!问这个问题老师不会觉得妳很饥渴吗?而且妳这样就算倒追了耶,你没听过吗,男生不会珍惜倒追的女生!”

然后两个女孩就很不好意思的跑走了。


(照片取自科学人粉丝团)

脉络下共谋的剧本

这一刻我突然又了解到另外一件事情,在这种“共谋”的脉络下,男女双方都默默认同这种剧本,都从这种刻板印象当中获得了一些趣味和好处,但某种程度上,也付出了一些成本,然后在得失之间,活在某一种矛盾里面。(推荐阅读:没有男脑女脑的差别:“男人来自火星,女人来自金星”是鬼话

例如,我们可以想像一个男孩可能抱怨为何女孩老要拐弯抹角不说出心意,但当一个女孩丢直球向他表白时,他的兄弟哥儿们又会劝他:这款的母汤喔!

“当有些人觉得某件事情好笑,就可能会有另外一些人,因为这件事情感到受伤。”

一个前辈曾经这样提醒我,真的是当头棒喝。

了解到这件事情,并不表示我们看到“撩”妹语录不能笑,而是要能够意识到自己“为何而笑”,以及在这个笑的背后,还有没有更多元可能。这也是为什么我坚持在相簿里面同时放进 Mary Ainsworth 与 John Bowlby,尽管我知道 Mary Ainsworth 应该会因为不符合脉络情境而很难笑。


(照片取自失恋花园)

一念之间

“坚持,或随波逐流,往往就在一念之间。前者可能会让很多人觉得你很难搞,但如果那是逆风的事,反对的人本来就不会少。所以,对得起自己就好。”

另一个前辈说。这句话我觉得很难做到,但它就像一串门廊旁的风铃,常常放在心里,提醒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