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张维的百人约会计画,从逃跑少年身上我们学会,有时逃走也是一种勇敢,为自己撑出一点生存空间。

 

嗨!我是小维,想和你们分享几个故事,我与一百个人约会中听到的故事。(推荐阅读:百人约会计画|那一年,我和 100 个人展开约会

第八场约会:逃跑少年

“逃走也是一种勇敢,为自己撑出一点点生存空间” 

逃跑少年在几年前,从念了四年的交大电子研究所逃跑了。狼狈休学的刹那也意识到,与年薪百万的竹科工程师人生,缘尽于此。但生命就是这么奇妙,在那之后的几年,对艺术一直怀抱兴趣的他,成功任职于台北市立美术馆,也担任我年初在华山青鸟摄影展的策展负责人。他与我分享的,即是过去那段道挣扎、失败,却意外开出人生新局的奇幻时光。

少年出生于一个工人家庭,从小为了为父母争一口气,特别认真读书、奋力学习。虽然不太清楚自己是否有兴趣,但像大部分的台湾孩子一样,成绩到了就尽量往高分的学校、科系填选志愿。大学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交大,拿过书卷奖并推甄上交大电子所。在人生的道路上一直是以百米的速度,笔直冲向主流期待的成功路径。

但这一切却在研究所时狠狠的摔了一大跤,由于缺乏真正的热情,在做研究时屡屡遭到挫败,换了几次研究方向仍然不顺利,再怎么努力依然无法让论文前进,时间一年一年的过去,有些同学已经开始当工程师了,父母的朋友也开始探问何时毕业。顿时少年内外在的压力一起爆发,整个人也开始自我怀疑、失去信心,觉得人生全毁已经走不下去了。卡到第四年时,虽然一方面想到沉没的时间成本心有不甘,另一方面还要承受亲戚叔叔阿姨们的耳语。但他已经濒临崩溃,情况严重到忧郁的睡不着觉、晚上须要靠安眠药才能阖眼。

于是他下定决心做了一个当时看似软弱却也勇敢的决定,放弃一切休学了。虽然这段分享非常的沉重,但我们的约会中,有一个桥段至今令我映象深刻,是他事后对于这段惨挫折经历的理解与诠释。

他说其实他很感谢有这个挫折在他生命中发生,更感谢那个当时愿意承认脆弱、逃走的自己。

因为在研究所以前,他从来没有真正思考过自己是否热爱电子或想以此为职业,一路的选择只是分数及社会期待为他做了决定。明明在很小的时候,就知道自己对艺术有兴趣,但也总是相信大人说的,学艺术会饿死,因此不敢多想。直到研究所的挫折他才发现别人眼中的主流之路,也不保证成功,尤其如果自己并不怀抱热情,他人羡慕的工作可能成为囚困自己的地狱。(推荐阅读:马修·麦康纳的毕业演说:想要成功,不必选择会牺牲你灵魂的办法

于是从学术圈逃跑后,他才开始大胆尝试到出版社担任设计等等与美直接相关的事。也在一路的发展和探索后,发现兴趣和工作其实是有机会结合的。他不需要是最优秀、最会考试的人,一样可以做自己想做的事,并且赚取金钱养活自己、支持家人。现在的他甚至开始利用下班时间学习素描,在工作及兴趣等不同面向上,掌握了自己的人生。或许会有人认为他浪费了四年念研究所,却连那张薄纸也没拿到。但若他死撑下去,很可能面临更严重的精神崩溃。

而就算真的毕业拿到了文凭,换来的是一辈子做着自己能胜任却没有热情的工作。

他的故事让我思考到,或许那些流传乡野间的威吓并不是真的,例如:那里跌倒就一定要从哪里站起来、逃避解决不了问题、选错专业一生全毁⋯⋯等等。我想或许偶而逃避并没有关系。在哪里跌倒,其实可以到别处站起来。选错一个决定,人生也不会全毁,有时绕了一大圈反而更靠近自己真正想要的目标。

我想逃走也是一种勇敢,为自己撑出一点点生存空间,不需要永远那么坚强完美。

不要怕、持续探索,喜欢的人生方向一定会慢慢出现的!

这是我的百人约会计画,和你分享一些影响我生命的奇妙故事。(推荐阅读:百人约会计画|第五场约会:九岁男孩教我的事,伤害你的只有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