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网路发迹,“网红妈妈”佳佳,陪伴数十万印尼移工在台湾生活,透过自己的力量,成为外出工作移工的避风港。

文字/ 陈子琳
摄影/ Kenny Mori

数十万印尼移工的“网红妈妈”

在直播软体 BIGO LIVE 上,她搞笑,她唱歌,有时也教化妆;每到伊斯兰教特殊的节日时,她就会和全球各地的粉丝们一起礼拜和背诵古兰经。她在直播平台创立了一个家族“C.G.C”,家族的每个人都管叫她“妈妈”。她是佳佳,第一次来到台湾是作为移工;再来台湾,是为了结婚,到现在,已经十几年了。

我是佳佳,我来台湾十四年了。二十岁的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只想着要出国工作,所以文件办一办就来台湾了。后来,我认识了现在了老公,结婚后,我也就成为真正的台湾人。我和老公生了两个孩子,一个女孩和一个男孩,但是在网路上称呼我为“妈妈”的,有好几十万个印尼人。

我在脸书上有 20 几万的粉丝,但其实我一开始办脸书不是“想红”。我会帮忙老公的旅行社,经常会遇到要回去印尼的移工,我就会在机场帮忙他们处理登机的程序啊、行李啊还有要注意的事情。他们都说很谢谢我,想跟我继续保持联络,所以我才办了脸书。

后来,这些回去的印尼人也告诉其他人说在台湾有一个“妈妈”可以帮助他们。所以就有更多人知道我了,我的“小孩”就越来越多了,虽然他们很多人年纪都比我还大。


图|作者提供

去年,我看很多朋友都在玩直播,我就想说我也可以试试看,于是我就注册了 Bigo Live 这个直播平台的帐号。我创立了一个家族“C.G.C”,我平常就在上面唱歌啊、聊天啊、或是讲些好笑的话,有人要求的话我也会化妆。

因为我常常跑机场嘛,我也会跟他们说一些打包行李要注意的事情,什么可以带、什么不可以带,还有哪些要放行李箱的,不要花了钱买了一大堆结果到机场只能丢掉,很浪费耶。我的粉丝都是印尼人,但他们大多不住在印尼,而是在不同的国家工作,像是沙乌地阿拉伯、台湾、新加坡、香港,很多地方啦。(推荐阅读:两个故乡,一个移工故事:远离家乡,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我的粉丝都跟我说:“妈妈,看你表演我都不会腻,我每天最期待的事情就是看妳今天又会表演什么!”听到这些话,我的心就感觉很温暖啊,他们就像是我真的小孩一样!

在虚拟的世界里,我们是互相倚赖的家人

因为我自己也当过“外劳”,所以我很明白在国外工作那种很孤单、很害怕的感觉。尤其是十几年前,我们还没有手机,如果老板莫名其妙发脾气;或是印尼的家里寄信说钱不够用了,不管多难受的心情都只能自己承受。

不过现在大家都有手机嘛,有的时候,我的粉丝累积了很多现实生活中不敢说的话,等到我直播的时候才留言跟我讲。他们常常说心情不好啊、或是没有放假很无聊,我就会搞笑给他们看,因为如果可以让一些人因为我的表演而感到开心,我也很满足呀。

每一次的直播,往往一次就有几千则的留言,我都会很认真地看,因为我知道有一些是“求救讯息”。有的人会说:“妈妈,我的老板对我不好,我的朋友说如果逃跑的话,可以赚更多的钱,这是真的吗?”还有的印尼女生跟我说老板会偷摸她,严重一点的话还会性侵她,她很害怕,可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

遇到这种求救讯息,我就会暂停直播,把他拉到聊天室,私底下和他聊聊我的建议。我都跟他们说:“就算日子很困难也不要逃跑,台湾的政府已经对我们很好了,如果你遇到问题,可以打 1955 呀,他们可以帮助你。但是,如果你逃跑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逃跑的日子很辛苦,还要躲警察,而且被抓到的话,想再来台湾工作就不会有人要用你了。”


图|作者提供

即使在国外很辛苦,也要记得爱自己

有些已经结婚的印尼女生会跟我说,她发现老公在她出国工作的时候劈腿、有了别的女人。她觉得很痛苦,因为自己在国外很辛苦地存钱,为了多寄一点钱也都没有出去玩,只要有加班的机会就会抢着做,但老公却乱花她的钱,甚至背叛她。而为了孩子,她们往往选择忍耐,甚至假装不知道。(推荐阅读:【百工选书】《做工的人》:她是台湾媳妇,不是你口中的外配

我觉得是这样的,即使在国外很辛苦,也要好好吃饭、照顾好身体,因为如果你倒下了,在印尼的家人或孩子又该怎么办。如果那个人不珍惜你,自己也要爱自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过好一点的生活。要知道,只有你才是自己的依靠。

我不是那种典型的“网美”,有的直播主会想要她的粉丝多送一点直播平台的“礼物”,就会穿得很少、或是边唱歌边做一些很性感的动作。我不是走这个路线的,每次直播的时候我都包得紧紧的,因为我觉得真正喜欢你的人,根本不会在意你穿的怎么样。

我承认,有的时候我有点“凶”,我会骂一些随便翻拍我的影片的人;还会跟粉丝们讲道理,不管他们爱不爱听。唉呦,我就像个“妈妈”啦!

我是穆斯林,在我们伊斯兰教重要的日子里,我也会号召粉丝们一起做礼拜。有的人会说:“你很奇怪耶,怎么会在直播的地方做礼拜?”不是我想标新立异,而是当我们很多的印尼人到了国外工作,因为不常放假的关系,要在重要的节日与其他穆斯林聚在一起并不容易。可是如果透过直播,我们就像“真的”一起拜拜,这样,即使是一个人只身在外,似乎也就不孤单了呀!

台湾和印尼,是让我确实感到幸福的地方

我现在三十四岁,在印尼和台湾的时间各占我人生的一半,这两个地方的时候,我都有幸福的感觉。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很幸运的人,可以被很多人支持,也可以在网路的世界里成为许多印尼人的“妈妈”。我的老公一路上都很鼓励我,他也支持我做这些有意义的事。

我也希望,可以把自己的幸运分一点给别人。现在呀,我和我们家族的主播会把每个月在 BIGO LIVE 的收入,用来抚养印尼的孤儿,到现在已经帮助了 125 个孤儿,如果收入比较多的话,我们也会给其他有需要的人,像是没有小孩的老夫妻或是一些残疾人士。

因为我自己很早就没有妈妈,我希望可以让这些孩子知道虽然他们没有父母,但还是有人愿意真心对待他们的,我们就是他的家人呀。每个月,我在印尼的朋友会把捐款亲自送到孤儿院的门口,我每次看到孩子们的照片和写给我的话,都让我觉得很感动。如果能力允许的话,我想,我会一直做下去的。

我常常和在国外工作的印尼人说,在出国的这几年一定要好好存钱、学一点新的东西,之后可以的话不要再出国了,多陪陪家人,这比赚多少钱都还重要。虽然当一个移工很不容易,会孤单也会遇到好多困难,但是不用怕,“妈妈”会一直在网路的世界里,为大家加油。

采访后记

人来人往的桃园机场,是我们和佳佳碰面的地方。佳佳说,她每天就是守在这儿,协助那些返乡印尼移工的登机手续,他们一个个都像极了年轻时的她。她说,当一个移工真的很辛苦,这些印尼人回去后,通常不会再出国了,所以她的任务就是让这些同乡人可以安稳地回家。有的时候她也会唠叨几句,希望他们回家后可以好好找工作、不要乱花在台湾赚的钱。

佳佳的直播家族,就像是几十万印尼移工的避风港,当他们在现实生活中受委屈时、没有倾诉时,总会躲到云端,在彼此的鼓励下充电、疗伤,然后能量满满的回到工作岗位。

但有没有可能,在现实生活中,也有人可以温柔地接住这些来自东南亚的移工呢?One-Forty,2015 年创立时的目标是实现移工的梦想,近三年来,我们不只研发各种课程让移工透过假日学习来充实自己,也鼓励移工建立正确的储蓄观念、工作态度,并与他们分享台湾的文化,藉此创造更多交流、理解与互信。

现在,我们我们想在台湾建一座更大的移工学校,让更多的东南亚移工可以在这里勇敢地实践理想。而我们需要你的支持,你的每一笔捐款都将化作这座学校的一砖一瓦,坚定而密实地撑起移工的学习之路。欢迎你,成为 One-Forty 的一份子,成为友善社会的推手。点这里,让改变发生。