归国移工 Lia 的告白,在台湾开店工作多年,付出的青春成了对台湾的依恋,比金钱更无价的是不可取代的回忆。

文字/黄妤婷
摄影/陈凯翔

我总觉得移工就像一只只小蜜蜂。他们飞越了好几公里,来到台湾辛勤的工作,就像蜜蜂帮助花朵繁殖,他们协助看照我们疏于照顾的老人和小孩、担负很少人愿意做的苦力工程。而在辛勤工作的同时,他们也带走一些花蜜、一些养分,回到自己家,搭建出自己甜蜜的小窝。

2017 年十月,我们再一次去到印尼做田野调查,拜访一些曾经在台湾工作的移工朋友,试图更加了解他们在这段跨国工作旅程的全貌。

我们抵达印尼乡野中,那些相较于其他平房还华美一点的房屋——那是移工用在国外工作六年、九年所赚来的钱,从买地到盖房,一手独立搭建的家。我们拜访了他们的家人——那些让他们无惧出国、并且努力工作的原因。

我们一起坐在地垫上吃饭,聊聊回到印尼的生活和台湾的回忆。言谈之中你会发现,“在台湾工作”的经验,远远不只是用劳务来换金钱的意义而已,还有许多是他们在台湾这段期间,真真切切的感受,还有和台湾这片土地、和台湾人们的连结。好像就变成他们的一部分一样,让他们再回到自己的家乡之后显得多么的特别。(推荐阅读:雪儿专栏|你对移工的偏见,你真的知道吗?

“你有从台湾带回来什么东西当纪念吗?”

在正式访谈之余,我们聊到“你有从台湾带回来什么东西当纪念吗?”,我们获得了各式各样或温馨或有趣的答案。想和你分享这些小故事,或许你也正是这些故事里,那些让移工们回到自己的家乡之后,怀念的美好之一。

“一开始老板对我很不好,但我要回印尼的时候,她送我很多东西。”

就像许多台湾雇主可能都有的心态,对于刚来到台湾工作的外籍移工,必须用适度严厉的相处方式,才不会让移工“学坏”。而对于移工来说,这些台湾雇主对他们来说又是个怎样的存在呢?

“我第一次去台湾,我的老板对我很不好,第一年完全没有放假,三年差不多放了三次假,每次只有半天。我的老板会一直念我、要我认真、把所有事情都弄好好的。”

但是第二年的时候,我的老板跟我对不起,他说‘:Rina 我对不起你,因为我每天都骂你,但是我希望你要好,所以叫你工作要做快一点、做好一点,因为如果我没这样,你就会乱七八糟的。’那时候听到她对不起,我跟她说:‘姑姑没关系。’我觉得姑姑让我变得比较会想事情、做事情主动一点。’”(更多 Rina 的故事,请点这边

要回到印尼的时候,Rina 口中这位姑姑也送了她很多东西。其中 Rina 特别喜欢的是这个小茶杯。“我觉得很可爱啊”。现在开杂货店,这个平凡的小杯子,也就成了店里一项特别的摆设,吸引着许多印尼当地顾客的目光。

“你知道这上面写什么吗?”
“心什么东西的吧。”
“心想事成,意思是,你心里想要完成什么事,那件事就会成功,这是祝福的话!”
“哦~这样喔。”原本话多的 Rina 突然陷入了短暂的安静沈思。

我想起稍早和 Rina 的访谈,他是如此坚毅的说出“开店是我喜欢的事情,而且我相信我可以。”

就像我们所有人一样,总是会在每一份工作中,和老板、和同事的相处过程中,获得一些养分、成长,然后继续走下去。或许在台湾工作这六年, Rina 也在与这位或许严格、但也令人怀念的姑姑的相处过程中,得到些什么、学会些什么事情。

“放假的时候,我会去上课,这是我和老师、朋友的合照。”

相较于同个社区其他平房,Lilis 的房子显得精致。踏进他的家,彷佛走进一个时光小屋,让人产生“我是在台湾吗?”的错觉。实在很难想像,那些我们在台湾习以为常的小物,有一天会出现在一个远在南半球的国家、其中一座爪哇岛上的一个小镇里的一户人家。

客厅的墙面上,挂着一幅学习注音符号的塑胶版,“那是我第一个老板送我的,叫我学中文”。餐桌上摆放着专程从台湾带回印尼、还印着“吉祥如意”字样的铁筷子。走进厨房,甚至还看到有着台湾原产包装的压力锅。客厅的一角,是一个雅致的橱柜。透过玻璃橱窗可以看到里面有很多小娃娃,“这是我在台北动物园买的熊猫、在那个夜市夹到的娃娃⋯⋯”。(推荐阅读:数十万印尼移工的“网红妈妈”:我搞笑,是要妳们看见自己笑起来多美

午餐时间,不同于其他印尼家庭以地毯或类似野餐垫的地垫当作餐桌,Lilis 拿出一块竹席、熟练的张罗在客厅地板上,“这也是我从台湾带回来的啊,天气热的时候坐在上面凉凉的!”(想要更了解 Lilis 的故事,请点这边。)


来自台湾的餐具和竹席,搭配最道地的印尼料理

聊起在台湾工作这六年,在台湾最怀念的事情是什么,Lilis 从橱柜里拿出一张宣传卡,那是 One-Forty 为了向印尼移工介绍我们所提供的课程和活动所制作的。

“为什么是这个呀?”我们问
“因为这张照片阿,里面有我(笑)”

我们看着上面这张照片做成的小卡片,令人惊奇的是,Lilis 几乎记得所有照片上的人。

当她如数家珍地念出每一个照片里的人的名字,在气温高得令人飙汗的印尼午后,我突然感到一阵鸡皮疙瘩,在心底惊呼,缘份是一件这么奇妙的东西,当你和一个人建立起关系,那么这段情谊便能够超越时间、超越空间的限制,成为每个人眼里的一个小光点。

“我的台湾朋友送我这支笔!我很幸运,在台湾遇到很多很好的人。”

在台湾工作两年多的 Lia,因为申请上印尼的大学,所以提前回到家乡念书。虽然在台湾的时间并不长,但聊起在台湾的生活,她的口中净是台湾的好:“在台湾,我全部都遇到很好的人!老板很好、印尼和台湾的朋友都很好。”(想要更了解 Lia 的故事,请点这边

“那你有什么特别怀念的事情吗?”Lia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回答,并拿出那她特别珍视的明信片和那一支看起来非常别致的笔“这是 Zenyu 送给我的!”

原来,Zenyu 是 One-Forty 在 2017 年初所招募的其中一位“Guru”。我们用像大学时期“抽学伴”的方式,将 One-Forty 的赞助者们(我们称他们为 Guru!)和参与我们课程的移工随机配对。我们希望用一种好玩、特别的方式,透过线上或实体活动,让两个来自不同文化背景的人,能有机会用像朋友的方式好好认识彼此。而 Lia 和 Zenyu 就是其中一对。

最初这个 Guru 计画,只是单纯希望创造一个机会,但没想到,真的有人因此成为互相通信的好朋友。看到 Lia 能够因为这个小小的计画,就结交到一位台湾朋友,心里也感到一阵暖暖的。

你愿意成为他们故事里的“好人”吗?

在这一趟印尼田野调查的旅程里,我们拜访了许多移工也遇见许多印尼乡亲,他们之中有人知道台湾,而他们口中的台湾总是那么的正面:生活便利、人很好,都很好啊。但一如许多人会有的质疑,不是每个故事都有美好结局,更不是每个移工在台湾工作都像这些少数“幸运”的人一样,可以遇到好老板、好朋友、对台湾留下美好的回忆。

每趟移工旅程的背后,都有一个故事,一个为了更好生活而勇敢出走的故事。东南亚移工走进台湾,已经将近三十年的光阴,这些年人们来来去去,至少有数百万的东南亚人们到来、离开或是选择留下,其中好多人把人生最青春美好的年岁,悄然无息地献给台湾。这些东南亚移工进入家户、散居在台湾的各个角落,与台湾人并肩撑起许多产业的运作。他们勇敢出走、牺牲了和家人时刻相处的时间,就是为了一圆从东南亚带来的梦。

面对这些大把大把的青春,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One-Forty 成立以来,认识了上百位的移工,有的人像 Rina 一样想开店;有的人想和 Lia 一样,交上一位台湾朋友、生活在一个友善的环境里。我们小心地搜集这些梦想,期望成为移工梦想的推手、协助他们完成梦想。三年来,我们用移工的母语开设各种实体课程;拍摄上百只的线上教学影片;也举办各式台湾人与移工的交流活动,许一个更温柔美好的社会。(推荐阅读:两个故乡,一个移工故事:远离家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我们的梦想,就是实现移工的梦想。现在,我们想在台湾建一座更大的移工学校,让更多的东南亚移工可以在这里勇敢地实践理想。而我们需要你的支持,你的每一笔捐款都将化作这座学校的一砖一瓦,坚定而密实地撑起移工的学习之路。欢迎你,成为 One-Forty 的一份子,成为友善社会的推手。点这里,让改变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