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写字,邀请你用手写的温度,写下文字的重量。解放成长过程中不断被压抑的自我,看见个人的价值来自于你的独特。

同辈人或许都还记得 1990 年左右一款蜂蜜柠檬罐装饮料,由当时非常有个性的艺人李明依所主打的广告。广告中最引人注意的是她以轻松的姿态唱着:“只要是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替年轻人唱出初恋酸甜的滋味。广告公司在那个拘谨保守的年代提出这般创意无非是希望年轻一代的我们可以走出自己的新时代,有番不同的作为,藉此打响宣传产品。

那时候正好国小六年级的我在电视机前偷偷在心中哼着,只有在洗澡时才敢轻轻唱出旋律解放心中因为家教过于严谨的压力。后来许多教育学者与老一辈世代的家长们认为这支广告将会惹来极大的麻烦,抗议这般自大的“个人主义”之风不可行。不过那时候我的确受了影响,认为(在一定安全程度之内)只要是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在一次和父母顶嘴时鼓起勇气说了:我喜欢,为什么不可以?虽然后来招了打骂,心中那口闷气似乎从此一泄而出。(推荐阅读:你若要毁了一个人,就教他去恨他的父母,那个恨也指向自己

那是第一次意识到“我”这个主词的存在,而非父母严厉管教教条下那个听话的小孩。

年轻很快就会过去 我不能永远勉强自己
站在你为我画的框框里 重覆虚假的表情
不断欺骗自己
如果你是真的爱我 就不该只爱我的温柔
我的敏感 多变 任性 自我 你要全部都接受 完完整整的爱我
只要是我喜欢 有什么不可以 没有谁必须要去讨谁欢心
只要是我喜欢 有什么不可以 没什么能够改变我的心

我不会改变自己 也不愿让你委屈 是酸是甜都归我自己
趁着我还年轻 伤痕容易痊愈 我要活得像自己
只要是我喜欢 有什么不可以 没有谁必须要去讨谁欢心
只要是我喜欢 有什么不可以 没什么能够改变我的心
趁着我还年轻 伤痕容易痊愈 我要活得像自己

——“只要是我喜欢有什么不可以”部分歌词

进入了国高中后,那股“主词存在”的意识又被升学压力给抹灭,更别提在统一服装仪容的规定后,每个孩子看来都是同一个模样。那些主词存在感特别强烈的孩子们则动起了行为上不一致的念头试着打破框架,订做颜色尺寸都有些不同的校服、聚集在校园墙角里抽烟、霸凌打群架好藉以凸显自我。他们被冠上了坏学生的名号,这么一来,所有不想成为坏孩子的学生都得紧紧靠在另一边站好,维持“好样”的一面,有可能抵触“好学生”这个名牌的行为最好都不要犯。

于是我们都退回了畏畏缩缩,话只说好听的那一半、手只举肩膀高好显露出参与感,以主词“我”开头的句子大多是在接收指令之后说出的“我知道了”;在其他方向则尽可能地把自我摘除。

上了大学后进入设计学系,系上指导教授都是艺术设计创作者,他们长时间天马行空的思维大大地重创我们这群新生。教授总说:“不要管我怎么想,重点是你怎么主导。”、“这是你的设计,得用你的设计来说服我。”、“你自己呢?我在这个作品中看不你。”过去千辛万苦藏好的自己,现在得掏心肺全挖出来;一边得顾及设计的成绩,另一边还暗自担心在“自我释放”过程中拿捏的程度。

在四年学院过程中,慢慢学会尽力主张自己想法,毕竟那是个你不强就矮过旁人的竞争求学环境。蓄势待发出了校园进入社会,马上又被社会规范与他人眼光逼回那个微小自我主张的安全范围内。

家里人如何期待我的求职职位与薪资,职场老板与前辈怎么看工作表现、同侪之间的后续发展的比较竞争眼光。就连后来的社群媒体都提醒我们拥有光鲜亮丽的一面是很重要的,男友是否长的体面、度假到哪里玩住哪里、婚礼规划的规模等。“我”这个主词因为旁人的标准变的很高,但是却完全失去自我。我们将自己塑型成其他人会喜欢、会满意、会羡慕的样子,然后把“我”藏在这副躯壳中,是否有机会展露没有关系。

“我”这个主词是因为个人特质的存在才有意义;

而非那些跟随在后,像是“高矮胖瘦”这些形容词。

我一直在家教十分严峻得看父亲眼色而后动的生活中成长,在大学之前完全不敢表达意见与意愿,很多事明明不是坏事却宁可偷偷摸摸做;长期累积下来我不懂得释放情绪,也完全不能体会分享的意义,更在人际沟通上有明显的断层。现在回想,最糟糕的就是我很不喜欢“我”,因为这个“自己”从小都是被否定的。

有很长很长一段时间严重缺乏安全感,一个人的时候害怕孤单、两个人的时候认为自己不够好而不信任对方与这段感情,不管怎么做都不对。我把这辈子所有评判的形容词都套到身上了,主词被后方的形容词牵着走。

甚至在开始接触摄影后也是照着大众喜欢的摄影主题来发展拍摄,手感在多年练习之后当然有一定的程度,却始终没有快感,因为不是真心喜欢的议题。就连专栏文章、部落格分享都是在皮毛上爬走,可有可无却变成义务的时候压迫着自己完全喘不过气。

这份压力在今年年初(2018)年时彻底爆发,孩童时期否定自己的念头一波波涌上,不管是拍照或是写文章都被自己给删得一干二净。早晨起,夜深入睡,一连几天都在痛苦难捱中度过。另一半对我说:“别抗拒这份排山倒海而来的负能量,从工作中抽离,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吧;这或许会是个机会重新检视调整,也可能会是成长蜕变的机会。”

于是我回到好久没有持续规律报到的健身房,不带妆不打扮,套上最舒服的衣着与鞋子,周而复始地段练身体至今已经半年多没有停下。感觉真正被训练的不是躯体,而是面对着镜子时,我看到了凭自己力量所达到的改变,一点一滴由内而外潜移默化着。镜中因使力而面目挣扎的表情换来更加结实的线条与更有活力的心情;“这是我耶!”是第一次正视自己时的惊讶感。(推荐阅读:运动小姐|重训的美妙之处,在于经验痛苦

年过四十的这个女人一点都不漂亮,却很享受运动后在脸上浮现的红润气色;皮渐松肉趋软,耐力与意志力却越来越好。我不够好,但一直专注在喜欢的事物上,也因为瞭解自己,所以面对自我时越来越诚实月不狂妄。慢慢地意识到这个不完美的自己其实很有意思,有丰富的人生经验,也还会有更多有趣的事在接下来的生命中发生。当“我”的意识浮现后,才发现过往所挣扎的缝隙,突然海阔天空,一点都不为难。

如果其他人觉得你很“棒”、很“好”、很“漂亮”、很“厉害”,但是你却完全不喜欢这个“自己”,再多的形容词都没有意义。在真正看到“我”之后,才能明白跟在主词后的那些形容词其实没那么重要了。找到“自我”之后,慢慢地那些形容词会如同向阳的花朵般绽放,芬芳宜人。

找一件事做,当你做这件事的时候必须可以看清自己的真面目,同时也会让你喜欢上这个真实的自己。接受自己,从现有的条件中找出喜欢的特质;比起花心思讨好他人,让自己爱上自己所做的努力更加值得。

为你写字:请利用这份表单与我分享你的心情与故事,我将为你手写下这份情绪,并且撰写专文。你将会在“女人迷专栏”以及“为你写字”页面上看到我为你写下的字以及回覆。不管是开心、悲伤或是鼓舞人心的,或许这篇为你写的字可以抚慰你或是另一个人的心。关于你的故事,我将会匿名分享,不用害羞担心唷。

希望你都好,凡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